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棵神话树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纪苏的来历?【4K】
最快更新我有一棵神话树 !

    金乌神鸟被留在了那神秘的虚空。

     金乌神鸟想要完整的吞噬光明神河,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哪怕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数百年间,完整吞噬一条混沌未开之际就存在,大破灭之后还没有完全死去的神河。

     纪夏倒也并不着急。

     因为逝去的几百年以来。

     古梧神朝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应沉悬神朝九弑神皇和天目神朝大神燎。

     三大神朝中缺了一座神朝。

     目前能够威胁到太苍的直接敌国,也就只留下沉悬和天目。

     这两座神朝之强大,自然毋庸置疑。

     三座神朝共同来犯和两座神朝镇压太苍,在纪夏的心中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一旦神朝的底蕴爆发出来。

     太苍目前的力量,一定无法抵挡。

     但是对于沉悬神朝和天目神朝来说。

     一旦古梧神朝不参与这场大战,那么其他两座神国必将被太苍消耗更多的力量。

     古梧也会变成最大的赢家。

     “不过,古梧神朝的态度太过于诡异。

     一旦古梧神朝显露出统一无垠蛮荒的野心。

     无昼天和天幕之外的存在,定然不会任由古梧天梧神皇,打破无垠蛮荒的平衡。”

     几位太苍至强者们盘坐在虚空中。

     他们的身躯之前是一张玉案。

     玉案上,几道光点在不断的闪烁。

     每一道光点,便代表着一方无垠蛮荒巅峰势力,或者宙不朽境存在。

     方才开口的是师阳。

     师阳成为神虚十八界主宰之后,气魄越发伟岸。

     由于太苍国祚之力仍然在不断的加强。

     让师阳原本落后的实力,得到了值得称道的增长。

     在这样的增长下。

     师阳也已经完全踏入上宇境,实力比起寻常上宇境还要来得强势。

     时至如今。

     太苍的上宇境强者已经不在少数。

     甚至除却九凤、刑天、夸父、魔星后卿,以及温弱、洛长水两位人族界外天主宰,封神榜上正神流弃神、神方上臣这些上宇道境的长者之外。

     还有几位上宇境的太苍上位者,已经达到这一境界的巅峰。

     也许再过不久,他们便能够更上一层楼。

     到了那时。

     只要太苍国祚力量能够支撑,太苍的上宇道境强者数量,便会爆发。

     “这是我太苍的优势。”

     纪夏坐在主位,目光环顾在场的强者。

     其他国度,就算是神朝,天纵之姿仍然只是少数。

     有着神朝国祚力量的加持,也无法涌现大量的上宇道境。

     所以天目神朝明面上,不过仅仅显露出三尊上宇道境强者。

     “天目神朝的上宇道境强者,必然不会有太多。”

     “至多便是十余尊,而且这些上宇道境一定各有职司,轻易无法出手。

     一旦出手,就是惊天的大战。”

     纪夏心中满意的点头。

     古梧神朝的态度突然变化,让太苍更多了一些发展的时间。

     当然。

     其实早已经有所筹谋。

     古梧神朝态度转变固然最好,可是就算古梧神朝连同其他两座神国一同攻伐太苍。

     太苍也不至于就此崩灭。

     “太苍如今还在劣势,就更要未雨绸缪,不能够将数百万亿生灵的性命,都寄托在好运上。

     倘若能够在听天由命中得胜。

     过往的三十六座人族神朝,也就不至于尽数洇灭。

     甚至连神皇之尊,都完全陨落。”

     纪夏的眼神,转移到一旁的乘衣归身上。

     乘衣归纤长的玉指上,还缠绕着几缕仙气。

     这些仙气竟然构筑出诸多异象,仔细看去,便仿佛是一块美玉一般,晶莹剔透,仿佛能够容纳世界。

     乘衣归归于太苍之后,一方面潜心修炼,完美融合天人心脏。

     另一方面却着迷于纪夏提出的仙道构想。

     也许是乘衣归天资聪颖,自有命数。

     也许是天人心脏中那无数的大端罗界人族传承,让乘衣归有着其他强者难以比拟的优势。

     再加上乘衣归的切入点,不同于白起、杨任、六祸苍龙这等盖世强者。

     乘衣归的仙道切入点,便是无垠蛮荒诸多的平凡、弱小人族。

     “再过不久,衣归姑娘也许就要开启太苍仙道道路。

     倘若这条道路顺畅,衣归姑娘便是尊贵的天尊,为人族开路。”

     纪夏心中,突然觉得有几分荒诞。

     乘衣归并非是人族。

     但此时此刻,她却要比其他人族强者先行一步。”

     纪夏心中微微一叹。

     正是在这个时候。

     乘衣归好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信息。

     她朝着纪夏展齿一笑,眼中还带着几分歉意,神识也就此流转而来。

     纪夏感知到乘衣归神识中所蕴含的信息,似乎并不介意。

     “既然五天老遭遇了一些碍难,暂时无法从幻天之界中走出,倒也不需要着急。”

     幻天之界天人族的五天老,许久之前就曾经允诺太苍,要将他们这八千多万年以来,开辟出来的崭新道路传承于太苍。

     原本承诺的时间不过是三十年。

     而现在,几百年时间转瞬即逝。

     五天老却仍旧被困于幻天之界,没有办法降下化身。

     纪夏自然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情。

     无垠蛮荒所有强者,所有势力,都认为太苍黄天已经碎裂。

     太苍的崭新道路已经被斩断。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许久以来,乘衣归也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但她却也并未询问纪夏。

     众人正在低头凝视着玉案上的光点。

     突然间。

     远处猛然有一阵浩瀚的波动传来。

     纪夏猛然间抬头。

     却看到一棵光秃秃的神树虚影,出现在远处。

     这一颗神树上没有树叶。

     便如同严寒之地的平凡树木一般,看起来荒芜而又枯败。

     纪夏无上常融天运转,星辰神眸光芒涌动。

     却能隐约看到。

     巨大的神树树冠上,悬挂着一座座世界,一座座天穹。

     令人惊愕的是……

     “这些世界、这些天穹,俱都完全枯萎了。

     便如同受到了荒芜的凶戮诅咒。”

     纪夏眼神微动:“芜天古树!”

     无垠蛮荒四大神树中。

     古梧神朝背靠天梧神树,甚至有传言,天梧神皇也和天梧神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紫日神君便是悬挂在天梧神树之上的一颗烈日。

     上桑神树很有可能被纪苏斩去了生机。

     后续的事情纪夏俱都知晓,被关押在太苍之下的相龙在数万年前,将上桑神树移植到了大皇的躯体上。

     后来阴君降临,大皇又将上桑神树种到了阴君的大世界。

     弥祸古树被突然现身的大风夺走。

     就只有芜天古树,始终未曾显现。

     但是今天……

     芜天古树虚影乍现于虚空中。

     无垠蛮荒大震动。

     无数强者的目光落在落在芜天古树上。

     也有诸多强横气机,隔着遥远的距离,锁定芜天古树!

     但是纪夏,却微微挑眉。

     也有其他宙不朽境强者,已经意识到芜天古树,为何会在此刻出现。

     “难道……七叔……”

     纪夏思绪还没落下。

     那芜天神树虚幻影像爆发的所在。

     一位白衣身影正在一步一步走来。

     他看似极为缓慢,速度却无与伦比。

     无法计数的短暂时间里。

     他已经来临芜天神树之上。

     正是纪苏。

     而纪苏的身后,又有一位银衣少年跟随。

     这位银衣少年看起来人畜无害。

     但纪夏却知道他的来历,不久之前还见识过这位少年能够冲击天幕的无双战意。

     纪夏身上也存在着少年的传承。

     这位银衣少年,便是太白星君。

     太苍早些年间,正是因为有太白星君的战绩传承,纪夏才能够还看在各个层面碾压同等级的强者。

     纪苏和太白站定在芜天古树上空。

     他们并不故弄玄虚,也并不曾有任何犹豫。

     只见纪苏探出手掌,从虚空中抽出一把古朴长剑。

     正是太白星君如今的真身。

     银衣少年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古朴长剑中。

     纪苏一震太白神剑。

     从神剑剑身上,缓慢流淌出一滴血液。

     这一滴血液中,有符文闪烁,隐约间透露出了宙不朽境神灵的气息。

     血液中的生命力炽盛无比。

     纪夏看到这滴血液,感知到其中的生命力,再加上他不久之前,才见证过胥泽的不朽之灵。

     于是便瞬间明白过来……

     “这滴血液……想必就是那芜天大尊的不朽之灵。”

     “果然,我这一位七叔以彻底洇灭一位星君的大代价,释放出芜天大尊,并不是为了救他。

     而是为了……杀掉他。”

     “芜天古树、芜天大尊……其中的联系,一定非同小可。”

     许多道目光都落在远处。

     当这一滴鲜血中的气魄弥漫出来。

     一阵阵爆鸣声,从无垠蛮荒虚空各处传来。

     紧接着,便是彻底的死寂。

     乃至于许多纪夏熟悉的存在,都收回了散发出去的气机。

     “太苍想要灭杀胥泽,还需要借助金乌神鸟的力量,更要花费漫长的岁月。

     没想到短短数百年,借助某些神妙力量逃遁的芜天大尊,就被纪苏镇杀。

     乃至于不朽之灵,都已经和太白神剑融为一体。

     这种力量……”

     蚩尤出现在纪夏的身后,看了一眼纪夏,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纪苏。

     纪夏无奈解释说道:“纪苏的神秘,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他的岁数,不过比我大六七岁,可他几乎却活跃在每一个时代。

     就连道阙时代之下的大端罗界中,都有他的身影。”

     纪夏说到这里,猜测说道:“也许,我这一位七叔便是来自于天尊治理下的大端罗界,乃是一位盖世的人族主宰。

     纪苏便是他无数个转世之一。”

     “只是……纪苏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中忽强忽弱,而且就算是转世,只怕也无法在短短数千年重回能够斩灭宙不朽境的修为……”

     沉默的蚩尤,也许是突然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他侧过头来,开口说到:“也许……纪苏获得了某种时间伟力。

     能够游走于时间长河中。”

     “倘若这种力量并不可控,无法确定游走时间长河之时,自身的弱点。

     那么便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纪夏眼睛微亮,神色带着几分惊喜。

     “当局者迷。”

     纪夏不由抚掌赞叹道:“在无垠蛮荒这等无上大世界中,时间的力量根本难以参悟。

     这也许是无上大世界的意志,甚至有可能来自更高的规则。

     强如天尊,也不可能回归大端罗界崩灭的前夕,力挽狂澜。

     我在无垠蛮荒待久了,先入为主,当局者迷,竟然不曾有过这等猜测。”

     纪夏眼神越发闪耀。

     他注视着纪苏的背影,越发觉得蚩尤的猜测极有可能。

     “在这样一种猜想下。

     纪夏的七叔,也确确实实是有着血亲的亲人。

     并非是什么转世的强者,也并非是什么无上的天尊。”

     纪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千多年前,其实很有可能是感知到了一些什么,便毅然离开了太苍……

     不……更大的可能是纪苏并未离开太苍,而是踏入时间的长河中,销声匿迹。”

     “在我们看来,时间仅仅过去四千多年。

     可是七叔,很有可能在一次次的时间轮回里,度过了数千万年、数亿年时间……”

     “时间旅行者?”

     正在纪夏思绪翻涌的时候。

     纪苏手中长剑上的芜天大尊不朽之灵血液,就这样缓慢的滴入了芜天古树中!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

     芜天古树上方天翻地覆,一片绚烂。

     种种玄妙的光芒,从古树上迸发出来,贯通了天地。

     原本沉寂的芜天古树,似乎成为了一片片神元海的宙宇。

     澎湃的神元爆发出惊人的波动,发出无量光芒,显得神圣而又强大!

     芜天古树重获生机,带着神光的树叶从光秃秃的枝干上长出。

     一瞬间。

     芜天古树变得神秘而又强大,超然而又庄严!

     “纪苏让芜天古树复苏,想要干什么?”

     纪夏微微挑眉。

     他还在思考,更加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虚空深处,猛然间交织出一片幽暗而又密集的符号,淹没了一切。

     一座古老的宫阙,便从这些符号里浮现出来。

     这座宫阙中,有无数种幽暗的气魄弥漫,滔天而又如同风暴一般的吞噬力量,从中涌动。

     一位位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强者,缓缓从那些符号里走出。

     哪怕纪夏和诸多太苍强者从来未曾见过这种宫阙。

     此刻他们也已经想到了这座宫阙的来历。

     冥府!

     四千多年以来,冥府第一次在无垠蛮荒中显现,是为了纪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