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569章:服软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终于有人出面调停军统跟中央通讯社之间的这一次因为一次采访报道产生的矛盾了。

     川省的省主席,“新政学系”的大佬张岳军出面了,亲自给戴雨农打了一个电话。

     别人的电话他可以不接,但张岳军的电话他不能不接。

     张岳军承认,中央通讯社这一次做的有些欠妥了,采访之前双方都是签署过协议的。

     中央通讯社居然违背协议,把早已写好的,并交由军统方面审核过的新闻稿撤掉,换成这样一篇明显带有诋毁和污蔑倾向性的稿子刊登在《中央日报》上,这是何等居心?

     这可不是仅仅做的不妥了,而是故意为之了,中央通讯社想干什么?博出位,碰瓷儿碰到军统的身上来了?

     这一次戴雨农大功干戈的原因就是,过去报纸上经常有对军统诋毁的报道。

     他也知道,这些报道大多数也都是真的,可是他身为军统的头头,总不能任由军统的名声一直臭下去?

     他如果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着想的话,一个好名声是必须的,否则,他一辈子就只能是个鹰犬的身份。

     做鹰犬的有几个好下场的?

     嘴上不在乎,可只要读过史书的人都知道,那明初的纪纲是个什么下场?

     这一次他是逮到理了,可以以此为理由,逼迫中央通讯社以后不再报道有关军统的负面新闻,或者说,把涉及军统相关报道的审核权拿到手。

     戴雨农可不是完全为了要给罗耀出这一口气,他背后的目的和想法多着呢。

     张岳军出面,那是因为他不想看到王雪亭等人把跟军统的关系闹崩了,那对谁都没好处。

     军统这样的特务机构,你可以不跟他交好,但是也不要得罪,君子得罪小人的下场,从来没有好过。

     除非,你有能力把这些小人统统铲除了,而老头子是不会答应的,老头子现在有多依赖军统,那明眼人清楚的很。

     戴雨农很红,红的连见老头子都是优先安排。

     军统也有些恃宠成娇了,不满的大有人在。

     抗战以来,“新政学系”的力量式微,在国民党内部政治派系内有边缘化的危险。

     即便这个面,张岳军不想出,他也不得不出,没有一个和事佬,那不管是中央通讯社还是王雪亭都拉不下面子来。

     让一个堂堂的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部长跟一个特务机关的头子低头,这传出去,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的。

     张岳军并不太清楚内情,还以为是中央通讯社弄了一篇报道来惹怒了戴雨农,才导致后面一些列的报复和针对的事件。

     这里面中央通讯社固然有错,可军统方面就没有过错吗,报道他也看过了,那个姓“秦”的所谓军统抗日英雄难道就没有半点儿错?

     军统的特务都是什么德行,他也是早有耳闻,好.色贪婪者众多,这都是一脉相承的。

     戴雨农这个老板什么货色,手底下就有什么货色。

     他下意识的也认定了,这个叫江琳的记者错就错在不该把实情刊登在《中央日报》上。

     可是,戴雨农却告诉他,中央通讯社跟军统对接采访的时候,还跟人家签了保密协议的。

     白纸黑字,中央通讯社发的任何采访报道都需要人家审核通过才行。

     以前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涉及一些敏.感的人和事,报道都是需要严格审核的。

     内部审核跟外部审核都有,只不过涉及的都是大人物,没有人敢动这种心思。

     偏偏这一次,一个军统小人物的采访居然也要求审核,还白纸黑字签了协议了。

     中央通讯社和宣传部那边还在死扛,不承认错误,就算这个女记者报道是真的,那你跟人家签署协议怎么说?

     这闹起来,官司打到老头子跟前,人家都是占理的,难怪人家军统这一次铁了心硬杠。

     人家手里有协议,还有审核后签字刊发的文稿的副本,这证据那是铁证如山。

     人家现在没拿出来,只是小小的给你施加了一下压力,还没把你怎么着呢?

     这其实已经给台阶了,可王雪亭等人就是为了所谓的面子,死活不肯下。

     这几个人是脑袋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

     张岳军被气的不轻,跟戴雨农通话之后,大晚上的,一个电话把在家休息的王雪亭叫到了自己的家中。

     劈头盖脸的把王雪亭一通怒骂。

     王雪亭好歹也是一部长,跟张岳军在级别上是平级的,自然也是有脾气和尊严的。

     与之争论起来。

     当得知全部内情之后,他自己也懵了,怎么他所知道的跟张岳军了解的不太一样呢?

     什么保密协议,还有采访报道的审核,他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也没人跟他汇报过。

     “岳军兄,我只是觉得军统这一次是因为江记者这一篇采访报道本身引起的,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内情……”王雪亭很愤怒,自己居然被下面的人蒙骗了。

     “雪亭呀,有些事情,你不能总是听下面的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教训。”张岳军叹了一口气,这如果是下面故意隐瞒的话,那问题就更严重了。

     “岳军兄,现在怎么办?”王雪亭已经没了主意了,对方显然还没把关键的证据爆出来,一旦爆出来,那不光是丢面子的事情,而是名誉扫地了。

     不但中央通讯社,就连宣传部也沦为笑柄。

     “你得主动联系一下戴雨农,姿态放低一点儿,这个时候,争取到他的谅解,看他有什么条件再说。“

     “我去?”

     “你不去谁去,这个时候,你还放不下你那点儿面子吗?”张岳军真的有些生气了。

     “不是,我给戴雨农打过电话,他根本不接。”王雪亭连忙解释道,“他行踪没有人知道,就算我去见他,也得知道他在哪儿不是吗?”

     “这样,你先给毛齐五打电话,说明你的来意,毛齐五一定会讲此事汇报给戴雨农的,到时候,你再给他打一个电话,我看他话里的意思,也不想彻底的跟你们闹翻,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还让外人看笑话。”张岳军分析道。

     “是,可倘若戴雨农提过分的要求,怎么办?”

     “现在就怕他不提要求,他提了要求,我们才好见招拆招,如果他连谈都不跟我们谈,那才麻烦,你懂吗?”

     “明白,我这就回去打电话。”

     “不,你就在我这里打,用我的电话。”张岳军说道,他还真怕王雪亭回去跟手下人一商量,再出什么幺蛾子。

     王雪亭就在张岳军的公馆书房给毛齐五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没多久就接通了。

     毛齐五基本上没有不在的时候,他的工作就是为戴雨农处理各种大小事务的。

     他是军统的大管家。

     王雪亭的级别比毛齐五高的多,毛齐五自然在言语中非常的恭敬,这官面上的错误不能犯的。‘

     “好,齐五明白,一定为您转达,您稍等一下。”毛齐五放下电话,心中有些诧异,王雪亭居然给他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而且听话音,是有些想要服软的意思。

     戴老板不接王雪亭的电话,是因为罗耀当初给王雪亭送信被羞辱的缘故。

     你都连我的亲笔信都不接,我为啥要接你的电话,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这要是平时,戴雨农如果不接王雪亭的电话,那就有些无礼和没有上下尊卑了。

     虽然王雪亭管不到戴雨农,可论身份资历的话,王可是在戴之上,王更是部长级高官,戴雨农不过是一特务头子,再怎么得老头子宠信,也不敢拒绝接听一位部长的电话。

     戴雨农也在等一个台阶,没这个台阶,他也下不来台,真硬杠下去,虽然他占理,但也会给人留下一个嚣张跋扈的印象,这也不是他愿意的。

     张岳军这个电话打过来,他就知道,这个台阶已经来了。

     “戴老板,雪亭部长在电话中说了,他其实是被下面的人给蒙骗了,并不知道这次采访中央通讯社跟咱们有协议,所发之采访文稿必须得到军统审核同意才能见报,这是他们的错,希望能够跟您约一个时间,当面说明一下。”毛齐五肃容汇报道。

     “能找到这个理由,看来是有人要背锅了,不管他怎么说,既然张主席都出面了,面子要给的,那就谈吧。”戴雨农微微一笑,只要那边肯坐下来谈,就好办多了。

     “是,那我去回个电话?”

     “嗯,你跟雪亭部长说,明天我在戴公馆恭迎他的大驾。”戴雨农点了点头。

     “是。”

     ……

     “这么晚,谁打电话过来的?”听到电话铃声,宫慧跑了出来,发现罗耀还没睡。

     “是毛秘书(军统一般人称呼毛齐五为毛先生,本书中主角习惯了称呼毛秘书),他跟我说,王雪亭服软了,明天一早去见戴公馆,要给咱们戴先生面谈。”罗耀解释道。

     “这不是好事儿吗,你不是一直担心这件事最后闹到无法收场吗?”宫慧坐了下来道。

     “我是白担心了,咱们先生是早就心里有数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罗耀道。

     “你呀,就是想的太多了,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你可是答应我明天一早去慈恩寺上香的。”宫慧道。

     “知道,我不会忘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