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十八章 老兄,做人怎么能不按套路来呢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石青鱼很不舒服!

     她已经让人汇报,说有贵宾到来,自己的师尊沈修慧就算是不能亲自迎接,也应该派一个长老过来。

     可是现在,一个普通的弟子,连迎接都不算,实在是失礼至极。

     现在沈墨挑理,她在感到压力的同时,就朝着沈墨道:“师傅,我去找一下阁主。”

     “不用,你们阁主不见我,应该和那位徐长老有关。”沈墨一挥衣袖道:“本来啊,为师应该就此离去。”

     “可是呢,看在西瓜你的面上,我不能走。”

     “但是这口气,为师却需要出一下。”沈墨说话间,拍了一下衣袖道:“咱们现在去看看你那师傅,究竟有多大的架子。”

     “你放心,这听涛剑阁如果容不下你,你就和为师,回天河宗。”

     沈墨说到这里,目视着东瓜和南瓜道:“你们两个,都给为师争气点,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

     “对于那些让为师不舒服的事情,你们两个还要为师亲自开口吗?”

     “师傅放心,弟子一定会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知道他们错的多么厉害。”小南瓜摇头晃脑第一个站出来。

     南瓜的话,让沈墨从心中很舒坦。

     他话已经说的如此明白,如果两个徒儿还不了解,那就真的是要他们没有半点的用处。

     仇恨已经拉好,徒弟更是已经叮嘱,一切都已经具备,系统快给我提升修为!

     石青鱼开口想要阻拦,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在稍微犹豫了刹那,她就沉声的道:“师傅您请跟我来。”

     “师姐,阁主让您带着客人去休息。”那传话的弟子,此时顿时就有些急。

     作为听涛剑阁的弟子,他历来都有些骄傲。几乎所有来到听涛剑阁的人,无论以往是多么的牛气,但是来到听涛剑阁之后,一个个都表现的无比的客气。

     现在,这个师姐带来的客人,竟然要去怼阁主。

     我是不是听错了,这里是不是已经不是听涛剑阁了。那弟子的心中,一时间充满了迷茫。

     “一切由我!”石青鱼在犹豫了瞬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有石青鱼引路,沈墨等人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听涛剑阁的主殿,此时长生尊者正好在沈修慧等人的陪同下,前呼后拥的从主殿总走出来。

     看到石青鱼和沈墨等人,沈修慧愣了一下!

     “青鱼,这是怎么回事?”沈修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训斥的意味。

     石青鱼刚刚准备说话,沈墨就朝着南瓜拍了一下。南瓜顿时反映了过来,他迈步走出道:“我是天河宗的宗主,听你的口气,你就是听涛剑阁的阁主了?”

     天河宗,沈修慧知道,这是一个三流中的宗门。对于这种宗门,他们听涛剑阁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但是为了听涛剑阁的人设,沈修慧还是耐着性子道:“原来是天河宗掌门,不知道阁下来我听涛剑阁何事?”

     “何事?我告诉你,青鱼姐姐费尽心思,请我师父来给你们治疗先天悟道树,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南瓜说到这里,手指沈墨道:“我师父虽然宽宏大量,但是我对于你们听涛剑阁的做事方法,感到很不喜欢。”

     沈修慧的脸色有些阴沉,他看向石青鱼的目光,更是带着一丝的责备。

     自己弟子请的人闹上了听涛剑阁的大殿,这对于听涛剑阁的名声,就是一种损坏。

     就在沈修慧心中发怒的时候,谢妃瑶已经沉声的道:“师妹,你还不快点将你请这些贵客带走。”

     “师傅正在忙着,你难道就不能顾全一点大局。”

     这谢妃瑶的一句话,直接将风暴的中心,直接对上了石青鱼。

     石青鱼的神色平静,她轻轻的道:“师傅,我千里迢迢将天河宗一行请到我们听涛剑阁,如果不和您见一面不好,所以就自作主张,请他们来大殿。”

     “师傅,我介绍一下,这是我新拜的师尊沈墨。”

     沈修慧本来就对自己看重的弟子,拜在一个天河宗武者的门下,感到非常的不爽,此时看着沈墨年轻的模样,她心中更是升起了一丝的怒意。

     “这拜师的事情,等以后再说。”沈修慧说话间,一挥衣袖道:“请客人们去休息,我现在还有事。”

     谢妃瑶朝着沈墨轻轻一笑道:“这位应该就是青鱼师妹新拜的师父吧,现在我宗门中,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您既然是青鱼的师傅,就请帮我们听涛剑阁顾全一下大局。”

     谢妃瑶的话,说的八面玲珑。不但表现出了自己的气度,而且更狠狠的踩了一脚石青鱼。

     她说到这里,就朝着石青鱼道:“青鱼,你就按照师傅的安排,送这位先生去休息吧?”

     石青鱼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黯然。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就听沈墨淡淡的道:“我来这里,可不是来给你们顾全大局的。”

     “我师父过来,是给先天悟道树治病的。”东瓜走出来,哼了一声道:“你们觉得,是个什么人,都能够将我师父请过来吗?”

     “哈哈哈,就凭你也配给先天悟道树治病。”站在长生尊者身后的年轻人,跨步走了出来,他带着一丝俯视的看着沈墨道:“看清楚了,这是我师傅,长生尊者。”

     东瓜和南瓜,几乎同时看向了沈墨。

     他们不知道长生尊者的名声,所以就不确定自己该不该怼过去。不过当他们看到沈墨平静的神色,两个人都反应了过来。

     “呵呵,长生尊者,真的是好大的名声,可喜我没有听说过。”

     “我也没有听说过,长生尊者很了不起吗?我师傅可是大帝之资,绝世高人。”

     “一个长生尊者,也配在我师傅这里嘚瑟。”

     沈墨听着两个徒弟一唱一和的话,眼眸中多出了一丝的笑容。他感觉不出这长生尊者的修为,但是从长恒尊者表现的气度上,沈墨觉得此人一定有凝罡的修为。

     这样的存在,怎么能够忍受两个小孩的讥讽。

     对冬瓜和南瓜出手,然后一切都有为师来处理。

     就在沈墨觉得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猜想走的时候,长生尊者已经淡淡的笑了笑。

     “既然阁主已经请到了绝世高人,那么咱们此前的约定,就此作罢,这先天悟道树,就有他们来救治吧。”

     说到这里,长生尊者挥动衣袖,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道:“如果以后想要我出手,就请阁主不要请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来。”

     后发制人!

     这长生尊者实在后发制人!

     他要让沈墨等人丢人现眼之后,再显示自己的重要!

     听明白长生尊者意思的沈墨,此时已经对这老家伙充满了哀怨。

     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你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强行以大欺小吗?

     老兄,人都这么大了,怎么就不讲点套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