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扶明录 > 第1785章
最快更新扶明录 !

    一石能激千层浪,而李自成这个大贼寇落网如同海中核爆,那是滔天巨浪,让整个京城都陷入了亢奋之中,众说纷纭有好事的人还特意去东厂衙门想瞧个热闹,却哪知根本连衙门边都摸不到,去往东厂衙门附近的几条街道全部交通管制,且有数支兵马在来回巡视,如此严密的警卫前所未有,更让人信了几分。

     次日早朝,百官皆为此事议论不休,崇祯帝在朝堂上亦默认李闯被擒的事实,只是并未多说细节并言之退朝之后便去东厂衙门亲自审问李闯。

     这消息很快有传出去了,老百姓得知皇帝要出宫,一大早就来看热闹,然而却只能在东安门外远远看着一辆马车出宫,至于是不是皇帝他们也不清楚,但见随扈如云应该是吧。

     不是应该,崇祯帝真的去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同内阁几个阁臣一起去的,既然配合演出那就入戏点,拿出点专业态度。

     没有人质疑,皇帝为什么亲自去往衙门审问李闯,而不是把李闯带过去,理由大家心里头都明白,李闯不过一贼尔,皇宫岂容他玷污。

     崇祯帝之前没见过李闯,内阁众臣自然也没见过,但他们却真真的在诏狱里见到了一个五花大绑满脸凶悍的“李闯”。

     “尔祸大明十余载,朕恨不得食尔血肉”崇祯帝上去就一口吐沫喷了过去,李闯冷笑,怒目一扫崇祯帝及众阁臣却一眼不发。

     但众阁臣却被他凌厉且凶残的目光所惊,甚至不敢与其对视,果真是个悍匪,身上的杀气太重。

     见其不语,崇祯帝便问常宇:“此獠可曾开口?”

     常宇微微一笑:“回皇上,此贼心中不忿,或许觉得臣胜之不武吧,不过没事,熬他几天就是了,咱们有的是时间”说着走向前一步对那李闯淡淡道:“你迟一分开口,能讨价还价的资格便少一分”。

     “汝本就有意投降,为何此时落网反倒嘴硬了”吴牲向前怒斥道:“以汝之罪杀汝百次不为过,然念在苍生有所不忍,方才留汝一命效力,汝此时再作倔强亦无用,好好谈谈如何招安之事才是”。

     李闯还是冷哼不语,吴牲还要再说,常宇走过来拱手道,次辅大人,此獠非同常人,大意被俘心中怨念甚重,且等他缓缓,或许他也正在思虑接下来如何应对之事吧,咱们都等了十几年了,不差这几天。

     吴牲向来对常宇不善,主要是他天生讨厌太监,但这个太监有时候他又特别的佩服,太原,保定,宁远,百旺,都是他的功劳,眼下又擒了贼首,这本事让你不得不服,但他却又不想承认自己对一个太监佩服,所以矛盾的很,听常宇这么说话,他心里头是认同的,但嘴上还是想要杠一下,不过崇祯帝没给他机会,留下一句,三日不开口,上刑,便带着众人出了牢房,然后在衙门里商量如何借此大做文章,是以李闯和李过,刘宗敏谈判,还是趁他们先内斗在坐收渔翁之利。

     几个大佬你一言我一语出谋划策,却不知道身边这俩大神心里早有了主意。他们只是蒙在鼓里的一帮群演罢了,目的就是让李闯落网这件事的真实性更真一些,越真实各方的反应才突出,他才有机会做文章。

     果不其然,未至晌午整个京城又炸开锅了,什么皇帝亲自提审了李闯,甚至把各种细节包括李自成的长相都描述的有模有样,因为这次还有几个阁臣同往,所以可信度更高啊,而刚入城的宋献策在听了他们描述李自成的模样后,脸色也无比凝重起来。

     东厂诏狱里关押的自然不是真李闯,而是一个犯了死罪的江洋大盗,去年兵灾加上大饥荒,京城一下涌进了无数三教九流其中不乏亡命之徒,这人便是其一被锦衣卫的给抓了,后常宇被常宇挑中,因为其同李自成有几分相似再稍作易容便有了七八分像。

     常宇让这死囚扮李闯以此来换他活命机会,这人自然应允,为保他不突然乱说话还让王征南点了他麻穴,这一切只为了迷惑那几个阁臣,崇祯帝带他来也正是要借他们的嘴把这是传出去。

     网已撒出去了,就等看收获几何了,东厂衙门里常宇翘着二郎腿悠然的喝着茶,在昨儿他已令人快马传旨武昌的左良玉催促他限期破城,他猜得到左良玉接到圣旨的时候必会犹豫,可一旦确定李自成落网他必会迫不及待发兵,像他这种大佬在京城里自然有耳目或亲近的官员,可比宋献策容易确认消息了,也有更多的消息来源,且消息来源一定很可靠,这也是常宇为何联手崇祯帝给内阁大佬们演那么一出,就是方便左良玉确认消息呀。

     “蒋全,蒲州可有消息过来”常宇对门外吆喝一声,春祥还在京外秘密追捕李自成,衙门里的事则由蒋全这个狠茬子暂时盯着,听到常宇的吆喝蒋全赶紧进来:“回督公,尚未有消息,要不卑职去锦衣卫那打听一下”。

     常宇摆手:“若李岩那边有军情第一时间是送咱们衙门,岂能去吴孟明那”蒋全一脸尴尬连连应和着,常宇又问:“郑芝龙到哪了可知道?”

     “只知道进河北界了,具体的……”话没说完被常宇打断:“得了,你派人去将小郑叫来”蒋全应了刚要出去便见一个番子急急到门口:“督公,坤兴殿下来了”。

     常宇有些意外,这几日他忙着公务焦头烂额的坤兴公主当时知道的,若没什么事她不会来打扰,莫非又遇到什么麻烦事?

     坤兴是来送点心的,说是周皇后和她一起亲手做的,来犒劳他这个大功臣。然后还悄悄的问道:“李闯那大贼寇当真给捉了,我可以看一眼么?”

     常宇点头:“捉了,但凶悍的很你还是别瞧了”。

     “瞧他怎生模样,再凶悍难道还把我吃了不成”坤兴实在太好奇了,这个使得大明陷入绝地几乎亡国的贼寇到底是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其人一脸凶相还是莫要见了,晚上会做噩梦的”常宇不依,顺势又岔开话题:“说吧,你来此作甚,我可不信你真的是来替皇后送点心的”。

     “就知道瞒你不过”坤兴叹口气:“若非心里头烦的很,不会在这当口来扰你”。

     “无妨,我这几日焦头烂额的都是公务,你来了正好说说话,我心里头也开心放松些”。

     “真的么”坤兴笑了笑,又蹙眉道:“你这几日忙着公务,却不知我那儿生出了些事端”常宇听了一怔:“莫非是生意上出了什么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