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570章:上香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罗耀是无神论者,对满天神佛并不是那么感冒,至于宫慧,她是挺信这个的。
     一个人有信仰,有精神寄托,总归是一个好事儿,信仰本土的宗教,总比信仰那些洋教好得多。
     慈恩寺的方丈跟罗耀和宫慧是老朋友了,松林坡公馆就在隔壁,罗耀在慈恩寺住了半年呢。
     老和尚人很好,当初收留了不少孤儿在寺庙里,要不是他的话,这些孤儿流落在外面,孤苦无依的,会有什么结局,不好说。
     所谓上香,其实也就是给慈恩寺送香油钱来的,用这种方式资助寺里,也是一种积德行善。
     老和尚虽然知道她们的身份,但却并没有因此而疏远她们,一直都把她们当做是好人。
     “今天刚好做了些斋菜,两位施主留下来吃个斋饭吧?”老和尚盛情相邀道。
     “谢谢大和尚相邀,我们两个恐怕没那个时间,你也知道的,我们的工作有多忙。”
     “两位施主都是心善之人,心善之人必有佛祖保佑,阿弥陀佛!”大和尚双掌合什,低宣了一声佛号。
     “谢谢。”
     在功德簿子上写下了两人的名字,下面每个人都舔了一千大洋的香油钱。
     大和尚再一次感谢。
     慈恩寺修缮,收养孤儿,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没有罗耀和宫慧的慷慨解囊,慈恩寺可能早已破败没落了。
     大和尚亲自将二人送出山门,再一次鞠躬合什,表示感谢。
     “我要去一趟市区,有个会议要开一下,以前我懒得参加,现在可不行了,万一我留在特别区工作,这人际关系也要打点一下。”宫慧问道。
     “我得去一趟小黑煤窑,木下这个家伙要比高桥敏夫难搞多了,但是真能把他给争取过来,对我们下一步破译日军密电码那是有巨大帮助。”罗耀说道。
     “那好,我们各自分开吧。”
     ……
     与宫慧分开,罗耀和杨帆两人驾车前往小黑煤窑监狱,刘典狱长和宋连长见到罗耀,那就跟见到亲人似的。
     罗耀也算得上是一颗能靠的树了,虽然两个人都想从小黑煤窑调走了,可也没那么容易。
     他们这个岗位,那是涉密的,轻易的不可能换人的,要是将这里面的秘密泄露出去,那就麻烦了。
     但是,自从认识了罗耀之后,他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起码不那么单调了。
     而且生活质量也比以前好得多。
     除了不能耍女人之外,他们在小黑煤窑的生活可比在外面的殷实之家过得舒坦多了。
     “老刘,这牢房空了不少,你们这是出红差了?”罗耀差不多有十来天没来了,进来一看,有好几个牢房都空了,犯人也不见了。
     “杀人的事情轮不到咱,这些犯人是年前被提走了。”刘典狱长呵呵一笑解释道。
     “提走了,提哪儿去了?”
     “这我哪知道,我也不敢多问呀。”
     “哦,是这样呀。”罗耀也不好多问,免得对方多心,关押在这里的人身份他大多搞清楚了,大部分都是政治犯,被军统秘密抓捕和关起来。
     许多在外面都是“失踪”了,至今毫无音讯。
     把犯人转走,难道是给自己腾地方,军统这是要把有价值的日谍或者日军俘虏都移送到小黑煤窑来吗?
     罗耀很自然的猜测了一下。
     “罗主任,这都到饭点了,这回可得赏光了?”
     “放心,中午就在你这儿吃,不过,不喝酒,我还有重要的工作……”罗耀道。
     “明白,我这就让厨房炒几个好菜。”刘典狱长嘿嘿一笑,乐颠颠儿的去了。
     “木下君,秦长官过来看你了。”随田守山来到木下稚水的牢房,看到了里面的木下稚水。
     他比进来的时候更瘦了,头发很长,也不知道打理,还有胡子,瘦的跟排骨似的……
     “主任,我们可没虐待他,他没日没夜的计算,饭也不吃,就跟着魔了似的。”田守山无奈的一摊手。
     总不能把食物硬往他嘴里塞吧?
     罗耀很清楚,他出的那些题目,任何一个对痴迷数学的人见到了,都会忍不住去钻研的,而越是钻研,越是会废寝忘食,在常人眼里,就成了不正常的人类了。
     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呆子。
     把所有东西搜走,人拖出来,烧热水,给他洗澡,把头发剪了,换一套赶紧的衣服。
     “对了,洗澡之前,先给他吃点儿东西,我怕他会晕过去。”
     “是。”
     “你,你们干什么,这些都是我辛辛苦苦的算出来的,你们不能这样……”面对突然冲进牢房的狱卒,开始将他的演算的黑板和稿纸全部往外搬,木下稚水急了,扑上去想要阻止。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又两只手狠狠的将他从牢房内拖了出来。
     就跟托一条死狗差不多。
     木下稚水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小黑煤窑监狱上空回荡着,听的监狱里其他犯人一个个都噤若寒蝉,纷纷的凑到牢门口过来观看。
     这正月还没过,就要杀人吗?
     罗耀没阻止,有些人没吃过苦头,不知道幸福是怎么来之不易的,只要不把人弄死,他不在乎的。
     这里可是军统的秘密监狱,他可不能表现太仁慈了。
     人直接拖到了审讯室。
     “快点儿,给你十分钟,把这些吃了!”两个馒头,一碟咸菜,还有一碗能照见人影的米粥。
     狱警没跟他解释什么,直接把食物放在他跟前。
     “你可以不吃,但是一会儿过堂,不小心把你弄死了,可别怪我们几个没提醒你……”
     听到这个,木下稚水还不赶紧抓了一个馒头往嘴里咬了一口,然后捧起碗“咕咚”的大口的喝了起来。
     监狱的生活,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可死亡的恐惧有让他明白了活着的幸福。
     他要活着,要活着解开那些难题,只要他能解开那些难题,他就能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数学家。
     他现在不想死了,真不想死。
     有人已经出去了,有人还成了对方的跟班,恢复自由也是指日可待,他也明白,对方若是真想弄死他,没必要费这么大劲儿,就算过堂,那也是吓吓他的。
     但是,如果他真的铁了心不合作,那就说不定了。
     “烫,烫……”被剥光了,扔进了澡桶内,木下稚水差点儿没从里面跳出来。
     “老实点儿,咱们洗澡还没人伺候呢,你倒好,一个坐牢的,还有这待遇!”要不是罗耀交代,两狱警估计直接拿猪鬃制的毛刷给他用上了,那玩意儿可是不光硬,还刺挠。
     “长官,这小东洋的头……”狱警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剃刀过来,询问罗耀一声。
     “给他留一寸头发。”
     “好咧!”
     狱警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号称在扬州进修过的,而且这监狱所有的犯人都是他剃的,已经是熟能生巧了。
     原来的衣服有点儿大了,穿在身上就跟衣服晾在竹竿上差不多,不过人虽然瘦了点儿,精神头还不错。
     “坐吧,知道我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吗?”罗耀在木下稚水面前坐了下来,淡淡的道。
     木下稚水也望着罗耀,点了点头,他虽然情商报告,可人很聪明,知道决定自己生死的时刻到来了。
     “这是一份认罪悔过书,你签了,就能恢复自由。”罗耀手一点桌上的一份早已以木下稚水口吻写好的认罪悔过书,田守山亲自草拟了,罗耀审阅过后,又重新誊抄了一边,中日文对照。
     木下稚水没有动,而是问道:“然后我还要为你工作是吗?”
     “当然,你的身份必须受到我的保护,而你也需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获得报酬来养活你自己,我也不能白养着你不是吗?”罗耀呵呵一笑。
     “可是我帮了你们,那就是背叛了我的祖国和民族。”
     “不,你是在为他们赎罪,是在拯救你的祖国和民族!”罗耀义正辞严的说道。
     “可我不这么认为,大日本帝国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这事业是为了整个亚洲都不在欧美和西方的殖民和掠夺,这是你们这些愚昧的中国人不明白的。”
     “你们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所做的一切比起欧美西方列强又好到哪里去?”罗耀冷笑道,“别用这种把戏骗人了,你们不过是垂涎我们的资源、土地和人口罢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还拿出来骗别人,不觉得可笑吗?”
     “这只是过程,结果会不一样的。”
     “我就问你,你信吗,你也不是第一天来中国,你的所见所谓支撑你的的这个信念吗?”罗耀冷笑一声,“还记得那个热情招待你们,然后转身被你们屠杀干净的村子吗?”
     木下稚水立刻心虚的低下了头。
     “我劝过他们,可他们不听……”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做不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他们并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又怎么会泄露你们的行踪?”罗耀怒道,“这就是你们伟大的事业,屠杀,强.暴以及掠夺?”
     “不是的,这只是一小撮人,不能代表全部……”
     “木下,你明明知道真相,却还在为他们辩解,你还真是有些冥顽不宁,看来,我今天是白来一趟了。”罗耀惋惜一声,一个不知道悔过的人,不值得他再浪费时间了,哪怕他的才华再高,自己再需要,这种人也没必要留下来了。
     “等一下。”
     “怎么了,你不是想要为自己的理想信念献身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回去见我妈妈。”木下稚水缓缓说道。
     罗耀脸色稍微缓和:“这么说,你是打算签下这份认罪悔过书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