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占先机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晚上吃过饭,周书仁留下明腾,老头面无表情也不吭声,自顾自的看着书。

     明腾站在厅内正中央,爷爷什么话都没说,他的压力反而越大,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他一点都不敢动,汗都不敢擦。

     竹兰在书仁教育孙子的时候,从来不会插话,今个她特意做了明腾爱吃的菜,反正吃肚子里了,惩罚也能受住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明腾很少被罚站了,双腿绷直有些站不住了,还要硬撑着。

     竹兰听到小动作声,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继续剪花插花。

     周书仁放下书,放书的动静不小,明腾看向爷爷,只见爷爷正注视着他,明腾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爷,爷爷。”

     “你该庆幸你明日要进宫,瞧见墙上挂着的东西没?”

     明腾见到鸡毛掸子僵住了,爷爷要抽他,“爷爷,孙儿日后一定更谨慎,绝对不会再鲁莽行事。”

     周书仁点了点桌子,“嗯,你回吧,明日再谈。”

     明腾明白,今日爷爷罚他罚站,明日从皇宫回家一定会抽他,他的确该抽,还是不够谨慎,差一点因为他家中出了事。

     今日太爷爷说牵一发动全身,他是荣明腾也是周明腾,与周侯府息息相关,可能一个错引动整个周侯府。

     明腾低着头,“是,爷爷,那我先回去了,您和奶奶早些休息。”

     “嗯。”

     竹兰等明腾走了,“我以为你会说教呢,没想到会直接上体罚。”

     周书仁看书有些渴了,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才回着,“舅舅已经教育过他了,舅舅不好对明腾动手有些顾忌,我没有,这个体罚我来正好。”

     而且两次都说教不好,一文一武效果最佳。

     竹兰一想也是,到底是过继的孩子,又住在周侯府,舅舅年纪大了,明腾又能独当一面,舅舅的顾忌的确不少。

     次日,早朝结束后,周书仁留在皇宫与皇上没谈一会,明腾到了,明腾见到爷爷也在,想到晚上躲不过去的打,又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皇上示意明腾起身,“秦王已经写了请罪的折子回来,你做的不错。”

     明腾脸涨红了,“臣做的不好,臣还是鲁莽了,臣应该第一时间派人与秦王汇报,因为臣的预算错误,让秦王耽搁时间救臣,臣的罪,还请皇上明察。”

     皇上清楚草原上发生的事,这是对弟弟的磨练,弟弟不是在皇室成大的孩子,又没经历过太多的血腥,心肠还是太软了,父皇的意思弟弟缺少磨练,现在弟弟成长的不错,最近镇压了几个部族,血腥的手段下其他部族也消停了。

     皇上示意再次跪下的明腾起来,“朕说了你做的不错,功过相抵了。”

     明腾担心小姑夫啊,哪怕小姑夫是秦王,自己请罪的折子也是大事。

     皇上将明腾的心思看的透,“秦王最近分州做的不错,也功过相抵。”

     明腾松了口气,又高兴自己的官身不会没了,他现在也是个小官,荣氏一族的金子是被荣恩卿捐了,可荣氏一族的荣光也恩惠了他,他是家里唯一不用参加科举当官的,又因为荣恩卿只享荣氏富贵,皇室对荣氏的资源全都倾注在他身上。

     他不想给荣氏一族丢脸,更想给荣氏一族争光,这一次他的确鲁莽了,还好结果是好的。

     周书仁边和太子写记录,边听着明腾对草原的看法,抬头看了一眼明腾,眼底闪过欣慰,同时又感慨,家里的孙子中,明腾的资源是最好的,其次是明云。

     小半个时辰后,明腾又去见了太上皇,等明腾回来,周书仁也要出宫,爷孙俩一起走。

     等出了皇宫,明腾不想回府,想跟着爷爷去户部,麻溜的上了户部马车。

     周书仁,“你不回府休息,跟我干什么?”

     明腾动了动胳膊,“孙儿的胳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并不需要修养,孙儿许久没见到爷爷了,想您。”

     “你晚上就不会想了。”

     意思晚上的打不会没的,嘴再甜也没用。

     明腾摸了摸鼻子,“今日太上皇还说今晚我一定挨打,爷爷,太上皇真了解您。”

     周书仁呵呵两声,以前太上皇还能出京到处走,现在窝在京城了,去培育良种的大棚转转,然后剩下的时间都在研究他,想着怎么从他脑子里挖东西出来。

     因为药坊,好家伙,太上皇硬着拉着他聊了两个时辰。

     周书仁想撵孙子回去,“你不陪陪你妻子?我听你奶奶说了,刘佳是心思细腻的人,你时常出差,她需要你多陪陪。”

     明腾不好意思了,爷爷奶奶还关注他娘子,“娘子今日回娘家,她知道我进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宫,说是会在娘家吃了晚饭回来。”

     周书仁嗯了一声,“你回来的确该去你岳家看看,你出事,你岳父上火,你岳母没少去寺庙给你祈福。”

     “孙儿和娘子说明日过去。”

     “估计你明日去不了。”

     明腾,“......”

     这顿打不仅躲不过去,他还会伤的走不了路!

     礼部,昌义的事不多,今年外派的官员已经选好,他的事就清闲下来,正认真的读书学习。

     柳大人进来,“看书呢,有哪里不懂的?”

     昌义放下书,“目前没有。”

     柳大人坐下,“明年我大儿子要出京,我觉得章州不错,你觉得呢?”

     昌义眯着眼睛,“你是真精啊,这是见我女婿中药材不错,现在又有药坊,你就盯上章州想全州不耽误耕种开荒种药材?”

     柳大人笑着,“咱们是亲家啊,你看你女婿在县城,我儿子在州城,有我儿子支持一定将贫困州变成富余州。”

     这是政绩啊,天大的政绩,他儿子有了政绩,未来仕途也能更顺一些。

     昌义抽了抽嘴角,“你还看上我闺女和女婿培养的药女和药童吧。”

     流枫的事,他一点都没瞒着,谁让是亲家呢,他也需要柳家的人脉为女婿行方便,得了,现在药坊办起来,这位惦记上了。

     柳大人没有不好意思,“哎,都是当爹的,我也要为柳家下一代打算不是,现在京城还没有人冒头,我要抢占先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