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少,又掉醋缸了! > 第0124章:不贪财只贪色
最快更新薄少,又掉醋缸了! !

    “气死你?”慕小囡不解地说道:“我怎么会是气死你呢?适合你的女孩子那么多,你也没必要盯着我一个人,你说对吧?”

     慕小囡现在也不生气了,她挤出假笑,脑海里想着怎么快点和薄谨宴分手。

     “慕小囡!”薄谨宴脸色阴沉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想分手,不可能!”

     “你……你什么意思啊你?”慕小囡急了,她也猛地站了起来。

     可是,她穿着平底鞋,站起来之后还是比薄谨宴矮了一大截,她努力的昂着头,质问着眼前的男人:“你为什么非得盯着我啊?沈家,夏家,又不比我们家差。”

     “因为我看上的是你,不是慕家。”薄谨宴冷冷地说道,他的心里很生气,慕小囡居然把他想成是那种人。

     慕小囡腿一软,直接又坐到了石凳上。

     她没听错吧?刚刚薄谨宴说什么?他说看上的是自己,不是慕家?

     “说白了,你和我在一起,不就是为了和我家联姻吗?”慕小囡撇了撇嘴,嘟囔出声。

     薄谨宴看着某个小女人可怜兮兮的样子,蹲下身来,拉着她的手,否认道:“不是。”

     “我才不信。”慕小囡嘀咕着。

     “小辣椒,要是我真的想联姻,怎么会找你这么难办的姑娘?”薄谨宴刚刚是有些生气,不过还是哄老婆最重要,直接就喊了某个小女人的绰号。

     小辣椒……慕小囡突然被一气,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薄谨宴见状,赶紧站起身来,将她的头靠在他的怀里,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薄谨宴,你居然敢这么叫我!你……”慕小囡真的被气的不轻,其他人这么喊她,她好像无所谓。

     但是,薄谨宴这么喊她,她真的被气到了。

     “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薄谨宴不怒反笑。

     慕小囡咳得差不多了,还故意把口水往某人的西服上咳。她边咳边思考了一下,发现薄谨宴确实说的有道理。

     追她要比追其他女人更难点。

     但是……

     “没有道理,因为我……比她们漂亮!”慕小囡自恋地说道。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比起沈佳宁和夏春秋,她的姿色确实更胜几筹。

     “噗哧!”一声,薄谨宴是真的没忍住,顿时笑喷了。

     见薄谨宴笑的厉害,尤其是她的脸靠在他的怀里,还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因为笑而抖动着,可见笑的多么厉害。

     “你敢笑我?我说的难道不对吗?肯定是我比她们漂亮,你才选中的我。”慕小囡脱离开薄谨宴的怀抱,昂起头,瞪着他问道:“要是我是个丑八怪,你肯定理都不理我,你们这种臭男人!”

     “囡囡,不许再把我和陆昊天相提并论。”薄谨宴伸出手指,覆在慕小囡的唇上。

     “你和他没什么区别。”慕小囡拿开薄谨宴的手,正儿八经地说道。

     此刻在她的眼里,薄谨宴是因为她最漂亮,而且是慕家的小姐,所以骗她试交往是想和她联姻。而陆昊天甩了她,是为了和孙雨婷这样的处长千金在一起,说白了也是一种联姻。

     细细想来,两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薄谨宴看着慕小囡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肯定心里把他的形象丑化了,他的眼眸蕴含着一丝怒气,伸出手就钳住了慕小囡的下巴。

     他弯下腰。

     慕小囡睁大眼睛,赶紧说道:“你别吻我!不然要是被人看到了,我就说你强吻我,你想非礼我!”

     她担心薄谨宴又要以接吻这件事情来威胁她,就像刚刚那样。

     “囡囡,我不是陆昊天那种人,我和你交往也没有抱有要和你联姻的意图。”薄谨宴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无耻地说道:“你可以想着我是……不贪财只贪色。”

     不贪财只贪色……慕小囡忽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薄谨宴不是要和她联姻,而是看上了她?慕小囡的脸顿时红了。

     “你刚刚不是还说我是小辣椒,说我是难办的姑娘,我告诉你,在我这你是贪不到色的!”慕小囡红着脸,气势汹汹地说道。

     薄谨宴勾了勾唇角,凑到慕小囡的耳边,坏坏的说道:“我们不是还在互相学习,互相发展的阶段吗?”

     “你肯定是阅女无数,然后用这个借口来骗我,让我掉进陷阱,任你玩弄。你可真是手段高明。”慕小囡觉得自己就是被骗了,不管薄谨宴是想联姻还是贪图她的美貌,她都是受害者。

     “如果我手段高明的话,我就不会告诉你这些了。”薄谨宴毫不避讳地说道:“囡囡,你觉得呢?”

     “你……你无耻。”慕小囡气的直闭眼睛:“我真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男人。”

     薄谨宴摸了摸慕小囡的脑袋壳儿,柔声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开玩笑?

     什么意思?

     慕小囡真的要被薄谨宴搞糊涂了!

     她不解地看向薄谨宴,这个男人到底是要说什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薄谨宴双手握住慕小囡的腰肢,然后将她从石凳上提了起来,让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低着头,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刚刚说的都不是真的,你猜的也是错的,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和你认真交往。”

     “不是和女明星女模特,也不是和其他的名媛千金,就是和你——慕小囡。”他再度补充道:“没有任何原因。”

     慕小囡愣了愣,难道真的是她和林若初都想复杂了?其实,薄谨宴真的只是想和她试试交往。

     “真的没有任何原因?”慕小囡确认地问道。

     “当然没有,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人吗?骗财骗色的人?”薄谨宴微微勾起唇角,笑意若隐若现,他能够感觉到慕小囡已经被他的说法搞糊涂了。

     糊里糊涂之后,就相信了他的话。

     “不像。”慕小囡好像被催眠了似的,木讷地点了点头。

     “乖,我们一起回宴会厅。”薄谨宴摸了摸她的脑袋,像哄着孩子似的。

     他蹲下身子,将慕小囡的高跟鞋放到了鞋盒里,然后把鞋盒放在了石桌上,给秦政打了个电话,让他把鞋子送回慕家。

     之后,薄谨宴便拉起慕小囡的手,往花园外面走去。

     “阿宴,你刚刚都跑哪去了?今天是你爷爷的八十大寿,你得招呼客人才行。”顾敏刚刚一直没找到自己的儿子,听人说看到他出了大门,便跑出来看看。

     她出了大门后,就看到了儿子的身影,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等她走近,才发现自家儿子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子。因为刚刚的视线问题,她走近才发现是慕小囡。

     “囡囡!”顾敏惊讶的喊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