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扶明录 > 第1849章
最快更新扶明录 !

    常宇悄然离京知者甚少,知道他去干啥的就更少了,京城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引发多大的波澜,老百姓依然为各自的生计奔波忙碌着,官员们也各司其职为朝廷为皇帝排忧解难,内阁的大佬们还在文渊阁里和崇祯帝喝着茶叹着气,民政军务每天都有各种令人要抓狂麻烦需要解决,但他们一致认为朝廷当下最紧要的还是和李自成谈和之事。

     城外永定河,这里是贼军谈判组的营地,随着天气转暖冰雪融化,河水清冽而湍急,几个贼军在岸边取水洗刷物件,亦有在附近草地牧马晒太阳的。

     营地依然在锦衣卫的严密监控下,确切说是软禁中,他们的粮食依然十分短缺,带来的粮食早就吃完了,有银子却买不到粮食,不让出营不让进城,朝廷的目的很明确,一日没谈和便是死敌,不会对他们有一丝慈悲,甚至恨不得饿死他们。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刘希尧和他的部下并没有断粮而饿死一个人,反而都还胖了一圈!

     是的,活人不能被尿憋死。

     没米没粮,总归不能活活饿死,那就杀战马!

     好在人不多,战马却有近百匹,一天三顿肉汤让这帮贼军过上了活神仙的日子,内心甚至还感激朝廷其朝廷的故意刁难,不然哪有机会吃肉喝汤啊。

     当兵的心思就是这么简单,不管是官兵还是贼兵。

     但为将者的心思就复杂的很了,比如刘希尧这月余可谓是被架在火炉上烤一样的煎熬,一会心忧李自成安危,一会儿担心自己能否安然无恙。

     若真的同朝廷握手言和了,自是可活命,可若是谈崩了,他知道整个谈判队伍除了宋献策外,都要死!

     而是自从李自成逃走之后,整个谈判就被搁置了,宋献策在城里头,他则被软禁在城外,官兵随时可以冲进营地内把他们屠杀干净!这种不知能否能看到明早太阳的日子,对他来说实在太煎熬了!

     不过总归要熬过来了,昨儿天黑时宋献策匆匆出城到了营地,给了他看李岩的密信,内容自也是让他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在软禁的时日里,黄河那边局势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动,李岩竟然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收复黄河西岸四城,且攻伐中路大门大荔,刀悬南大门潼关!

     “若局势真如这般,咱们……”刘希尧皱了眉头,心里头却不由的松了口气,他知道形势虽不利,但总归回到谈判桌了。

     “若真如此,咱们便要不上价了!”宋献策叹口气:“那太监和李岩都是厉害的人,一个在京里头看似什么都没做,一个在黄河那边把他想做的都给做了,着实出乎为意料”。

     “那……大军师,如果对方把价钱压的很低,咱们会……毕竟此时……”刘希尧来回踱步忧心不已,宋献策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朝廷自然会把价钱压的很低,但也不会逼人太甚的,李岩之所以能在短短时日下了四城,并非靠的真本事和硬实力,是取了巧,说白了就是配合了那太监的阴招罢了”。

     “大军师说的是……他们借闯王……”

     宋献策点点头:“他们造谣闯王被擒……趁吾等军心大乱之下突袭……哼,胜之不武,不过话说回来打仗嘛,兵不厌诈……”

     “大军师,闯王他可真的是……”刘希尧心一下紧了起来,他被软禁营地内几乎城了瞎子聋子,不似宋献策在城中还能通过秘密渠道和外界联系上。

     “放心,闯王已逃出生天,朝廷的谣言很快不攻自破,有了闯王在黄河坐镇,李岩再想前进一步都难如登天,而朝廷也有自知,所以他们若真想谈和不会逼人太甚的”。

     宋献策的话让刘希尧大喜不已,差点就跳了起来:“天幸闯王逃出生天,太好了,太好了,大军师,如此来说,这次谈和十之八九就成了”。

     “现在还不敢肯定,吾等首先要确认李岩这封密信的内容是否属实,而且还要听听闯王的意见,或许……”

     刘希尧皱眉:“或许闯王变了卦?”

     “那倒也不至于,但千里逃亡心里头自是有火,怕不会善于朝廷,上一次东征时被朝廷一路追杀,不过那时候身边有数万兵马随扈,而这次几乎可以说是千里走单骑,其中凶险不言而喻,他心里头必然窝着火,自是要宣泄一番”。

     倒也是,刘希尧点点头,脸上忧色重重,宋献策知他心事:“若谈和失败了,吾必保你性命!”

     刘希尧苦笑拱拱手:“这恩情刘某人记下了,只是怕到时候,朝廷不善与啊”。

     “走一步看一步了”宋献策仰头看着夜空。

     当夜,便遣快马连夜去往潼关求证事实真相。

     京城里头一帮大佬正在为即将的谈判做功课,可黄河这边的气氛却依然剑拔弩张,双方虽然暂时休兵,可又都蠢蠢欲动。

     没有人提出休兵,但两方都非常默契的达成了一致,李岩没有趁机夹击收复河津,田见秀和刘芳亮也没出兵收复北线三城,甚至近在咫尺的朝邑也强忍着没动手。

     因为两方都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不慎就铁锅大乱炖,陷入混战局面,和谈随即化成泡影。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两方兵马都是有心无力!

     这段时间李岩倾尽兵马打朝邑,围攻大荔而后转战北线三城,将士已是极尽疲惫不堪,军需和兵备也都消耗极大,后续补给不足,在北线和中线已是无力发起大规模战役或者攻坚战了。

     同样,贼军一方,北线全面沦陷,中路前哨朝邑失守,大荔更是几度差点被破城,为此将周边百里的兵力都调集过来,士兵几天几夜都没睡好,军心不稳且乱,粮草补给同样不足,防守都力不从心,更别说主动出击了。

     所以整个战线最敏感最不稳定的则是南路潼关了!

     潼关自古便有西安大门之说,是为兵家必争之地,李自成攻破西安之后立国大顺,潼关便成为了他的边境国门,对其防守之重不言而喻,东征之后更是重兵驻防,特别是朝廷在对岸陈兵摆开一副要进攻的架势后,他甚至把亲侄子干儿子李过派来坐镇。

     李过这段时日恼火的很啊,初闻他爹在京城被擒之后差点乱了方寸,而李岩就趁机散布谣言乱了军心之际突然动手,夺朝邑,围大荔,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去打援,因为这边吴三桂的数万大军已集结到了家门了。

     李自成下落不明,以至军心不稳人心不定北线城池全面陷落,大荔危在旦夕,这日子对李过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煎熬,甚至让他头上见了些许白丝,毕竟心理压力太大了。

     情报不断传来,北线虽然全面陷落但大荔在刘芳亮及时救援之下得保,这让李过稍稍松了口气,而后又见李岩未有其他动作,甚至没有趁机收复河津,他便知道,中北两线的局势暂时就维持这样了,双方都不敢擅动也没能力擅动!

     但南线这边……

     吴三桂可是磨刀霍霍啊,随时可以开战!

     就问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