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九章 蚊香烧尸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九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蚊香烧尸

     </h2>

     一个小学生,怎样在家里烧掉他厌恶的学校宿舍?

     一个下岗工人,如何在外地点燃厂房仓库的货物?

     形形色色的犯罪中,放火和杀人是常常被相提并论的严重犯罪行为。有些自以为高明的犯罪分子会采取遥控点火或延时点火的方式,尽管大火会毁灭掉一些作案证据,但是他们低估了警方的侦查能力往往就会弄巧成拙。

     张庆金吊在卧室房顶的挂钩上,这挂钩是为吊扇预留的。

     张庆金垂着的身体下面是一张床,燃烧后面目全非,他下半身被烧焦呈黑色焦炭状,外套被烤得缩成一团,像树瘤似的附在身上,面部皮肤炸裂。

     很多自杀者,担心自己不死,往往会选择多种自杀方式同时进行。

     例如,先喝农药再上吊,服用大量安眠药再跳楼。

     警方在张庆金出租屋的储藏室里发现了作案工具——切割机。这直接指向了他就是凶手。张庆金杀死林六月和她的儿子小铁鱼,自己畏罪自杀,先纵火后上吊,从表面上看这个人死意坚决,此案真相大白,应该到此结束。

     然而,这一把火烧出了很多疑点。

     火灾现场千差万别,调查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火灾现场勘查,由于火灾形式不同,形成痕迹物证的原物品的物理、化学性质不同,所以起火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首先要结合现场勘查确定起火点,起火中心的任何残留物体都至关重要。圆桌、茶几等小支撑面的家具在火焰的作用下,由于先烧的一面失重,它们会和一般家具倾倒方向相反。木质家具的灰烬垂直堆落于原位置,虽不能指明火势蔓延的方向,但是可以证明火势发展的程度以及与起火点的距离,从而根据蔓延痕迹判明起火部位。

     包斩在床边发现了一堆燃烧物,结合现场,确认此处就是起火点。将燃烧物分开一个剖面,仔细观察残留物每层的燃烧情况,辨别每层物质的种类,也就搞清了起火原因。

     燃烧物中有残留的蚊香、被烧得变形弯曲的蚊香支架、火柴梗、报纸的灰烬,将这些东西联系起来,就可以分析出火灾是怎样发生的。

     凶手点燃一盘蚊香放置在支架上,又把几根火柴放在蚊香上,然后将一团报纸放在上面。蚊香引燃火柴,火柴烧着报纸,旁边的床单也随即着火,火灾发生。

     蚊香能烧几个小时,可以给凶手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明条件。

     火灾发生的时候,凶手远在现场之外,故意使警方误认为凶手没有作案时间。

     经过走访,蚊香和火柴都是张庆金从附近的小卖部买来的,法医的验尸报告中也没有发现死者张庆金的气管和肺部有烟尘,说明火灾发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凶手具备高智商犯罪的特点,杀人后在短时间内就地取材伪造了一个自杀现场。

     虽然线索众多,但是案情仍陷入了僵局,警方一筹莫展。

     特案组召开了紧急会议,在会议上,大家肯定了侦破方向,两起人彘案件均是熟人所为。案发时,林六月带着孩子,并且还化了妆,涂抹了口红,她要去见的是一个很亲密的人。

     一位领导说:“案情为什么没有进展?现在都不知道凶手是几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苏眉说:“我倾向于多名女性作案,现在多了一个犯罪嫌疑人,案子还是有进展的。”

     领导问道:“哪一个?”

     苏眉说:“张庆金的妻子,好好的一个家庭因为婚外恋而破碎,张庆金的妻子也许对林六月怀恨在心,打击报复。”

     包斩说:“我认为凶手为男性,一人作案。”

     画龙说:“我同意包子的意见,几名受害人都没有明显的搏斗伤痕,凶手应该是身体强壮的成年男性,具有高智商和过硬的身体素质。”

     二宝站起来说:“我要检讨,我隐瞒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领导问道:“什么事情,你坐下说。”

     二宝依旧站着说道:“那天,齐阿姨非礼了我,我回家后把脸上的口红印洗掉了,我突然想起,林六月和小铁鱼的尸体上都有口红印,这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画龙说:“你这样说的话,齐阿姨的嫌疑还不能完全排除,你再去让她非礼一次,我们把口红成分对比一下。”

     二宝面露难色,犹犹豫豫地说道:“我……好吧!”

     领导说:“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梁教授说:“我有一个好办法!”

     领导说:“什么办法?”

     梁教授说:“我们前期的工作肯定有疏漏之处,以至于没有发现重要的线索,想要寻求突破,锁定真凶,我们就按照最笨的方式,把那些枯燥烦琐的工作再做一遍!”

     梁教授重新分配任务,要求大家各负其责,必须做到全面深入。

     二宝对齐阿姨再次走访,彻底查清此人是否具有作案嫌疑。

     苏眉对张庆金的妻子以及直系亲属做重点调查。

     画龙从侧面了解庄秦的情人小明的社会关系,除了庄秦外,是否还有别的男人。

     包斩去省城,对庄秦在案发时间内的行踪做一个全面的记录,包括密切往来的人员,凡是接触过的人都列出名单,目前还不能排除买凶杀人的可能。

     张庆金的妻子也是一名教师,夫妇俩在同一所中学任教。

     离婚后,她独自回到家里,一个人关上门,家里一片狼藉,抽屉被拉开了,柜子也开着,厨房里的饭菜散出一股馊味,她靠墙坐在地上,坐在黑暗中,心中一片悲凉。

     苏眉和两名民警敲门而入,民警要将张庆金的妻子带回派出所,但是苏眉制止了。

     苏眉看到了放在墙边的一副拐杖,张庆金的妻子是个残疾人,她因患病导致右下肢瘫痪,这也直接排除了她的作案嫌疑。

     民警含蓄地说明来意,表示张庆金出事了,住所发生了火灾。

     张庆金的妻子颤巍巍地站起来,问道:“他在哪个医院?我去看他。”

     苏眉说:“对不起……你丈夫,已经去世了。”

     张庆金的妻子精神恍惚,晕倒在地。

     两个家庭支离破碎,三个人遇害,真凶却依旧逍遥法外,躲藏在重重迷雾之后。

     梁教授认为庄秦的嫌疑最大,所以他派出了得力干将包斩。包斩感到压力很大,到省城后,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先后走访了庄秦接触过的每一个人,调查了庄秦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取得了庄秦在经销会上的合影以及入住宾馆的监控画面。他经过反复对比分析,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在返回的动车上,包斩沉沉睡去,与此同时,画龙带人拘捕了庄秦。

     这次审讯不同于以往的警方传唤,梁教授精通犯罪心理学,知道嫌疑人的心理素质非常好,所以设置了一间特殊的审讯室。

     审讯室与外界隔音,墙上有一面透视镜子。大部分嫌疑人被戴上手铐就已经很紧张,镜子更加深了其不安的情绪,嫌疑人不知道镜子后面是谁,担心镜子后可能站着被害者或目击证人,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警方会对嫌疑人的心理产生很大的震慑作用。

     这间审讯室是封闭性质的,没有阳光,犯罪嫌疑人和警察隔着一道冰冷的铁栅栏,这样显得警察更有威严。灯光照在嫌疑人的脸上,什么表情都逃不过警察的眼睛,这更加重了恐惧畏缩的氛围。换作任何人,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待太长时间。

     审讯正式开始,梁教授也穿上了警服,目不转睛地盯着庄秦。

     庄秦不安地说:“我要找律师,凭什么抓我?”

     梁教授说:“当然可以,找个律师在法庭上为你辩护,这是你的权利。”

     画龙猛地一拍桌子,指着庄秦喊道:“明知故问,抓你,你知道为什么把你抓这里来。”

     庄秦说:“我不知道,你们别给我下套。”

     梁教授说:“张庆金,你认识吧?就是和你妻子婚外恋的那个男人,他死了。”

     庄秦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梁教授说:“当然和你有关系,你知道他死了,是不是?”

     庄秦说:“听说是烧死的。”

     梁教授说:“起火的时候,你在哪儿?”

     庄秦说:“我哪知道什么时候起火的,我一直和几个亲戚在家里,给老婆料理后事。”

     画龙说:“你倒是推得挺干净,我看,不揍你一顿你是不会说实话的。”

     庄秦说:“你们还搞刑讯逼供啊?”

     梁教授说:“我们会对你很客气的,放心吧,你在省城参加经销会,你老婆被害了,表面上看,你没有作案时间,不过我们发现了几个小问题,请你如实回答。”

     庄秦说:“可以让我的律师回答吗?”

     梁教授看着庄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回答,就是心虚,你想隐瞒什么?”

     庄秦说:“好,那你问吧。”

     梁教授说:“你平时抽20元一包的玉溪香烟,在省城为什么抽5元一包的红河?”

     庄秦回答:“我省钱还不行吗?这是什么问题?!”

     梁教授说:“你很少吃大蒜,也不能吃辣,因为你有胃溃疡,但是在省城的一家饭馆,你点了一盘麻辣鸡丁,一份蒜香茄子,这是为什么?”

     庄秦有点恼羞成怒,说道:“我吃什么都是我的自由,你们管得也太多了吧。”

     画龙说:“接着装,你还真是挺能装的。”

     庄秦将头扭向一边,说道:“你们要是没什么证据,最长可以把我扣留48小时。”

     梁教授说:“你知道谁在镜子后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