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5586章 隐藏势力
最快更新战场合同工 !
    “什么?你知道艾萨克在哪里?”扳手狐疑地看着林锐。
     “不可能,艾萨克要是活着,他不可能不联系我们。
     我是负责情报的,如果他有任何消息,我不可能不知道。”鸽子更是摇头道。
     “不光是艾萨克,还有其他核心团队的领导人。当初联合大起义失败之后,铁锤组织总部被围。
     当时是我负责掩护他们突围,并且转移了所有的铁锤组织的核心领导层。”林锐慢慢地道。
     鸽子吃惊地道,“什么?难怪这么长时间,我们多方打听,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我甚至一度以为,他们已经被奥鲁米联邦军秘密杀害或者秘密关押了。
     不过在奥鲁米联邦内部,我们也没有探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他们不在奥鲁米联邦境内,而是在境外秘密招募并且重建了一支抵抗军武装。”林锐缓缓地道。
     “这么说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联邦的局势?而且随时准备回来?”扳手惊喜地道。
     林锐点点头,“可以这么说。而且他们这次回来,就是准备召集各位,再度和北方军联盟合作,共举大事。”
     “这是真的?”锉刀皱起眉头道。“但是这么长久以来,他们为什么没有联系过我们?”
     “出于安全考虑,而且他们也一直在组建反抗军的武装力量。这在奥鲁米联邦境内是不可能完成的。
     所以他们没有回来,也没有联系各位。但是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们会回来,现在就是这个时机。
     所以这个会议室并不空,实际上还有很多人没有到场。”林锐点头道。
     随后,会议室的门再度打开了,一群人走了进来。
     他们全都是之前铁锤组织的核心领导层,为首的正是铁锤组织之前的领导人艾萨克。
     跟随他们进来的,还有一些穿着军服的年轻人。
     “艾萨克长官!”扳手吃惊地站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艾萨克笑着走过来和所有人打招呼,然后在会议室坐了下来。
     原本空荡荡的会议室一时之间,增加了几十个人。
     “长官,这么长时间,你们……”鸽子也站起身。
     艾萨克点点头,“我们在奥鲁米联邦的势力范围之外,重新招兵买马。
     但其实我们并未放弃过,也一直在关注着奥鲁米联邦的动态。
     上个月,你弄到了奥鲁米联邦军的情报,并且由锉刀实施暗杀敌人军官的事,做得很干净。
     而在一周之前,扳手手下的游击队袭击奥鲁米联邦的部队,击毙敌人九人,伤十二名。
     这些我也都知道。”
     “长官,你全都知道?”扳手愕然道。
     “是,所有的一切,你们的,包括敌人的,我们都知道。
     因为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建立了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专门负责奥鲁米联邦的情报刺探。”艾萨克回答道。
     “特种部队?”扳手吃惊地道。
     “是的。”艾萨克转头道,“这几位,就是我们各个小队的负责人。
     他们有着绝对严格的纪律和超强的执行力。除了情报部队,我们还有一支武装作战部队,也都是新建立起来的。”
     “你们是怎么办到的?”信鸽吃惊地道。
     “我们派人在联邦内部活动,招募奥鲁米的年轻人,并且训练他们。然后再把他们送回奥鲁米联邦。
     利用他们和之前尚未暴露的地下情报人员,组建了一个庞大而完整的情报网络。
     另外我们也招募了一些人,作为战斗队伍。是他们可以成为我们的秘密部队。
     平时他们不从事任何反联盟活动,也不会引起注意,但在我们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快速集合,形成战力。”艾萨克解释道。
     “可是你们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不必这么担心了。”鸽子叹了一口气道。
     “不联系你们的原因,我想鸽子你应该很清楚,至少比别人清楚。”艾萨克话锋一转。
     鸽子迟疑了一下,“我?”
     艾萨克点点头,“就是你。你做过什么,我们全都清楚。确实,你前几天,传递了情报,让锉刀杀死了一个奥鲁米联邦军官。
     但实际上,那个联邦军官是混入敌军的地下抵抗组织秘密情报人员。
     你故意隐瞒这一点,利用信息误差,让锉刀杀死了自己组织内部的人员。”
     “什么?”锉刀吃惊地转过头。
     “还不止如此,鸽子在大起义期间,就在给秘社组织卖命。
     由于他的出卖,在大起义过后,很多我们的人遭到了逮捕。”艾萨克继续道。
     “胡说,如果是这样,组织在这么艰难的时候,为什么我还在这里坚持着?
     你一定是误会了,也许这只是联邦军的离间计。”鸽子摇头道。
     艾萨克摇摇头,“我没有误会,实际上在三个月之前,你就收到了消息。
     你留下来,只是为了继续追查铁锤组织的大头目,也就是我。
     你得到来这里开会的信息之后,
     就立刻通知了你的同伙,秘密向奥鲁米联邦传递这个情报。
     而可惜的是,你手下的两个同伙,已经被我们在半路截获。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让人把他们带上来。”
     鸽子脸色微变,随即摇头道,“那一定是他们自作主张,根本不是我授意的。
     也许是秘社组织在我身边安插了人手,我也根本没有察觉。”
     “那你怎么解释你在法国的四个银行账户,里面有在不同时期,收到的不同数量款项?
     而这些款项的提供方,则是奥鲁米联邦部门。
     也许你自以为利用法国银行很隐蔽,但你忘了一点,那个银行开户,需要你自己的签名。
     这是去年三月份,你去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银行签署文件的视频。”艾萨克慢慢拿出一个存储盘。
     “什么?你是个叛徒!”扳手忍不住冲上来,但却被艾萨克拦住。
     “鸽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公开在奥鲁米联邦的所有活动,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在。
     我们一直小心谨慎地处理一切痕迹,因为我们新组建的秘密部队不能有任何闪失。
     而现在,我们已经无需隐瞒了。”艾萨克缓缓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