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大脸红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皇上目光扫过书房的众位大臣,将所有人的动作看在眼里,目光又扫向周书仁,这个办法是周书仁给的,他和父皇谈过,利于百姓,还会给皇室带来民望,皇权会得到百姓空前的拥戴,能给皇室带来好处的周书仁,他和父皇怎么会不喜欢。
     皇上微妙的目光看着戚大人,转动着手里的珠串,“说吧,朕听着。”
     戚大人组织下语言,“皇上心怀百姓,臣能皇上效力是臣的荣幸。”
     顿了下继续道:“臣愿意为皇上分忧,臣一定不负皇上期望办好药坊,还请皇上给臣机会。”
     温氏一族出了皇后,这些年戚家只能跟在温家身后,他也要为戚氏一族谋划。
     周书仁意外了,戚大人倒是直接的很,他以为会拉踩后再争呢!
     温老大人目不斜视的看着挂着的画,心里却想着药坊,憋屈啊,这个有权又有利的肥差落不到温家的身上,儿子辈只有老大撑着,老大现在的位置不能动,孙子辈温瑢也不能动,肥肉不咬一口,他浑身难受。
     温老大人对于亲家的心思清楚,亲家要是没有私心才奇怪,只是全都让戚家得了好处,他也是不愿意的,他的二子和三子废了,温家用的上戚家。
     其他的几位大人回神,心里骂了一声戚老头不按常理出牌,纷纷开口自己一定会办好差事。
     周书仁低着头,好像讨论不是他的提议一样。
     皇上不能说完全了解周书仁,却也乐的推一把,“好了,既然戚爱卿先请命,就戚爱卿负责,戚爱卿回去写个折子递上来。”
     戚大人忽上忽下的心踏实了,声音都高了许多,“臣遵旨。”
     蕲州,董氏素衣写着经文,父亲为了家族有千百算计,对她这个女儿是没亏过的,往日的好历历在目,董氏眼泪又模糊了视线。
     昌廉进来就见此场景,拿起妻子手边的手帕,轻轻的为妻子擦拭眼泪,“你该回去的。”
     董氏,“太远了,我回去也见不到最后一面。”
     信上没有夸大父亲的情况,越真实的情况,越说明父亲的确没几日了。
     昌廉搂住妻子的肩膀,“想哭就哭吧。”
     这些日子妻子日日哭泣,他的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心疼妻子跟着自己没办法回家,如果在京城,妻子说不准能见岳父最后一面。
     董氏默默的落泪,“我爹对我不错的。”
     昌廉嘴上,“嗯。”
     他心里有自己的看法,岳父的心里的确疼爱妻子,可在家族面前,妻子也是靠后的,这些年没对妻子有过分的要求,那也是周家的态度摆着,加上董家自己几次办的事理亏。
     岳父送来的亲笔信他也看了,字字没提让妻子照拂董氏一族,说周家帮着教养董展已经够了,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父亲对女儿的不舍,没说却将所有想算计的都说了。
     董氏不流泪了,“我没事了,厨房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吃饭吧。”
     昌廉,“好。”
     饭菜端上来,一点荤腥都没有,京城节俭开始,各州也陆续节俭,岳父没送信过来时,家里是两菜一汤,其中必有一道荤菜,岳父的信送来,家里的菜全素了,一点荤腥都没有。
     董氏见相公面不改色的吃面,心疼相公,“日后还是我自己茹素吧,你单独吃。”
     “前些日子有人去知府大人面前说咱们家顿顿有荤腥不节俭,现在茹素挺好。”
     董氏气的瞪眼,“什么人啊,他们自己就没少偷吃,真以为谁不知道一样。”
     她家只是大大方方的摆出来。
     昌廉,“好了不气,吃饭吧。”
     他不生气,谁让他的家世好,太多人盯着他了。
     京城,竹兰面对着两个盒子,问道:“你确定没看错是姜平?”
     丁管家,“我也分辨不出是姜安公子还是姜平公子,不过,他说是姜平。”
     两个公子太像了,他在周家这么多年猜对的时候很少,两个公子又喜欢扮演的游戏,他拿不准。
     竹兰打开两个盒子,没法确认来历的东西是带不进府内的,姜平只能露面,两盒子的药材,最引人注意的是两颗人参。
     “清雪,你快过来看看,这两颗人参有多少年?”
     清雪走上前,小心的观察人参,人参被保存的很好,“老夫人,这两颗人参至少百年以上。”
     竹兰,“这两盒子的药材有银子都难买到。”
     丁管家道:“两位公子有孝心。”
     竹兰猜应该是知道明腾出事,惦记她和书仁,才会送人参等补药回来,也算是间接告诉家里,他们都好好的。
     竹兰对清雪道:“你去姜家看看可有收到什么?”
     “是。”
     竹兰将盒子盖上,递给另一个丫头,等清雪回来去存放,她和书仁用不上大补了,这个年纪了,补身子用食补最佳。
     清雪回来的很快,汇报道:“姜家老太太也接到了两个盒子,还想带着两个盒子过来,他们没收过这么贵重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怎么说的?”
     “我说这是两个公子的孝心,老夫人也收到了,让先收着等大姑娘回来安排。”
     竹兰点头,“你去将药材入库吧。”
     “是。”
     京城,玉宜和玉蝶姐妹在画楼,她们今日应未婚夫的邀请来赏画的,当然还有玉娇也跟来了,随着气温升高,京城闷热了起来,玉雯又不出门了。
     玉宜和玉蝶二人买了自己喜欢的画,她们姐妹买画不会选价格贵的,选的都是价格便宜的,价格便宜不是不好,而且有许多名声不显。
     画楼买这一类画挺多的,有的是为了收藏,万一日后画师出名,画的价值就上去了。
     玉蝶坐了一会,“这两人去哪里了?”
     玉宜也疑惑,让她们稍等,结果两人就不见了。
     这边不是画楼就是书铺或是古玩,柳源博和于越阳去了书铺,二人还看上了一本书。
     柳源博捏着书的一边不松手,“这本棋谱我甚是喜爱,于公子割让给在下可好?”
     于越阳不松手,未婚妻是个喜欢下棋的,未来亲小舅子告诉他了,未婚妻喜欢买棋谱,“在下要送人,还请柳公子割让。”
     柳源博是想送给未来岳父的,“在下也送人。”
     至于未婚妻算了,未婚妻不是个爱下棋的人。
     得了,两个人谁都有不能退让的理由。
     于越阳,“我要送给周四姑娘。”
     这回该退让了吧。
     柳源博一言难尽,“我要送给未来岳父。”
     两人,“......”
     玉宜和玉蝶找过来就听到后面几句也一阵无语,玉娇就没顾忌了,没忍住哈哈笑出了声。
     两位公子同时松开手里的书,僵硬的转过头。
     玉宜清了清嗓子,“这本棋谱我买过。”
     于越阳一听退后一步,“让给柳公子了。”
     柳源博笑了,“谢了。”
     玉蝶闹了个大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