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2857章 流言蜚语
最快更新极品贴身家丁 !

    临天天黑前,燕七已经向赵玉琳传达了密令。

     城中大街小巷,流传着赵玉琳散布的流言蜚语。

     “哈哈,般若灰溜溜的逃走了,不敢留在城里。他是怕了陈有徳呢。”

     “不对,不对,般若怎么会怕了陈有徳?你们不知道,般若是被德王给请到城外的避暑山庄了。这叫怕了陈有徳?德王可是一门心思的与黎高国师作对,般若一心与德王混在一起,这能是怕了陈有徳吗?”

     “没错,没错,般若和德王搞在一起,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呢。你们猜,两人会不会搞出惊天大阴谋?”

     “哎哎,打住,打住,我说哥几个,咱们别乱说话。这种事情可是要掉脑袋的。就算咱们猜到般若定然不消停,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也不能说出来哦。”

     “对对对,不谈国事,不谈国事,咱们喝酒,喝酒啊。”

     ……

     一传十,十传百。

     这个消息最开始在茶馆酒楼中散播。

     传来传去,红粉胭脂楼,各处高档娱乐场所,都知道这个‘秘密’。

     陈有徳在各个场所俱都有细作。

     他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

     “可恶,般若竟然和德王搞在一起。这可是大事!”

     陈有徳立刻向黎高汇报。

     黎高当然也收到了消息。

     陈有徳的线报,只是他探听消息的其中之一。

     陈有徳道:“国师,般若如此不知趣,咱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做了他。”

     “胡闹!”

     黎高蹙眉:“不要听风就是雨,般若再糊涂,也不敢和德王为伍!他最多骗一点钱花,般若这秃驴,根本就没有做大事的胆量。”

     陈有徳担心道:“般若会不会对我下手?”

     黎高冷笑:“你是我的弟子,谁敢对你动手?般若敢吗?”

     陈有徳昂首挺胸:“就算对我动手,我也不怕他,当我是吃素的!”

     “有这点觉悟就好。”

     黎高挥挥手:“下去吧,不要听风就是雨,般若不敢对你怎么样,我累了,要先休息。”

     “是!”

     陈有徳转身下去。

     “哦,对了。”

     黎高盯着陈有徳:“我知道,你对阮大兄已经动过一次手了,我的意思是,你适可而止,不要咄

     咄逼人。阮大兄对安南,那是有一定贡献的。真要到了动阮大兄的时候,我会对你说,你不要那么小肚鸡肠。你的前程,我自会安排,听懂了吗?”

     “懂了,懂了。”

     陈有徳表面答应,唯唯诺诺,退了出去。

     心里,却更加坚定信念。

     听黎高的意思,是要再重用阮大兄一段时间。

     这更加不合我意。

     我就算是做掉了阮大兄,国师也不会将我怎么样呢。

     毕竟,我是国师的左膀右臂。

     杀掉阮大兄,我将取而代之。

     然后,我就谋求军事力量,向大华发动攻击。

     名垂青史,自不待言。

     动手!

     今晚必须动手。

     陈有徳甩甩头,更加坚定了做掉阮大兄的信念。

     ……

     夜半三更。

     间或,有犬吠之声。

     燕七和凡尘真仙藏匿于树梢之上。

     正值夏天,枝叶繁茂。

     两人躲在里面,在茫茫月夜之下,谁能发现?

     燕七透过树枝的间隙,观察外面一举一动。

     他能夜视,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点,可就是凡尘真仙无法比肩的优势了。

     凡尘真仙有些心急:“陈有徳怎么还不来?”

     燕七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什么。”

     凡尘真仙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怎么不急呢?做了这一单,我要去睡觉,陈有徳迟迟不现身,不是影响我睡觉吗?”

     燕七眨眼睛调侃:“原来仙子姐姐是急着和我睡觉呀。”

     凡尘真仙娇嗔:“胡说八道,谁要和你睡觉,我是说,我急着去睡觉。”

     燕七道:“一个人叫休息,两个人才叫做睡觉。你要睡觉,那自然是两个人的事。除了我,谁还能和你一起睡?”

     “你这坏人,还真是强词夺理。”

     “小子姐姐放心,做了这一票,我一定陪你美滋滋睡一觉。你用我的胳膊当枕头。想要玩什么花样,我也能配合你,别不好意思说。”

     “滚!”

     凡尘真仙伸手就打过来。

     燕七竖起耳朵:“来人了,亲亲老婆,别闹!”

     凡尘真仙撇撇嘴:“我怎么没听到?你骗谁呢,我必须惩

     罚你。”

     她使劲掐着燕七的脖子,左右摇晃。

     不一会!

     风声鹤唳。

     凡尘真仙急忙松手,全神戒备:“果然有声音。”

     燕七缓了好一阵:“我说有情况,你还不信,当我是骗你的。你再胡闹,可就耽搁了大事。”

     凡尘真仙白了燕七一眼:“没想到你的耳朵果然比我还灵光。”

     燕七一脸臭屁:“我号称千里眼,顺风耳。”

     “切!”

     凡尘真仙红唇上挑。

     她不再说话,全神戒备,只待发动奇袭。

     燕七军刺在手,直等陈有徳献身。

     ……

     嗖嗖嗖嗖嗖!

     一群杀手如风而至。

     黑影灵动如狐,上蹿下跳。

     二十几个杀手,神不知、鬼不觉,将阮大兄宅院包围的水泄不通。

     燕七通过这些杀手的伶俐程度,就可以得出,这些杀手都是一顶一的杀手。

     每个杀手,都可以与虎头有一拼。

     嗖嗖嗖!

     一个鬼魅黑影,窜进了院子。

     快如电光火石。

     不用问。

     除了陈有徳,谁也没有这个身手。

     就连燕七,也达不到这般凌厉的速度。

     陈有徳窜进院子。

     观察形势。

     挥挥手。

     四五名杀手翻进来,听从陈有徳到指挥,躲闪到了刁钻的角落处。

     “谁?”

     “有人?”

     陈有徳奔着阮大兄的房门冲了过去。

     “何人胆敢擅闯?活腻歪了?”

     忽听一声暴喝。

     利箭射出。

     嗖嗖!

     箭簇直指陈有徳。

     陈有徳一个鸽子翻身,轻松躲过利箭。

     阮大兄已经站在了陈有徳面前。

     他盯着陈有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杀我,我乃是朝廷命官,你难道不知道,暗杀朝廷命官,可是死罪?”

     陈有徳喋喋怪笑:“死罪?呵呵,只要你死了,我能有什么罪?谁知道你是我杀的?就算有人知道是我杀的,谁又会杀我?哈哈哈。”

     这话说的嚣张至极。

     阮大兄闻言,气的七窍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