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五百二十 归家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时间飞逝,明腾随着四叔回了京城,见到京城城门,明腾动了动依旧没好胳膊,“终于到家了。”

     昌智有些憔悴,他一路奔波,还好明腾没事,“走,回家。”

     马车到府门口,昌智见到二哥,喊着,“二哥。”

     昌义也笑了,“明腾呢,还不快下来。”

     明腾随着四叔下马车,不好意思的喊着,“二叔。”

     昌义见到明腾受伤的胳膊,笑容没了,板着脸,“让你不谨慎,等你爷爷回来,看你爷爷怎么收拾你。”

     明腾缩着头,“我错了。”

     昌义哼了一声,询问着弟弟,“这一路可顺利?”

     昌智对明腾心里也来气,没帮明腾说话,随着二哥边走边回着,“还算顺利,不过,听说了不少草原上的冲突,容川分州不容易。”

     “都发生了什么冲突?”

     昌智将所见所听说了,明腾适当的补充几句。

     昌义表情严肃,“这么危险?”

     明腾最有感触,“仇恨太深了,有的人家十岁以上的男性都死了。”

     昌义哼了一声,“成王败寇,要我说还是容川太宽容。”

     明腾摸了摸鼻子,他这个二叔是见过血的,心狠着呢,为小姑夫说了一句,“小姑夫到底没上过战场。”

     昌义,“哎,还是经历的少。”

     昌智不吭声了,家里就二哥经历的最多了,别看二哥还是一副憨人的脸,生气动怒的眼神一般人扛不住。

     说话间到了主院,明腾不等两位叔叔了,飞快的走进去,“奶,孙儿回来了。”

     竹兰早就听到外面的说话声,见到孙子,将手里的果子砸过去,“你这个臭小子知不知道家里听说你出事有多担心?”

     明腾没受伤的手接过果子,心虚的不敢看奶奶,他已经知道了,扑通跪下,“孙儿不该不谨慎,孙儿知错了。”

     竹兰看着明腾受伤的胳膊,又心疼了,“你这个胳膊怎么伤了,可严重?”

     “没事,已经差不多好了,孙儿就没让四叔说,只是伤筋动骨一百日,太医让好好的养着。”

     竹兰见孙子没瘦,人还很精神,这心彻底踏实了,“你该高兴你爹娘没在家。”

     否则,李氏早就拿棍子揍儿子了。

     明腾也庆幸啊,爹娘在家一定轮流揍他,眼睛瞄着擦眼泪的娘子,心疼了。

     竹兰瞧的真切,挥了挥手,“你们小夫妻回去聊吧,我有什么问你四叔。”

     明腾不好意思了,“奶奶,孙儿陪您一会。”

     竹兰冷脸,“我看到你就生气。”

     明腾只能乖乖的站起身拉着媳妇走了,竹兰又道:“一会去看看你太爷爷。”

     明腾没事,他们才敢告诉舅舅,结果他们小瞧了经历灭族的舅舅,舅舅早就知道明腾出事了,一直装作自己不知道,不想让他们担心,这心理素质她十分的佩服。

     竹兰等明腾出去询问,“草原的情况是不是很不好?”

     昌智又将所见所闻说了,“我走到时候,容川已经使用血腥手段了,日后会顺利许多。”

     竹兰叹气,融合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是要洗脑。”

     不过,现在别想了,只能等镇压打服了,再慢慢的洗脑了。

     明腾拉着妻子的手,刘佳不好意思,想要挣开,明腾越握越紧,“这些日子让你担心了。”

     刘佳声音有哭腔,“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当时她都钻牛角尖了。

     明腾停下脚步,“我知道,对不起。”

     刘佳愣了下,笑了,“原谅你了,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明腾后来仔细想想也后怕的不行,他怕爷爷奶奶受不住,怕娘子想不开,还好,还好,“嗯。”

     户部,周书仁听着谨言说药坊的情况,“继续盯着。”

     “是。”

     周书仁不为了报复,为了流枫这个孙女婿,他也不能让戚家管着药坊,流枫管辖的县城药材种植的不错,这小子是个有脑子也是个为民的好官。

     邱延走进来,“大人,你看看账册。”

     周书仁不想看,看什么啊,国库没多少银子了,预防的银子不能动,真是头疼。

     邱延放下账册,“有人求到我头上,都是想批银子的。”

     周书仁,“你也知道国库的情况,工部都缩减了银子,咱们真没银子了。”

     本来卖渔船能换回银子,可粮食短缺,卖渔船直接换物了,南方堤坝修建哪哪都需要银子,继续修的路都停了,现在银子全部用在刀刃上。

     邱延也知道,“哎,我多少年没为银子为难了。”

     周书仁哼了哼,“还不是本官会攒银子。”

     结果去年打仗又是抚恤银,加上几大洲发洪水,还都是粮食大州,真是坑死他了。

     邱延笑着,“所以我一直佩服大人,如果没有大人日子更难过。”

     周书仁拿起账册,翻看着,“等药坊建好就有银子了。”

     “税收吗?”

     周书仁翻白眼,“刚开始的税收能有多少,药坊需要几家稳定的药商供应药材,这是需要竞标的,谁给的银子多定谁。”

     邱延压低声音,“大人,你知道这么清楚,不会是您的提议吧。”

     周书仁也没瞒着,“嗯。”

     邱延抱拳了,“下官佩服。”

     周书仁放下账册,“行了,你也去忙吧,等银子到位再说。”

     “是。”

     周家村,姜缪和大哥聊天,询问着,“大哥,大舅准备启程回京了,你和嫂子一起回去吗?”

     姜笃摇头,“不回,我等你生产完和娘一起回京。”

     姜缪摸了下肚子,还要许久能生呢,大哥不走,她心里高兴,“几个伯伯没继续来寻你吧。”

     姜笃,“没有,我说如果再来,我就不教导堂弟,都消停了。”

     如果不是想几个堂弟立起来,日后不用总惦记他们家,他真不想管。

     姜缪,“县太爷的邀请你去了吗?”

     姜笃,“邀请太多了,我就去过几次,其他的邀请都以读书为由给拒了。”

     “这个县太爷的心思多着呢!”

     “嗯。”

     京城,竹兰接到小儿子的信,高兴的不行,“这孩子明日就能到家了。”

     赵氏知道婆婆有多惦记小叔子,为婆婆高兴,“一年多没见也不知道小弟有多少变化。”

     竹兰放好信,“说是长高不少。”

     又对清雪嘱咐,“明日多准备一些昌忠爱吃的,这孩子信上说想念家里的菜,说在吴府吃的不对味。”

     清雪应声出去了,最近都节俭,府内的肉不多,需要去庄子抓羊和鸡鸭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