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南北道师
最快更新不让江山 !
    算起来,李叱率军入蜀已经有快两年时间,在这眉城外就超过了一年半,其中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耗掉眉山大营。
     这样做的第一个好处是减少了大量士兵伤亡,第二个好处是足以震慑眉城里的敌军。
     最起码让敌人知道了,宁军的粮草物资补给,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
     在如此强大的后勤支援下,宁军可以围困眉山一年半,攻眉城,也可以天长日久的打下去。
     关再兴战死之后,眉城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的有些恐慌起来。
     靠一个人的勇武带来的希望,很快就像是一个炫美夺目的七彩泡沫,啪的一声就碎了。
     而在这段时间内,宁军一直都在做着攻城的准备。
     想打眉城,又要尽量降低士兵的死伤,那抛石车就是必不可少的攻城利器。
     在关再兴叫嚣的这几天里,宁军没有攻城,就是在等着抛石车运上来。
     抛石车都是大件,蜀州的路又不是那么好走,所以运上来的速度,远远要低于大军行进的速度。
     二十几万宁军早已在眉城外安营扎寨,运送抛石车的队伍还在半路上呢。
     哪怕只是从眉山大营走到眉城这不算多远的距离,也已经走了十余天,每天只能走上十几里。
     其一是因为这次宁军入蜀配备的抛石车数量实在太多,其二是其中不乏个头大到离谱的巨型怪兽。
     相对于守城一方来说,巨型抛石车,无异于能回城灭地的怪兽。
     蜀州的官道比起其他各地来说,都要稍稍窄一些,再加上很多地方都是山路,所以运送大件着实艰难。
     在中原地势平坦的地方,比如冀州和豫州,哪怕是京州和越州这样的地方,宁军都可以靠着几十匹驽马拉着的巨型马车运送抛石车,可是在蜀州,这样的马车根本就没法走。
     有些道路狭窄的地方,只能靠滚木把东西推过去。
     这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要怪李叱,谁教他追求大呢,不求最大,只求更大。
     尤其是在第一次和韩飞豹交手的时候,当李叱发现韩飞豹的抛石车比他的大,李叱就格外的不爽。
     不爽的后果就是李叱要求要造大的,尽量大,最不济也要比韩飞豹的大。
     等李叱他们到了眉城外安营已经半个月后,辅兵队伍总算是把大量的攻城器械运了过来。
     可不仅仅是抛石车啊。
     李叱对于大的要求,也不仅仅是对抛石车啊。
     包括攻城锤,楼车这些大型的工程器械,运上来比运抛石车还要难。
     到了城外之后,辅兵来不及多休息,就开始在城外合适的距离将抛石车等器械架设起来。
     眉城城墙上,蜀州军士兵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一个的庞然大物拔地而起,那种感觉,大概不会很好受。
     看到了,阻止不了,且能预想到这些东西会给己方带来多大伤害。
     这种感觉又怎么可能好受的了?
     李叱和夏侯琢他们在辅兵营看着,众人心情也都轻松下来不少。
     蜀州这个地方虽然山路难行,可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好处就是石头足够多,不需要去太远的地方搬运。
     眉城是依照山势而建,宁军就算是在四周捡石头用也足够了。
     所以对于攻城来说已可算是
     万事俱备,攻城所需的东西是又大又多。
     “你来指挥吧。”
     李叱看向夏侯琢说了一句。
     夏侯琢都笑了,李叱这种做甩手掌柜的习惯,还真的是走到哪儿都改不了。
     夏侯琢点了点头:“行。”
     刚说到这,就看到又传讯的士兵飞骑而来,风尘仆仆,显然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
     李叱把书信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嘴角就上扬了起来。
     他把书信递给夏侯琢:“沈珊瑚的军报。”
     夏侯琢接过来看了看,嘴角也开始上扬了。
     沈珊瑚率领的大军,在苦战一个多月后,终于攻破了蜀州军把守的山关。
     她和唐安臣所率的宁军已经汇合,不过蜀州军大将谭明成所率领的残兵数万人,退守小孤山。
     小孤山的地势也一样易守难攻,所以沈珊瑚决定,留下五万人死死堵住小孤山出路,她带着人继续往西北方向进攻。
     唐安臣在接到了李叱的军令之后,率部返回雍州,他将要和大将军澹台器联手对西域施压。
     能不能多修路,就看西域那边的赞助费能要来多少了。
     说实话,打蜀州,这路的难走,把李叱给烦着了,也因此而想到更多。
     蜀州这边是最后攻打的地方,如冀州豫州那边早就已经太平了,百姓们的日子也早就已经过的不错了。
     所以要想尽快安抚好蜀州百姓,且让百姓对于未来的大宁有极强的归属感,那么改善蜀州山路难行的局面就是必须要做的事。
     唐安臣和坛太一两个人,应该足以让西域人吓得抖三抖。
     可是李叱觉得还不大够,毕竟不只是修蜀州一地的道路,还要修西疆直道和北疆直道。
     所以李叱后来想了想,又派人给唐安臣和澹台器追加了一封信。
     意思是,如果西域人不大配合的话,那就适当的灭上一两个小国。
     如果灭一两个还不足以让西域人害怕的话,那就再多灭几个就是了。
     如果灭国带来的财富远比吓唬人带来的多,那就可以再多灭几个。
     这种事,对于大将军澹台器来说,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爽。
     以前西域人怕他,可是碍于凉州兵力有限,澹台器也只能是震慑为主。
     凉州兵力,在整个西疆的防守上都不算多富裕,大部分时候都只能是顾头不顾尾。
     现在兵多将广,粮草丰沛,再加上宁王支持,澹台器前几十年镇守西疆都没有这么舒服过。
     李叱看完了那军报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现在可以认认真真的和裴旗做个了断了。”
     李叱看向眉城那边,眼神里有些很冷的东西,一闪即逝。
     裴旗不算是中原大乱的罪魁祸首,罪魁祸首是已经灭了的楚国,但裴旗绝对是最大的推手。
     打完了裴旗之后,虽然这中原万里江山还有些地方乱着,还有些小规模的叛军,但大局已定。
     打完了裴旗之后,李叱就可以去看看那座他力主建造已有数年,他心心念念的长安城。
     打完了裴旗之后,李叱就可以先回到冀州去,在那个他为师父买下的小院里,用最隆重的方式娶他最爱的姑娘。
     冀州城啊,
     梦开始的地方。
     李叱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拍了拍夏侯琢的肩膀:“打到裴旗吐。”
     “明白。”
     夏侯琢嘿嘿笑了笑,他当然明白李叱的意思。
     这是中原之内,最后一场恶战了吧,宁军现在强盛无匹,当然要打出来摧枯拉朽的一战。
     唯有在实力上绝对的碾压,才能让蜀州百姓们明白天下是谁的。
     “先砸半个月的。”
     夏侯琢笑起来:“就算是城墙砸塌了也不攻城,不够半个月不停。”
     所以,眉城倒霉了。
     在辅兵营到了的三天后,一切准备就绪,随着夏侯琢一声令下,号角声响起大宁那一刻,至少一百五十架抛石车开始朝着眉城发出咆哮。
     砸,不分昼夜的砸,不计代价的砸。
     而此时,领了李叱命令的小张真人和彭十七已经离开眉城有十来天了。
     他们俩制定了一条路线,可是精心设计过的。
     这条路线,要走过很多中原大城,他们要一路走一路宣扬长安城是中原风水最好的地方。
     他们的另一个任务,就是要通过这一路的宣扬,让各地都知道,宁王心目中的帝都是长安。
     “虽然我不喜欢那种排场。”
     彭十七坐在马车上,晃荡着两条腿,有些憧憬的说道:“但那些要被咱们骗的人喜欢排场。”
     小张真人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排场?”
     彭十七道:“你代表的可是龙虎山,我代表的可是终南山,所以我们得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我们是正统。”
     小张真人道:“具体呢?”
     彭十七:“我刚才想了一下,我们应该用什么噱头让沿途百姓都知道长安城定都的事,想来想去,就只能是靠排场了。”
     小张真人:“卖你妹的关子,赶紧说。”
     彭十七道:“我决定个咱俩自封个称呼,你就是宁王所封的南道师......”
     小张真人:“你是女道士?”
     彭十七瞥了他一眼:“我是北道师,你我两个人,就是宁王所钦定的,代表着南北道宗的最优秀的人才。”
     小张真人沉默片刻:“这是实话。”
     彭十七又瞥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我们就一路大张旗鼓的宣扬,我们是奉宁王之命,前去为长安城开光的。”
     小张真人:“有点大了......我怕咱俩镇不住。”
     彭十七:“那就说是去为宁王看场地的?反正别管怎么说,咱俩是代表宁王去长安的,为登基大典做准备。”
     小张真人:“如此一来,这一路上走到长安,想着巴结咱的人还不得排队排个十里八里的。”
     彭十七道:“主公现在可缺钱,你说咱俩要是这么一搞,搞出来一条西疆直道的钱出来,是不是也算给那些赞助了的人积德呢?”
     小张真人点了点头:“我第一次觉得你靠谱。”
     彭十七道:“那是你自己不行,我十七,你七,我比你不靠谱?”
     小张真人啐了一口,然后开始算计了。
     这一路上走回去,他是南道师,彭十七北道师,俩人忽悠个千八百的有钱人应该没问题吧。
     越想越觉得靠谱,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