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娇妻二十四 > 157,可以解决,有无异议
最快更新闪婚娇妻二十四 !

    叶红鱼能够读懂唇语,在那些危险分子开枪的那一刻,她分明听到了那位警察负责人口中喊着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可显然无法阻止那些危险分子的大屠杀。

     越来越血淋淋的事实提醒她,如果顾惜朝不把她从那些那些人质中救出来,天知道,下一刻,她会不会就成了亡命之魂。

     没有人真的对自个的死亡看得很淡,她从来都不想死,现在更不想死。

     所以,作为犯罪心理学专家,她开始迅速运转大脑,试图解析这些危险分子们的下一步动作。

     “顾少,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些极端分子和警方的对峙,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我们想安然脱身很难,不知您有什么建议?”

     负责这次副不长在国外安保的负责人开口征询顾惜朝的意见。

     “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就是固守三十六层,让那些极端危险分子闯不进来这层,但这样一来,我们手边的武器有限,必须要弄更多的武器来。

     第二条路,就是撤离,下面一层的危险分子太多,我们从一层出口撤离明显很不现实,那么就只能从楼顶从直升机撤离。

     但这样危险也不小,首先我们要先解决掉楼顶看守停机坪的危险分子,但这些危险分子也可能准备了相应的地对空武器,

     一个不好,可能直接击落我们的救援飞机。而且在撤退时,还需要有人断后,就算我们撤走,断后人员的下场不言而喻。”顾惜朝看了所有人一眼,开口道。

     “你们可能还遗漏了另外一点。”这时,叶红鱼突然插口了。

     “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她,就连那位副不长这时,也看向她。

     “我先前被他们掳为人质时,看到那些危险分子对许多人质进行了拍照,当时我就想,如果这些人质只是被用来和警方谈判的筹码的话,为何他们要费这等功夫。

     现在想起来,凡是被拍照的人质好像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这就说明,这些危险分子这次行动除了,搅合许伯伯和各国政要的会谈之外,他们的行动也排除不了勒索金钱这个目标。

     如果我们将这起袭击事件当做一件生意来看的话,那么,这些极端危险分子想必是打算通过这次袭击事件赚取最大的利益。

     我们都知道,这些极端危险分子,不管是要保证他们组织的正常运转,还是发动一些袭击行为,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来做支撑。

     可由于国际社会日益对他们的警惕和封锁,他们的活动经费越来越捉襟见肘,而这次在酒店中挟持了那么多人质,他们自然没必要真的把所有人都杀了。

     既然这些人质没有全杀的必要,他们这次袭击行动迟早是要拉下帷幕的,到时,这些人质总不能带着走吧,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放了,他们显然也是不甘心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在与警方交涉的过程中,让这些人质的家人提供赎金先赎人,他们既可以通过赎人的方式拖延时间来对付许伯伯他们这些政要身边的安保人员,又可以获取一把比金钱作为组织经费,何乐而不为呢?”

     叶红鱼说完,停下刚才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的脚步,看向顾惜朝他们。

     “不错,这正是我要补充的,凌晨在袭击发生之前,曾见过这个DH组织的重要骨干分子,亚利齐。

     亚利齐这人不仅是DH组织的重要头目,而且他本人就出身于商人家庭,对利益的得失一向看的很重。

     他们目前掌握的人质数目很庞大,不管是释放所有人质和杀死全部人质,都无法取得利益最大化,只有将值钱的人质用来勒索赎金,然后用那些不值钱的人质与A国警方对峙即可,

     难不成A国警方还能只在乎值钱人质的命,不在乎不值钱人质的命?”

     “现在看来,DH组织发展迅速,还是有能人在里面的,他们如此一来,可是一石三鸟。”副不长也若有所思道。

     “表哥表嫂,说这些都没用呀,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一个石头几只鸟,许不长可是在他们的必杀名单上的。”顾凌晨像猴子一样,在房间内抓耳挠腮道。

     “惜朝,如果真的事不可为,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许副不长闻言,神情凝重地道。

     顾惜朝这孩子,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知道,这次袭击事件,最终不知将会以何种方式收手,可他不希望这个孩子出现什么意外。

     要是万一有什么意外,他将来回国,怎么能给顾老和自己的老同学交代。

     “许伯伯,不用多说什么,其实我刚才为了救红鱼,也杀了DH组织的许多人,您以为我们离开您这里,就会安然无恙吗?”

     顾惜朝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边楼道处传来几声枪响。

     让套房内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倾听动静。

     但由于小李他们守在防火梯的门口,那些危险分子只是发泄地开了几枪,没有继续强攻。

     这时,就看出酒店每一层那扇门的好处来,的确相当结实,从里面关着,真是不容易打开,可以暂时作为防御点。

     正当顾惜朝开口说出下一步行动计划时,他手中的电话响了。

     “030,你在A国F酒店?”打电话来的是调查人联盟的负责人。

     现在距离整个袭击事件发生,大概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不仅会引起A国的震动,自然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各方面关注。

     作为国际五大非官方组织,调查人组织这么快能够得到关于顾惜朝的确切消息,并不奇怪。

     DH组织这次袭击,虽说酒店的人都被困住了很危险,但对方并没有使用信号干扰器,许多住客的手机信号还是畅通的,更别说,顾惜朝用的是调查人组织的专用卫星电话。

     “是的,汉森。”汉森是调查人组织这一届的负责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法国人,所以,他用的是法语跟顾惜朝通话。

     “需要组织出面谈判吗?”西方人有时在说话方面习惯直来直去。

     汉森确定顾惜朝现在还活着,那就足够。

     调查人组织联盟,既然作为国际五大非官方组织,他们还是有很多人脉和底气的,在此之前,他们和DH组织并无大的冲突,如果有调查人组织出面与DH极端组织谈判,极有可能在和平的情形下,释放与顾惜朝相关的人员,或者保证顾惜朝他们的安全。

     “谢谢你,汉森,我想我可以解决。”如果这家酒店没有许副不长一行,如果自家娇妻没有被DH组织劫持为人质,如果他没有杀掉那么多DH组织成员,顾惜朝也许会采纳汉森的主意,与DH组织谈判。

     可现在已经过了最佳的谈判时机,已经不适合由调查人组织出面了。

     “那好,030,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汉森并没有强迫顾惜朝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作为调查人组织的负责人,在适当的时候,组织会尊重每一个成员的选择。

     顾惜朝刚挂断汉森的电话,接下来,又接到了鹰情报中介的亚洲区负责人博文的电话。

     “顾,关于DH组织对A国F酒店的恐一怖袭击,有一份关于这次他们主要负责人的情报,不知你是否感兴趣?”鹰情报中介自诩,在这个地球上,上帝知道的,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也不足为奇。

     “内容?”这个时候,顾惜朝没有讨价还价的心思。

     “三十秒后,我给你传过去。”博文也不拖泥带水,达成交易后,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的一段时间,在这个房间的人,都迅速见识到了顾惜朝那超乎寻常的人脉,来自世界各处五花八门的电话,让他的手机变成了热线。

     特别是就连消失好久的黑玫瑰也打电话来问候顾惜朝时,叶红鱼就觉得醉醉地了。

     既然这是个信息传播特别快的时代,特别是对顾家那种高层来说,此次A国F酒店遭到袭击,由于有许副不长的存在,也很快引起了华夏高层的注意。

     而顾家的人则在第一时刻,通过相关渠道,拿到了酒店住客的名单,当顾夫人看到那名单上竟然有顾惜朝和顾凌晨外,第一时刻,就开始拨打顾惜朝的电话。

     可顾惜朝的电话一直占线,终于打通后,听到自家小儿子熟悉的声音,顾夫人终于暂时松了一口气。

     “妈?”顾惜朝的声调终于有了波动。

     “儿子,妈在家等你。”在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顾夫人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在这种特殊的时刻,她没有像往常唠唠叨叨说个半天,也没有哭哭啼啼抱怨担心个不停,

     除了这一句,她不知她还能说什么。

     小儿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作为母亲,既然阻止不了他去做什么,那么,只能希望他每次安然归家。

     在顾惜朝接电话时,他的电话和叶红鱼的电话是系统共享的,博文传来的关于DH组织组织这次袭击的负责人的相关资料,也到了叶红鱼的手机上。

     她迅速开始对这些资料进行分析,试图找出这些负责人的弱点。

     这其中就有亚利齐的资料。

     “等等,将这个女人的资料整理出来。”顾惜朝一边在讲电话,一双眼睛还在留意叶红鱼面前的资料。当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时,提醒道。

     这个女人正是当初向他发动袭击,而被他制服,扔到五十三层某间客房的床垫下面的那个女子。

     当初他就觉察到那个女的身份可能不简单,但从博文提供的资料中来看,这个女人的身份是这次袭击事件身份最高的五人之一。

     “你认识她?”叶红鱼闻言,也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的照片,这个一个很年轻的女人,作为心理学专家,对方在这张照片中虽然裹的很严实,可露出的两只眼中,还是能看出对方目光中的疯狂与野心。

     “她现在也是我们的人质。”顾惜朝只说了这一句,足够叶红鱼很快推测出事件的大致经过。

     “等等,我发现这个人质似乎很重要,你看她的姓氏。我们都知道,在中栋地区,他们女人的姓名不像我们华夏,大多数只取母姓或者父姓,然后再加一个名。

     她们的姓氏一般由四部分组成,除了第一节是她们的名字之外,第二节用的是她们父亲的名字,第三节用的是她们祖父的名字,只有第四节才是她们的姓。

     而这个女人的第二节和第三节的姓名组成部分竟然和现在的DH组织的首脑一模一样。”

     “表嫂的意思是,她可能和DH极端组织的首脑有亲缘关系,甚至可能是他的女儿?”顾凌晨这时闻言,也凑过来插口道。

     “不错,很有可能。”

     “这么说,表哥弄的这个人质还是很有价值的,是不是说明我们就有了谈判的资本?”

     “未必,根据调查人组织和鹰情报中介的情报显示,DH组织中有许多极端信仰主义者,就算这个女人是DH极端组织首脑的女儿,也未必能要挟到他们。

     在他们的心中,只要为了他们崇高的信仰,任何人都可以牺牲的。”顾惜朝还没开口说什么,叶红鱼就先浇了顾凌晨一头冷水。

     “哦,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等,我觉得现在可以推翻我原来的看法,这个女人还是很有价值的。”叶红鱼手指往下点,指着掌上电脑上对这个女人更多的介绍。

     因为在博文给的资料中,重点介绍了这个女人,受到西方的精英教育,在计算机方面,也算是一个天才,曾经因为洗钱被起诉。

     这个重点就在洗钱和计算机上,先前他们几人讨论出,DH组织的这些极端危险分子极有可能用一些人质来换取赎金。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这些赎金,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让人质的家属弄成现金来交换,纸币虽然很薄,但大笔的现金至少也有几层楼那么高。

     这些危险分子就算真的换到了赎金,也带不走。

     那么,他们怎么处理赎金呢,只能通过网络,进行网上转账。

     这就需要熟悉计算机和金融的高手,而这个女人过去还因为洗钱被捕过,这就说明,这个女人可能不仅仅是DH极端组织首脑的女儿,可能还是DH极端组织的经济智囊。

     “就算这女人重要,可现在用处也不大。”

     “顾少,不好了,我们的手机信号被屏蔽了,网络暂时也连不上了,现在能够使用的只剩下无线电频率了。”负责副不长安全的随行电脑技术人员开口道。

     “我倒是会做简单的无线电装备,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有什么材料好不。”顾凌晨嘀咕道。

     顾惜朝却没有吭声,而是来到电脑操作系统前,一阵敲打,很快将被DH极端分子改变的酒店信号增强器的频率重新恢复到了原位,解除了干扰设置。

     网络重新畅通起来。

     那名随行电脑技术人员这时,很佩服地看着顾惜朝,要不是现在都在危险的情景下,他正想开口向顾家小太一子爷请教一番。

     网络信号重新恢复后,顾惜朝的电话再次响了。

     “顾,是我,这次我特意提供两架直升机护送你们离开,算是还了你上次帮我的人情。你让你们的人现在马上到F酒店的空中旋转餐厅来。”来电话的是A国邻国的王子。

     顾惜朝在完成一项委托时,曾经救过这位王子的命,作为A国的邻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位王子也知道了。

     先前,就曾打电话过来跟顾惜朝联系。

     “许伯伯,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跟我走。”顾惜朝挂断电话,面向许副不长道。

     “在这一方面,我这个当长辈的,就听从你的安排了。”

     “你们其他人还有没有异议?”

     小李他们都没有开口说什么,他们相信,采用这种方式逃生的危险性以顾家小太一子爷的智商不可能想不到,既然选择这种方式,就一定有属于他的理由。

     反正到时大家是一起离开,就算出了什么差错,也是大家一起死。

     “顾少,我不答应,刚才我也曾留意外边的情形,现在就算蒙上眼睛,我们都可以看到酒店的上空周围全是打算营救人质的直升机。

     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救援成功的例子。

     而酒店内的DH极端分子,他们手中却有专门对付直升机的火箭弹。就算我们能够安然地坐上飞机,恐怕飞机还没有升空,就会变成一个火球。”

     此次负责副不长安危的安保负责人出声反对道。

     即使现在没有其他更好的营救方案,但也不能病了乱投医呀。

     “他们不敢击落这位王子的飞机,因为DH极端组织的大本营就在A国的邻国,这些极端危险分子的家人可能都在这位王子的手心捏着。这些极端危险分子,并不见的能真的抛除一切。”叶红鱼终于开口解说道。

     ------题外话------

     此章为过渡章,这种情节不写吗,觉得情节不饱满,写吗,卡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