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最风流 > 85 荀镇东巡行二州(十)
最快更新三国之最风流 !
    选择刘儒去长安,并非荀贞突发奇想。
     而是在决定遣吏前去长安的时候,荀贞就已经定下了刘儒作为人选。
     这是因为,尽管相比荀贞幕府、帐下的一干名士、大吏,刘儒可能在名气上不如之,但刘儒也有其他人无法比及的优势,那就是:他是汉家宗室,并且同时是颍川郡人,是荀贞的老乡。
     汉家宗室的身份,便於他取得今天子的信任。
     颍川郡人、荀贞老乡的身份,便於他取得目前身在朝中的钟繇、阴修等人的信任。
     放眼荀贞手下,也就荀彧、荀攸、戏志才等寥寥数人,大概能在刘儒的第二个优势上和他相比,但刘儒的第一个优势,却就是连荀彧等也是无法比之的。
     故此,征求过戏志才的意见后,荀贞就定下了用刘儒前赴长安。
     碾薄雪缓行的车厢中,荀贞将任用刘儒西去长安朝中的目的,言简意赅地告诉了他。
     刘儒听罢,沉吟说道:“闻袁本初现正用兵讨击冀州黑山贼,袁本初两次大败公孙瓒,其在冀州的根基已稳,声威更是远播南北,加上其族在我汉家的高名,待到他击灭了黑山贼后,确实必会成为我徐前所未有的大敌!明公未雨绸缪,先於政治上做下布局,诚然高明。明公此任,儒不敢辞,唯是……”
     荀贞从容问道:“唯是什么?”
     刘儒诚诚恳恳地回答说道:“唯是儒才短名微,此若去长安朝中,担心会完不成明公所托。”
     荀贞抚须而笑,说道:“公文,你不必自谦,你的能力,我是清楚的。任你代表我去长安,上计朝中、进贡天子,非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志才也是赞成的。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去到长安之后,别的都好说,唯有三点,你务需注意就是。”
     刘儒问道:“敢问明公,是哪三点,请明公示下。”
     荀贞说道:“天子自继位以今,先是被董卓裹挟,继而现下又受制於李傕、郭汜、樊稠等贼,……天子今年是不是才十二三岁?”
     刘儒说道:“天子是光和四年出生的,今年十三岁。”
     这个十三岁,按时下习俗,换后世说法,乃是虚岁。
     荀贞屈指算了一算,不觉喟叹,说道:“中平六年,董卓擅兴废立,今天子乃得以登基,算来那时他才是个九岁的孩童!公文啊,一个九岁的孩子,说来是生在天家,如今九五之尊,可是从他继位到现在为止,要么颠沛流离,要么成天被董卓、李傕等恐吓,可以说是一天的安生日子都没过过,由此推测,天子对人,现在一定是不敢轻易相信的,……是以,你到了长安朝中后,不要心急,务必要你以宗室的身份,先取得天子的相信,然后再议其它。”
     今天子登基时九岁,此个“九岁”,荀贞说的也是虚岁,按实岁来讲,其实那年今天子刘协才刚八岁而已。他登基是在当年的九月一日,而刘协的生日是四月初二,换言之,他继位之时,是方过八岁生日不到半年。——事实上,董卓之所以废少帝刘辩而立他为天子,缘由之一也正是因为他的年少,他比被废的少帝刘辩小五岁,刘辩那年虚岁十四,心智已经比较成熟,董卓为了把控朝权,故此才把刘辩废掉,立了刘协为帝。
     刘儒应道:“是。”
     “如按辈分,你和今天子是何关系?”
     刘儒答道:“依按世系,儒可算是今天子的叔父辈。”
     荀贞不觉而笑,上下打量刘儒,说道:“这般说来,卿可称皇叔了。”
     刘儒觉得荀贞的目光颇是透出怪异之色,没法询问,只好笑了一笑,说道:“便是寻常百姓家,五服以外,亦疏远
     之,况乎皇室?汉家四百年,高祖胄裔,何止千万?儒族虽为宗室,然论以支系,与今上实是远隔,哪里敢称‘皇叔’?明公可千万莫要调笑於儒了。”
     这话是实话。
     荀贞收起笑容,接着话题,往下说道:“不要心急,先取得天子的信任,这是第一点。公文,第二点是,你代表我,突然去到朝中,李傕、郭汜、樊稠等或许会你的来意起疑,彼等诸贼俱皆残暴之徒,你到了长安后,一定要谨小慎微,谨言慎行,万万不可引起他们的猜疑,要保护你自己,注意你自身的安全!”
     刘儒应道:“是。”
     荀贞说道:“第三点是,李傕、郭汜、樊稠诸贼为了争夺权柄,他们彼此间可能会有矛盾,……我听说黑山校尉杨奉现下也在长安,为李傕部将,他的出身与李傕等贼不同,可能会受到其余诸贼的排挤,你到了长安朝中之后,悄悄地了解一下这些事情,看看在这其中,有无咱们日后可以用到的。”
     刘儒应道:“是。”
     黑山校尉杨奉,此人出身白波黄巾,在白波黄巾中,他是一个称得上有些政治头脑的人,於此前,他和黑山军中最有政治眼光的黑山军大率张飞燕一样,也曾主动地向朝中派遣使者,表示愿意归降朝廷之意,后来便与张飞燕一起,被朝中任了个“黑山校尉”的军职,并与被任为“平难中郎将”的张飞燕一样,拥有上计、举孝廉等权力。
     ——上计、举孝廉,这是正儿八经的州郡长吏的权力,张飞燕和杨奉拥有了这些权力,就相当於是他俩在各自地盘的行政、治民权力得到了朝廷的同意。
     至於杨奉出身白波黄巾,却为何被任为“黑山校尉”?缘故有二,一则,白波黄巾的大本营白波谷在太行山麓的西部,因此白波黄巾与黑山军之间的联系比较紧密,有时候会被视为一体;二来,朝中任他为黑山校尉,此中大约亦是有些挑拨他与黑山大率张飞燕关系的意图。
     白波黄巾人马最多的时候,十余万众,现在也有数万之多,杨奉不是白波军的总大率,他也不认为白波军最终能干出什么大事来,所以在得了朝廷的任命后没多久,他就率部离开白波谷,投靠了掌握朝权的凉州军阀集团,现於李傕帐下听令。
     下邳郡的郡治下邳县,紧邻下邳与彭城两郡的交界处,离郡界只有四十来里地。
     谈谈说说,荀贞的车驾於入夜后,到了下邳县城。
     是夜,刘儒在郡府设宴,为荀贞等洗尘。
     何仪本是汝南黄巾渠帅,中平元年的时候,就降投了荀贞,到现在已是在荀贞帐下七八年,单讲资历,也就只比许显等颍阴旧人差些。荀贞在赵郡进讨黄迁时,何仪奋勇前斗,腹部曾受重创,肠子都流出来了,亏得陈午举荐了华佗弟子李当之,才救回了他的性命。荀贞因为此事,后来数次与他笑言:“卿肠断不死,必有后福。勉之!卒功业。”
     这回於下邳见到何仪,路上时,没怎么和他说话,夜宴之上,荀贞唤他近前,与他碰饮了一杯,笑道:“你在下邳做得不错,督府今年秋时,吏巡诸郡,检查军备,对你下邳的郡兵可是赞不绝口,说是威武雄壮!很好!好生做。我还是那句话,勉之!卒功业。”
     何仪下拜,说道:“敢不为明公效死!”
     “却有一事,你做的不好。”
     何仪惶恐问道:“敢问明公,末将是哪里做得不好?”
     “我前几次说你,叫你多识些字,……不说别的,你身在军中,有些军情机密,等闲不得使外人知晓,你不知书,这机密之事,可如何保密?但你识字的成果现下怎样?我可是到今为止,都还没有收到一道你亲自所写的上书啊。”
     何仪挠了挠头,说道:“回禀明公,非是末将不肯识字,许是末将脑子太笨吧,就是学不会。”
     “把你战场上杀敌的劲头拿出来!识个字而已,有什么难的?看来我不给你军令是不成的了,限期半年之内,我要见到你亲笔写的上书!若不能做到,军法从事!”
     堂上诸人闻得荀贞此言,无不大笑。
     一片笑声中,何仪咬了咬牙,直起身子,行个军礼,说道:“末将接令!”
     荀贞绽开笑颜,说道:“这才对嘛!”举起酒碗,与何仪又共饮一碗。
     第二天,一早出发,刘儒、何仪等的陪伴下,荀贞从下邳县开始,巡视下邳郡的诸县。
     下邳郡比彭城郡大得多,辖地面积是彭城郡的两倍有余,南北长三百多里,东西最长处亦三百里上下,窄处百十里,共辖十四县。
     其郡北接壤东海郡,西接壤彭城郡和豫州的沛郡,东与广陵郡接壤,南与扬州的九江接壤。
     和徐州别的郡相似,境内的山峦不多,但河网密集,有两条大河,一条是西北、东南流向的泗水,一条是西南、东北流向的淮水。泗水在邻近广陵郡的睢陵县附近,与淮水合流;淮水东北而上,汇入大海。所谓“淮泗”,下邳郡可谓一郡同时拥有两水。
     巡视下邳郡诸县的时候,荀贞除掉视察民生以外,还重点关注了两事。
     一个是下邳郡南部与九江接壤地带的军事部署情况。——九江如果有事,广陵郡的徐荣部固然是驰援的主力,但下邳郡的郡兵也是前去援助的一支力量。
     一个是下郡郡各县县内的佛教现状。——下邳之前的太守笮融信奉佛教,在下邳境内大兴佛事,兴建寺庙,受其影响,下邳郡的百姓本来信佛的很有不少。荀贞对佛教并无偏见,但如今战乱,民力本乏,而且财政吃紧,要是百姓再都去信了佛,把钱财都用到造佛像、建寺庙、兴办法会等上边,那无异就会对而今已经相当紧迫的民力、财政情况雪上加霜,所以荀贞打下下邳、主政徐州后,再次重申了汉家对佛教的一贯态度,即是不排斥,但不允许汉人百姓出家为僧,并加上了一条,禁止郡县兴办佛事,禁止郡县百姓把田地、家财献给寺庙,及根据笮融的弊政,废除了免除信佛者徭役此条制度。
     两件事的巡查结果都不错,荀贞颇为满意。
     郡兵方面,的确不愧今秋时督府巡视吏员的夸赞,阵法娴熟,军容整肃。荀贞故意把他们置於风中雪下,让他们吃寒受冻了半天,末了观看,大部分郡兵的站姿依旧笔直,解散回帐的时候,有些郡兵的腿脚冻麻了,走起路都歪歪斜斜的,——由此军容,由此郡兵的严守军令,可知临战之际,这一支下邳郡兵定然是可以信得过的。
     下邳郡兵里头,不少是何仪的本部,亦即原为汝南黄巾的降卒,能被训练到这个程度,何仪功不可没。
     佛教现状方面,十四个县中,不能说完全禁止了汉民私下出家、百姓私下贡献田地或钱财给当地寺庙的情况,但至少表面上看,没有再出现此类状况。荀贞见到的僧人,都是西域胡僧。几年前下邳全郡信佛若狂,每到“浴佛会”时,郡府设席长达数十里,置酒饭任人取食,参与的百姓时常达万人之多的场景,得到了有力的遏止。
     巡完诸县,已是多半个月后,这日荀贞将启程离开下邳,前往此次巡州的最后一站,也是他在徐州的发家之地广陵郡,一道兖州方面来的军报,急送到了他的手中。
     此军报仍是与冀州兵攻黑山军有关的。
     军报言道:“淳於琼等既破鹿肠山黑山贼,循山北上,相继击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等各黑山贼部,势如破竹,复斩数万级,皆屠其屯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