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娇妻二十四 > 195,顾先生的邪恶设想
最快更新闪婚娇妻二十四 !

    叶红鱼整个人惊醒后,才发现身边的男人并不在,没有他的体温温暖她,难怪她做梦时也会感到冷。

     再抬眼一看,才发现,顾惜朝此时正披着衣服,正坐在电脑前面,继续查看赌场后面的视频。

     这个男人还在,没有像梦里一样,将她当做陌生人看待。

     作为心理学家,她自然知道梦里的有些东西就是她的潜意识中深藏的一些东西。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竟然这么怕失去这个男人。

     卷着被子坐了片刻,她起身,披上衣服来到他的身后。

     这男人昨夜折腾了她几次,现在精力还这么好。

     觉察到她的到来,他一侧首,双臂一伸,就将她重新揽到怀中,在他的身前坐下。

     “怎么醒了?”他用下巴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道。

     “冷。”在梦中,由于他没抱着她睡,他身上的热量没传递到她的身上,她的确感到冷,更重要的是,梦中她梦到他冷漠的样子,冻结了她的心。

     “冷?现在还冷不冷?”他用披着的大衣将她整个人都包起来拥在怀中。只露出她脂粉未施略显苍白的脸来。

     “我还是冷。”其实被他拥在怀中,感受到他的体温,她已经没那么冷了,但不知为何,她就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孩子一样,很是脆弱,想要撒娇。

     这下,他将目光收了回来,多少有些诧异,一只手却从衣服里面伸进去开始游移,口中却道:“还冷,那为夫帮你揉揉。”

     昨夜两人经过几次激烈的运动,现在她身子仍是酸疼的,可现在当他手掌再次落到她的身体上时,她却没有推拒。

     也许唯有这样,才能驱散她刚才做噩梦的后遗症。

     看到她这么温顺,这男人又有些蠢蠢欲动,然后两人又在沙发上开始耳鬓厮磨。

     最后,又在沙发上弄了一次。他将她抱着简单冲了一个澡。

     两人又相拥着睡了一小会。

     这次,他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怎么都没有放开。

     以他的智商自然看出她有些许不同,可也和享受她现在依赖他的样子。

     虽然,一夜都没怎么睡,但脑子还是很清楚。

     刚才的这一次,两人之间真的很完美,让他身心舒爽,他也感觉到她也享受到了。

     拥着她,看着她再一次疲累地睡了过去,他心中竟然起了一个念头,莫非,她也喜欢这种新奇的角色扮演式的关系。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放松心中的戒备,完全放松下来,享受两人之间雨水交融的感觉。

     想着这家赌场的套房里面还有其他制服和工具,要不要多找个理由在这里停留几天,每天晚上将想要试的角色扮演都尝试完再离开。

     但转眼之间又一想,赌场的事情解决后,他原本是打算带她去M国的一个私人城堡的。

     那城堡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地方,也许他应该吩咐人早点将那些东西准备好,到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定会让娇妻大人尽兴。

     这么一想,他就感觉到自个的身子又热了起来,看来,应该早点解决掉赌场的事情,才能去城堡和娇妻过一段为所欲为的日子。

     都说好女人是调教出来的,他一定会想办法将她调教成,最让他疼爱,最让他舒服的女人。

     叶红鱼现在睡的有些沉,全身感觉暖融融的,这次她再没有做噩梦,唇角甚至在睡梦中还露出了一抹微笑。

     要是她知道,因为今晚的一个噩梦,她表现出对身边这个男人的依赖来,然后让这个男人的想法变的越来越邪恶起来,不知会怎么想。

     叶红鱼再次醒来时,发现身边的男人还在,她整个身子都蜷缩在他的怀中,而他的手则很自然地抓着她的两点。

     几乎在她睁眼的同一时刻,他也睁开了深邃的眸子。

     对上他的眸光,想到昨晚那些激烈的事情,她多少也有些羞意,脸上不自觉地就浮起了一抹红晕。

     “早,老婆。”他的声音略点磁性的沙哑。

     “不早了,都快中午了。”她抬腕看向手腕上小巧的镶钻名表,时钟已经指到十一点了,的确快到中午了。

     “老婆你昨晚像一个妖精一样缠我缠的要死,吸干了我的精力,现在为夫精力不济,你说怎么办?”

     看到她玉雕般的身子,还有整个人娇媚的样子,他的眸中又燃起两簇小小的火苗,很暧昧地用唇磨蹭着她的脸道。

     “我就打算这一辈子缠死你,你又能怎么样?”她嘴唇一翘,略带几分傲娇地道。

     “为夫好怕,只能逆来顺受了。”对着她略微红肿的唇,他又咬了几口道。

     两人又相拥着说了几句话,这才起身,简单洗漱一番,打算去下面的赌场,现场观摩那个出千的赌客。

     当他们夫妻两人相拥着下楼后,正好碰到了赌场的主人苏菲拉。

     苏菲拉看着叶红鱼的样子,说话更是毫无顾忌的,当即就暧昧地道:“顾,看来,你让你夫人满足到了,我都有些嫉妒!

     你们夫妻俩有没有兴趣参加派对,相信在那里,会有很不一样的体验。”

     顾惜朝闻言,脸色在一瞬间变的冰冷起来,几乎带着警告口吻道:“苏菲拉,我们华夏人不喜欢这种玩笑。”

     叶红鱼并不是毫无见识的,马上就领会这个苏菲拉说的那个什么派对,一定不会是什么单纯的派对,特别是在这些西方国家,有些人根本就没忠贞的观念,只是追求刺激。

     在西方,有些观念本就比较开放,像那类派对就很多,以前上学时,有些学生也会被男伴女伴哄骗着参加这类派对。

     有一次,一名大学同班女生过生日,也邀请了她,那时,她刚被养父带着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对班上的一些学生的情况也不了解。

     就去参加了那个女生的生日派对,到了地方,才知道是个什么性质的派对,好在她机智,在派对还没开始之前,就溜走了。

     回头告诉了养父。

     等那女生的生日派对过去了三天后,那个女生就因为不明原因离开了学校。

     她曾猜想过,那个女生退学是否跟养父有关,但当时心中并无什么愧疚感。

     因为她知道那个女生仗着家中有钱,将一些女生骗到那地方,不但引一诱威逼那些女生被一些男人欺负,还兜售毒一品,用毒一品控制那些学生。

     有了那一次的经历,从此之后,她在学校交友也格外谨慎,如果不是很了解的人,她一般都会与对方保持距离。

     而养父在那以后,对她身边的一些学生,也做了简单的调查。

     决不允许有那种对她造成危险的学生存在。

     一些用心不良的男生虽然也对来自东方的这个美丽女同学垂涎三尺,但在不停地发生一些意外后,这些男人都偃旗息鼓了。

     到了后来,还真没什么人来打扰她。

     才让她大学这么多年,能够清清静静地完成学业。

     想到养父,她又想养父了怎么办?

     从前,养父是最让她依赖的存在,现在这种依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转移到了顾惜朝这个男人身上。

     苏菲拉是什么人,一看顾惜朝这位国际调查人的脸色很不好,当即收回了暧昧的神色,很正经地道:“顾,开个玩笑,别这么认真,我向你道歉。”

     “让人带我们去见识一下你们赌场的监控室。”

     “让科尔带你们去,他是这里的经理。”苏菲拉一勾手指头,这家赌场的经理就走了过来,他的名字叫科尔。

     是一位黑人,别看这位是赌场看场子的经理,但据说此人也毕业与M国最有名的学院,是一位金融才子。

     只是不知道为何会来这家赌场上班,虽说赌场的工资的确要高一些。

     科尔虽是一个黑人,但却受过高等教育,整个气质还是很不错的,一身合身的西装穿在身上,多少还有点绅士风度。

     他对着顾叶二人时,很有礼貌,礼仪方面也很到位。

     虽说先前,他们在楼上的套房看到的监控画面就是从监控室得来的,但叶红鱼已经有了预感,身边这男人一定是从监控画面中发现了什么。

     这次,去监控室,也许是为了验证什么。

     这家赌场的监控室,占地面积并不小,里面有上百台监控设备。

     此时,他们走进去时,这些监控设备都在正常运转,监控设备前面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各个西装革履,都很敬业。

     顾惜朝主要关注的是,能够监控到那名赌客的监控画面。

     主要是贵宾厅的监控画面。

     负责这些监控画面的几个工作人员,看到科尔带着两个黄种年轻人进来,却没有人回头看一眼,说明这里的工作人员的素质还是相当高的。

     “这里监控是轮班的吗?”

     “是的,分为三班,再过半个小时就要换中间那班了。”

     科尔作为这家赌场的经理,虽不知道顾叶二人的确切身份,但也知道他们两人到赌场来,大概想做什么,所以,能够回答的问题,他都很配合。

     顾惜朝在监控室站了片刻,若有所思,而叶红鱼看到监控画面,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但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假想,还需要验证。

     “那个人呢?”顾惜朝问。

     叶红鱼也留意到,在刚才贵宾厅的监控画面中他们并没有见到那个出千的赌客。

     证明对方今天还没开始赌。

     “在享受女人。”科尔神情不动地道。

     LSW赌城的赌场为了让赌客们赌的顺心,开心,爽快,还提供其他服务,特殊女性从业者是赌场被默认的存在。

     这些女人们在赌场出没,赌场负责介绍生意给这些女人,而这些女人赚到的钱,也要上交一半给赌场。

     能玩女人的赌客,要么是本来就有钱的赌客,要么是赢了钱的赌客。

     有些赌客前面赢得钱,换一种方式,又有一半回到了赌场的手上。

     那个赌客先前既然窘迫成乞丐了,又没有家人,一般的女人也不会和一个乞丐厮混,可想而知,他在那方面的需求必然是得不到满足的。

     不管他背后是什么人,现在他终于有钱了,能满足哪方面的需要了,又岂能不好好享受。

     “他这几日玩过的女人呢,我要问几个问题。”

     “没问题,他前两天玩的三个女人住在后面的侧楼。”

     “带路!”

     从监控室出来,科尔带着顾叶二人到后面那些女人住的侧楼去。

     比起前面装修的堂皇富丽的赌场来,后面的侧楼只是一栋六七层的旧楼,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还没走到旧楼楼下,就能从阳台上看到晒着的女人的内一衣一内一裤。

     别看这层楼只有六七层,但却住着几百名在赌场服务的特殊女从业者。

     这楼并不是公寓楼,反而像一些学校的宿舍一样,是那种单面的,一居室一居室的。

     一个房间里面住着四个人。

     在赌场从事这种特殊服务的女人,如果运气后,能攒够一笔钱,就能搬离这里。

     如果是某个赌客指定的,长期陪伴的,可能也会搬离这里,在附近租一个公寓什么的。

     但大多数长相一般,或者年老色衰的女人还是住在这种相对而言比较便宜的房子里。

     现在虽然是白日,但这楼上的门大多都是关着的,这些女人除了去陪赌客之外,剩下的时间就用来补充睡眠。

     所以,顾叶这两个陌生人并没有引来什么围观。

     那三个女人恰好住在同一个房间。

     当科尔敲门时,一个女人只穿了内一衣,就睡眼朦胧,头发乱糟糟地来开门。

     看到科尔还有顾惜朝这两个男人,也一点羞耻感都没,反而对科尔抛了一个媚眼,只是她现在那副尊荣,抛的媚眼一点都不妩媚。

     不过当科尔开始发话时,看得出来,赌场的这些女从业者还是很惧怕这个科尔的,倒是很老实,甚至都没怎么敢在顾惜朝身上乱瞄。

     这个一居室空间本就不大,又住了四个人,里面四个人的个人物品又不多,一进门,叶红鱼就闻到了一股混合多种化妆品香味的味道。

     除了这种味道之外,还有西方女人身上散发出的一种体味,总之,这种味道有点让人作呕的感觉。

     叶红鱼硬生生将这种味道压了下去,然后在口中噙了一点薄荷片,才让她稍微感觉好了点。

     这房间中的四个人,只有两人在,其他两人都跟其他赌客鬼混去了。

     剩下的这两个女人倒全都是为那个赌客服务过的。

     这两个女人看起来大概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开门的那个是个白人,另一名却是亚裔,还是来自某个岛国。

     她们听到顾惜朝的问话,倒是相当配合。

     她们在赌场时间长了,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只要实话实说就没事。

     再说她们本来都什么都不知道,面前这个英俊的黄种男人问什么,她们就说什么。

     在顾惜朝问话的同时,叶红鱼其实一直在留意这两个女人的回答。

     根据这两个女人的回答,进一步验证心中的猜想。

     顾惜朝话题的重点,主要是针对那个赌客的各个身体部位。

     反复问过这两个女人之外,确定再也问不出什么新的东西时,顾叶二人才随着科尔离开。

     与此同时,赌场中监视那个赌客的手下向科尔回报,说那个赌客终于玩完女人了。

     按照这个赌客这些天的习惯,接下来,他会先吃饭,等吃饱喝足后,就会再继续开赌。

     这一次,顾惜朝决定亲自下场,与这个赌客一起开赌。

     而叶红鱼的任务,则被安排在监控大厅,留意几人开赌的画面。

     顾惜朝下场,倒不是真的打算过赌瘾,而是想亲自验证一些事情,并近距离观察那个赌客的一举一动。

     所以,这次他下场后,并没有全力以赴将心思放在赌牌上,而是更多的不动声色地观察那个赌客的反应。

     大概是再一次近距离观看的缘故,叶红鱼总觉得那个赌客在漫长的赌局中,一直保持一种姿态,身体有些僵硬。

     这次赌局除了顾惜朝之外,另外两个赌客也是和赌场有关系的。

     现在牌局有四个人,打的又不是那种高智商的牌局。

     四个人中有三个人绝对不会和那位赌客有关系,这就彻底杜绝了赌客和其他赌客一些作弊的可能。

     而发牌员本来就是经常换的,也没从这个发牌员身上发现任何异常。

     随着牌局进行了几轮,叶红鱼一直盯着监控画面再看。

     看着,看着,她终于确定先前的推测。

     这个牌技不高,智商也不咋地的赌客,他之所以能在赌局中无往不利,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对方好像是一直在看着监控画面出牌。

     监控画面上的牌如果这一轮他的牌面比其他三人都大时,他就很执着地不断往上面加筹码。

     可如果在下一轮,他仍然拿了和上一轮一模一样大小的牌,甚至还可能比上一轮的牌面大,只要他不是四个人中牌面最大的,他就会马上弃牌。

     可问题是,在赌场中,他绝对看不到监控画面,难道真有特异功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