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483章 最懂我
最快更新长姐她富甲一方 !
    “母亲,我真不冷,男儿家的,哪里就能跟女儿家一般娇气了。”程锐泽笑道。
     “你现在又不是平常。”李氏嗔道,“你现在病还没好清,就得注意点才行,赶紧随我去暖阁里头坐上一会儿再说旁的。”
     李氏不由分说的拉着程锐泽便往暖阁走。
     程锐泽也只能随了她的意,乖乖跟上。
     “母亲,您怎么突然来了?”程锐泽将方厚端来的茶双手送到李氏的跟前。
     李氏抿了一口,放在了一旁茶几上头,接着伸手敲了一下程锐泽的额头,“我若是不来的话,只怕还不知道出了这样的大事,险些见不到我的泽儿。”
     “母亲……都知道了?”程锐泽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也就是底下人胡说罢了,没有那般凶险的,你看我现在不都已经大好了?母亲放宽心就是。”
     “也就是你现在大好了,要不然你底下那些人,我得各个饶不了他们才好!”
     李氏忿忿道,“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底下人的人是忠心还是不忠心,若说不忠心吧,你吩咐下去的话,竟是谁也没有敢违背的,若说忠心吧,这样大的事情,竟是谁也没有往回报个信儿去。”
     “若不是今日偶然间从张夫人口中听说,秦大夫这几日在城中到处说道咱们程家仗势欺人,恶主养恶奴,我这才好奇之下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才知晓你竟然有了中毒这事。”
     “你呀,当真是出息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说寻人跟爹娘说一声,这也就是得亏你没啥大事,若是真有个什么岔子的话,你是非要气死我才成?”
     李氏越说越伤心,这眼泪是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是孩儿不好,让母亲担心了。”程锐泽急忙赔罪。
     “既是知道我担心,往后是再也不许这般了。”李氏说着便拧了眉,“呸呸呸,往后你也不会再遇到这种事……”
     这小孩子模样的行为,惹得程锐泽忍不住笑了起来,往李氏跟前坐了坐,伸手帮她捏起了肩膀,“母亲赶了这么久的路,辛苦了吧,父亲呢?”
     “你父亲去京城还不曾回来,我听闻此事也没来得及给你父亲去封书信,便先来了。”李氏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痕,慈爱道,“来的时候胡思乱想的,这会儿看到你没事,到是也心安些许。”
     “方才到了院子里头,问底下小厮,知道了这前因后果,朱安康那是罪有应得,庄掌柜也着实是救了你一命,得好好谢一谢对方。”
     “母亲放心,已经让方厚送去谢礼了。”程锐泽笑道,“只是这庄掌柜一直推辞,也只送去了一些寻常的东西罢了。”
     “那哪里能行?”李氏皱了皱眉,“你可是咱们程家的三少爷,若是只送些寻常的东西,那怎能谢了救命之恩?”
     李氏抬头冲外头喊了一声,“青玉,你来。”
     一个圆脸的小丫头挑了帘子进来,“夫人。”
     “你且去问一问方厚,那位救了三少爷的庄掌柜家住在何处,平日里都有什么喜好,家中都有何人,看看具体情况,挑些好的,能用的上的东西,给送过去。”
     “记得,这庄掌柜是泽儿的救命恩人,挑东西的时候需得谨慎一些为好。”李氏强调了一番。
     “是。”青玉应了下来,挑了帘子出去寻方厚去了。
     “母亲,当真不必,这庄掌柜并不在意这些,且这庄掌柜与咱们也有生意往来,我想着往后若是若是有机会,再慢慢报答也不迟。”程锐泽道。
     “傻孩子,对方推辞是对方推辞的事儿,可送不送东西是咱们自己的事儿,这么浅显的道理,不该母亲再来教你才是。”
     李氏笑道,“且你去道谢是你自己的事儿,此事我先前不知道倒还罢了,可此时我知道了,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再者说了,既是诚心要谢庄掌柜的,这也算是一个极好的由头。”
     的确,算是一个好由头。
     换了个人去送些东西,庄清宁即便推辞,也做不到完全推得掉,多多少少总是要收下一些的。
     先前庄清宁不肯收下谢礼时,程锐泽心里头多少也是觉得不安,这下子心里总归会舒坦些许。
     只不过……
     若是按李氏的性子,她平日里最是喜欢金灿灿,银闪闪之物,就怕这次给庄清宁送东西时,也是这些东西?
     程锐泽一想到这里,忍不住扶了扶额。
     虽说看起来俗气了些,但若是实际论起来的话也算朴实无华吧。
     “是,母亲考虑的十分周到。”程锐泽笑道,挽了李氏的胳膊,“说起这庄掌柜来,我今天刚刚和庄掌柜谈成了一笔生意。”
     “哦?我家泽儿又谈成了什么生意?”李氏饶有兴趣的歪了歪头,笑了一笑,“先让母亲猜一猜,是不是一桩大生意,而且还是能对你大哥二哥在扬州生意有帮助的?”
     “母亲当真厉害,一猜就中。”程锐泽笑道,“庄掌柜今天来,拿了伴月香的配方来,我们谈好,这伴月香交由咱们程记来做,往后所赚利润,庄掌柜三,程记七。”
     “这伴月香我刚才试了,香气极佳,像极了书上所写的味道,应该不会错,我待会儿便跟大哥二哥写封书信,伴月香的配方也交由制香师傅去做,待做出来成品,立刻送往扬州,看能不能让大哥二哥在扬州那的生意,打开一个缺口出来。”
     “嗯,不错。”李氏赞许的点了点头,“泽儿是越发能干了。”
     “也是父亲母亲教导的好,孩儿耳濡目染。”程锐泽嘻嘻笑了一笑,“这眼看着晌午了,母亲着急赶路,怕是也饿了,我这就吩咐厨房准备午饭,做母亲喜欢吃的炸春卷如何?”
     “那便听你的。”李氏笑道,“我来的时候惦记着你病了这么多天,病中胃口肯定不好,就将家里头的厨子一并带了来,待会儿做你喜欢吃的糟鹅,还有八宝羹来。”
     “方才还惦记糟鹅的味儿呢,还在想要不要去汉丰楼买一份来吃,可巧母亲就带了厨子过来。”程锐泽一听这个,忍不住撒起娇来,“还是母亲最懂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