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将军好凶猛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出兵
最快更新将军好凶猛 !

    清晨时鹅毛大雪就从铅灰色的苍穹纷纷扬扬而下,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视野被风雪遮住,看不出太远,抬头直觉凛冽的寒风像刀割似的刮在脸上。

     曹师雄在铠甲外披裹青黑色大氅抵御风寒,坐在马背上,看着鱼贯出城的兵卒脸上都不乏埋怨之色。

     “这么大的风雪,天黑之前都未必能赶到草城寨去——赤扈人他们能的,他们为何不直接插到朔州与西山之间,将朔州兵马截住?”

     孟平作为大将,平时身体再精壮,精力再旺盛无比,但从赤扈人悍然宣战并击溃伐燕军以来,他们为谋大事,也是好几夜都没有睡踏实了。

     这次又连夜安排出兵之事,他即便是铁打的汉子,这时候也有些遭不住。

     他策马来到曹师雄身边,忍不住埋怨忽勒坚催促他们出兵太紧。

     “多说无益,斥候不断从朔州传回信报,证实桐柏山卒昨夜就马不停蹄的撤出朔州城,经猴儿坞往西山之中撤去,”曹师雄蹙着眉头,跟孟平说道,“虽说大雪会拖慢桐柏山卒撤退的步子,特别是桐柏山卒从朔州撤退还携带一些妇孺、辎重,但无论多艰难、多缓慢,他们只要撤入西山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往府州方向一步步前进。我们这边倘若是不动,那真就是寸步未进。”

     “赤扈人不想这时候急于围攻朔州,完全可以让我们来,他们安排骑兵负责侧翼即可——这怎么都要比强攻西山要好!”

     孟平犹是不满的说道。

     作为朔州汉军将领,孟平与曹师利一样,除了武勇过人,也极善统兵作战,他很清楚他们所统领的六厢兵马,目前相对于桐柏山卒仅仅是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勉强将阵列操训熟练。

     这时候最适合他们的作战方式,就是进入开阔地带排兵布阵,能尽情的将优势兵力展开,碾压敌军;次之就是利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建造营寨、开挖沟壕,将敌城敌寨团团围困住,然后打造器械围攻之,一点点的啃,总能啃下来。

     他们也能掌握战争的节奏。

     最不利的作战方式,就是在狭窄、难以排兵布阵的山地,与精锐敌军打遭遇战,这会将他们的弊端完全暴露出来——优势兵力无法展开,诸部只能分散进入山中作战,首尾难以兼顾,他们也难以掌握战场的全貌,而中低级军吏武官也没有率领小队兵马作战的能力。

     要有选择,孟平宁可率部去攻打朔州城,即便朔州城墙坚厚,一时半会打不下来,也完全可以利用优势将朔州城团团围住待城中粮秣断绝。

     “萧林石残部到时候还没有完全从怀仁、金城撤出,将两城拱手让出。而萧林石残部之前能兼并西山北部地的山胡势力,将大部分妇孺从应州提前疏散到阴山南麓,很显然朔州与他们之间是有很深默契的,”曹师雄说道,“兀鲁烈宗王不急于将

     主力骑兵派往怀仁以西地区,显然对萧林石还是有一些忌惮,我们真要去围攻朔州城,怎知萧林石就一定不会出手?”

     曹师雄对萧林石还是心存忌惮的,他也能窥破萧林石的想法。倘若有其他选择,他也宁可从西山南部进攻,这样能与退守西山北部与阴山南麓诸山之间的萧林石残部隔开距离。

     “既然诸事都不成熟,还不如将这些残兵败将放走,”曹轩文在旁边说道,“我觉得父亲说过,凡事要有取舍,能做瞻前顾后之事!”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凡事却未必都能轮得到我们来取舍,”曹师雄阴沉着脸,跟长子曹轩文说道,“赤扈铁骑横扫云朔,骁胜、宣武两军尽溃,虽说河东在忻州、太原、雁门的兵马都是人心惶惶,不足为虑,而难缠的桐柏山卒此时也是自顾无暇,但我留给你驻守岢岚的兵马太少,你要小心岢岚城以及南面楼烦可能会有什么异动……”

     这次往岚谷县境内出兵,除了留下一厢兵马驻守北面的宁武、阳口等城寨,将由曹师利统领四厢步卒,沿着阳口砦在管涔山北麓与广武砦之间修建的边墙西进,直接进入西山南麓地区。

     而岢岚这边,则由曹师雄与大将孟平亲率三千精锐,从黄龙坡驿道穿过管涔山西进,先往草城塞赶去。

     曹师雄也是希望拿出以狮搏兔之势,先将朱润、雷腾从岚谷境内恐吓出去,在夺得草城寨、岚谷等城寨之后,然后再着手强攻广武砦,为快速杀入西山扫清障碍。

     而此时河东境内,虽说忻州、太原还有阴超、文横岳等将所率领的禁厢军近两万人,但这些兵马战斗力弱,文、阴等人又都是软骨头,曹师雄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异动。

     曹师雄以为只要雁门关陷落,赤扈骑兵如洪流南下,文、阴等将看到希望灭绝,很可能就会直接献城投降。

     因此,曹师雄就给长子曹轩文留了一千兵马驻守岢岚城,防止地方上还残留一些不安分的势力,临行时又怕他经验不够,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多加吩咐,也要一同留守岢岚的孟俭多加费心操持。

     “父亲,你们率兵去岚谷,至远相别不过百里,但凡有什么事,我派人去找父亲请示,最快不过半天便能得到父亲训示!”曹轩文笑着说道,“父亲需要事无粗细的吩咐多遍?”

     “督帅也应该叫轩文自己试着拿主意,哪里需要你我事事替他操心!”孟平说道。

     曹师雄也是一笑,与孟平策马往已经随前队出城一阵时间的忽勒坚所部赶去会合。

     从管涔山中段穿过的黄龙坡驿道,这些年修缮不断,修路所择地形也多平易,三千人马顶着风雪,还是顺利的赶在入夜前抵达草城寨。

     这时候不仅草城寨的守兵早就人走城空,前往岚谷县城方向侦察的斥候赶回也禀报说雷腾、朱润二将午后就率部弃城而逃,此时在岚谷县的西南方向正,正翻越石梁山往府州境

     内逃去。

     “要不要追击朱润、雷腾两部兵马?”孟平问道。

     草城寨在黄龙坡驿道的西口,而从岚谷县往府州境内穿过石梁山的隘道,西距草城寨仅二十余里。他们即便出发,应该能赶在朱润、雷腾两部兵马穿过石梁山之前追上去。

     “百户大人,你以为如何?”曹师雄看向忽勒坚问道。

     倘若忽勒坚主张追击朱润、雷腾两部兵马,曹师雄当然会遵从他的意愿行事,因此耽搁几天,以致没能在西山之中咬住桐柏山卒的主力,谁都不怨他行动迟缓。

     “岳海楼说过,朱润、雷腾二人只是小患,即便叫他们逃去府州,也成不了祸害,我们还是要尽快北上攻打广武砦。倘若叫朔州兵马逃脱,我与曹将军怕是都免不了会受责罪。”忽勒坚以为曹师雄真是请教于他,很是认真的说道。

     见忽勒坚一个小小百户竟然都不上当,曹师雄也只能放弃率部去追击朱润、雷腾的念头,询问斥候北面广武砦那边以及曹师利率部推进的情况。

     “二将军率部从阳口西进,但在三株桃沟前,遇到敌军拦截,山北的风雪更大,一时间道路被挡住!”斥候禀报道。

     广武砦与阳口砦分别依管涔山东北、西北角建造,中间沿坡岚修建边墙,与北面隶属于契丹的西山隔开。

     沿边墙也开辟狭窄隘道供巡边军马通行。

     不过,那里夹峙于管涔山与西山间,地形崎岖起伏不平,通行状况比黄龙坡驿还要差。

     倘若有桐柏山卒提前进入狭隘的隘道进行拦截,曹师利手里有再多的精锐兵马,想要打通隘道也难。

     听到这消息,曹师雄也不敢怠慢,使孟平率部先在草城寨修整,他率领八百骑与忽勒坚先去接管岚谷县城,待明日一早就往北面的广武砦进军。

     …………

     …………

     恢河两岸的风雪更暴烈,入夜之后还没有停息。

     如此恶劣的天气,一贯能吃苦耐劳的赤扈骑兵,也不得不收缩到攻占下来的各个寨子里躲避风雪。

     风雪未停,到处白茫茫一片,也成为徐怀率三百骑兵从晋公山跳出最好的遮掩。

     可惜是恢河两岸的积雪入夜时已深及没胫。

     除非乘马而行,普通步卒不借助工具,想在雪地里跋涉而行,非常的艰难,很可能在半道就会被敌骑主力追上。

     徐怀只能率领三百精骑趁着雪夜先行突围,从敌骑的包围圈里跳出去。

     不过徐怀既没有往朔州城撤去,也没有前往猴儿坞,则是渡过冰封的恢河,径直往南——留下来的足迹,也很快被暴烈的风雪遮掩,赤扈人夜里虽然说还在恢河两岸安排了一些斥候,但是要盯在的地方太广阔了,没有谁察觉到有一支骑兵,从阳口砦以东的边墙窟窿里穿过,毫无痕迹的潜入岚州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