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完了,完了,全完了
最快更新寒门崛起 !
    没有被削职为民,没有被打廷杖......海瑞仅仅被罚了一年俸、年度政绩考核不称职就完事了,这给大殿内的一众官员打了一针强心剂。
     大殿一众官员心中不由升起了希望,脑海里都生出这个想法,海瑞可以,我们也可以...
     不过,下一秒就打碎了他们的希望。
     “徽州卫千户史宁,怯懦畏战,率军把守徽州关隘,当倭寇叩关后,史宁不发一箭不打一铳,率先弃关而逃,部众随后悉数奔逃,使倭寇轻易入关徽州,流劫绩溪,辜负皇恩,目无百姓,罪不容赦,押解进京,秋后问斩!”
     陈洪扯着嘴角,眼神睥睨微州卫千户史宁,缓缓宣读道。
     “饶命,饶命,公公饶命,皇上饶命啊......烦请公公向圣上美言几句,饶了罪将这一次吧。”徽州卫千户史宁顿时瘫倒在地,大声求饶。
     “史将军,你向杂家喊饶命没用啊,等到了京城再喊吧,不过杂家还是劝你别白费力气了,这道圣旨是内阁与吏部、兵部、刑部等衙门共同商定,圣上批准的,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下辈子别再犯这辈子的错误了。”
     陈洪翘着兰花指,阴笑着摇了摇头,对厂卫摆了摆手,示意押下去。
     顿时,一旁的厂卫如狼似虎的扑上来,毫不理会史宁的求饶,上去架起来,就拖到了殿外,拷上早已准备好的枷锁镣铐,押入了一辆囚车之中。
     这是处以极刑啊,大殿内的气氛顿时紧张到窒息。
     “绩溪县知县......削职为民”
     “翁县知县......罚俸一年,以观后效。”
     “宁国府知府......罚俸一年,年度政绩考核不称职,以观后效。”
     “泾县知县丘时庸......罚俸一年,就地降职县丞,以观后效。”
     “南陵县县丞莫逞怯懦畏战,不战而逃......押解进京,秋后问斩。”
     “南陵县知县胡光耀......削职为民,流三千里。”
     “建阳卫指挥缪印剿倭无能,屡战屡败,又贿上官,遮掩败绩,念其虽屡败却能屡战,无能却不怯战,杖刑一百,罚俸三年,降为百户,以观后效。”
     “芜湖都御使所部千户曾忌御倭无能......杖刑一百,罚俸一年,以观后效。”
     ......
     陈洪每念完一段圣旨,就有一个官员迎来自己的命运,削职为民的如丧考妣的被拉出去,押解进京的戴上镣铐上了囚车,罚俸降职的则是禁不住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保住了政治生命和物理生命不是....
     终于,陈洪将沿途各地地方官员的处罚都宣读完毕了,轮到应天陪都了。
     压力到了应天方面官员了。
     在一众应天系官员紧张下,陈洪继续宣读道:“浙江巡按监察御史胡宗宪于倭临应天之际,主动请缨,领兵出城,于樱桃园狙击倭寇,挖掘深沟,严阵以待,然治军不严,警惕不足,所部兵士卸甲烤火,为倭寇所趁,倭寇乔装乞丐突袭,胡宗宪所部被驱赶坠入深沟,损失惨重......念其主动请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特从轻发落,罚俸一年,年度政绩考核不称职,以观后效。”
     胡宗宪是应天系官员第一个被惩罚,考虑到胡宗宪身为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兵没有统兵剿倭的责任,却能在倭寇临城之际主动请缨、挺身而出,对他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仅处以罚俸一年和年度政绩考核不惩治的惩罚。
     当然,胡宗宪背后的关系网肯定也起了很大作用,胡宗宪家族时代锦衣卫出身,有不少能量,而且胡宗宪中进士后曾在刑部观政,在刑部有不少人脉,这些年又走得的是御史路线,御史圈里也有很多关系在。
     朱平安注意到胡宗宪听到陈洪宣读对他的处罚后,并没有意外的神色,似乎对这个处罚早就知道了。
     “罪臣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罪臣必牢记此次教训,知耻而后勇,不辜负浩荡皇恩。”胡宗宪跪在地上领旨谢恩,坚定表态。
     胡宗宪之后,陈洪又继续宣读圣旨,紧随胡宗宪其后的是跟随胡宗宪出击的振威营主帅张千尺以及其他京营抽调出击的军官,相比胡宗宪,他们受到处罚要重一些,俱都被降了一级,罚俸一年,杖刑五十。
     该轮到应天兵部了吧。
     朱平安心中如是想到,果然,下一秒陈洪就开始宣读了:“应天兵部右侍郎史鹏飞,协理兵部,负有守卫京畿之责,无视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朱平安报送上虞之倭寇袭扰应天的警示,亦无视兵部尚书张经令其重视并安排研究附近京营留神应对的交代,反视作笑话,于餐桌笑谈了之;收受建阳卫指挥缪印贿赂,包庇掩饰其败绩......收缴所收贿赂两千五百两,罚没所有家财,削职为民,永不叙用,以儆效尤!”
     收缴两千五百两贿赂,罚没所有家财,并且削职为民,永不叙用......
     应天兵部右侍郎史鹏飞闻言,瞬间面如死灰,身上像没了骨头一样,瘫倒在地。
     这一下子不仅终结了他大权在握的政治生涯,沦为了一介任人宰割草民,再无翻身可能,还将他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收受的巨额贿赂给收回了,所有家产也被罚没了,他的心何止在滴血,简直崩碎了。
     “完了,完了,全完了......”史鹏飞如丧考妣的在地上失声痛哭。
     一旁的厂卫毫不客气的上前拽起痛哭流涕的史鹏飞,摘下他的乌纱帽,脱下他的官服,倒拖着拉出殿外。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朱平安看到这一幕,不由扯了扯嘴角。
     当处自己上报上虞倭寇将会袭扰应天的紧急军情时,就属史鹏飞嘲笑反对的最积极,将自己的提醒视作笑话,毫不重视,听陈洪宣读的圣旨,原来是史鹏飞收受了缪印的贿赂,修饰缪印败绩......这样的官员身居如此关键的兵部右侍郎之位,那就是比猪队友还坑的猪领导!此时史鹏飞被削职为民,对抗倭大局而言,是一项大好事,大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