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最风流 > 86 荀镇东巡行二州(十一)
最快更新三国之最风流 !

    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等,都是黑山军的渠帅名号。

     如前文所述,黑山军的渠帅很多都是以外号自名之,如青牛角、黄龙,这类都是外号。“左校”也是外号,左校是本朝中央政府的一个机构名称,还有个右校,此二机构分掌左、右工徒,此位号为“左校”的黑山军渠帅,早年曾在左校当过工徒,故以此为其名号。

     这些不须多言。

     却说河内郡是黑山军的起源地,因此虽然而今黑山军名义上的大率张飞燕,其之老巢是在中山国的太行山谷里,但位处河内鹿肠山中的黑山军,在黑山军的诸部里头,相对来讲,却依然是实力雄厚的一支,鹿肠山的黑山军都非是冀州兵的对手,短短四五日就被淳於琼、张郃、颜良、韩猛等歼灭之,余下的那些黑山军各部,可想而知,自然更非是淳於琼等的对手了。

     当然,淳於琼之所以能在歼灭鹿肠山的黑山军后,又这般势如破竹的,沿太行山北上,一路凯歌,相继接连歼灭刘石等部,除掉冀州兵在经历过与公孙瓒部的数次鏖战后,如今之战斗力,已是强过黑山军此个缘故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缘由。

     便是:进剿黑山军各部的这个作战时机,袁绍选择得好。

     当下正是冬季。

     天寒地冻的,又下雪,各段山谷间,道路难行,道路难行,也就导致分布於数百里长的太行山之诸个山谷中的黑山军各部,就算他们想要援助对方,也难以迅速集合,做不到互相之间的快速支援。

     由是,就出现了眼下这么一个局面,被淳於琼部各个击破。

     透过这道兖州荀攸送来的简短军报,荀贞看出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袁绍,或言之袁绍帐下文武们对黑山军的仇恨,当真是不与共戴一天!

     鹿肠山的黑山军被淳於琼部尽屠,刘石等部也是被淳於琼部尽屠!

     想象一下,数万条惨死的冤魂,现正徘徊於北风呼啸、积雪封山的漫长的太行山上,荀贞不免为之觉凄然之余,出於政治的本能,泛起了一个念头。

     他心道:“袁本初杀伐如此之重,剩余的黑山军诸部,特别是张飞燕部,与他必是无有缓和的机会了。却也不知张飞燕能否顶住袁本初的进攻?其若是能够顶住?”

     张飞燕如能顶住袁绍帐下冀州兵的攻势,那对徐州来说,合不合适把张飞燕变成一个盟友?

     从法理上讲,没什么不合适的,张飞燕早已得了朝廷的任命,而今乃是汉家的平难中郎将,换言之,与袁绍、荀贞一样,他亦是汉臣。既然同为汉臣,那么互相结个盟,自无不可。

     但从事实上讲,张飞燕的这个“平难中郎将”,大家其实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完全是因为朝廷无力剿灭於他,故而不得不委曲求全,给了他这此个诏任,实际上在多数的士人眼中,张飞燕依旧是个反贼。若是反贼,那与反贼结盟,似乎就不太适宜。

     这个盟,究竟是适合结,还是不适合结?

     荀贞犹豫了会儿,心道:“且等看看张飞燕到底能否顶住淳於琼,然后再说罢!”

     根据军报上提到

     的那些黑山军渠帅的名号,可以判断得出,淳於琼部现下已过魏郡,正在魏郡北边赵国境内的太行山谷中作战。

     荀贞在魏郡、赵国都任过官,极是熟悉两郡地理。

     赵国这个郡不大,郡内西部的太行山范围更小,南北不过百里长短,再由此判断,便又可得出至多旬日之内,淳於琼部就能继续北上,进入中山国境内的结论。

     中山国境内的太行山山谷,如上文所述,即是张飞燕的老巢了。

     也就是说,最多再过半个月,淳於琼部就将会与张飞燕部展开战斗,这场战斗也将会是此番冀州兵讨击黑山军的最后一战,是袁绍与张飞燕的决战,那么反正等的时间不长,就权且等到这场战事打完,等他双方分出个胜负以后,再考虑是否与张飞燕结盟此事也好。

     想定此节,荀贞暂把此桩与张飞燕结盟的念头放下。

     从军报中看出来的第二件事,是冀州兵的战斗力果然是今非昔比了!

     要知,现在可是深冬,而且是刚下过好几天的大雪,平原地上,犹且雪积数尺,不良於行,寒冷彻骨,何况山中?却在这等的严寒天气中,难行的山道状况下,淳於琼部自河内郡沿山北上,一鼓作气,至今已是转战近三百里的山谷,所至皆破,堪称无往不胜!

     此等战力,荀贞自度之,与他帐下徐州兵的平均战力差不多不相上下。

     “袁本初挟其家四世三公之士望,坐拥冀州上好之地利,今复麾下将士勇猛敢战,……此人,真是我的大敌,将会是我的强敌啊!”荀贞这样想道。

     这样想着,遣刘儒去朝中,取得天子信任,以在政治上得个先手的意图,也就随之而更加迫切了。原本还想着等自己巡完州,备好了献给天子的贡品以后,再叫刘儒出发去长安,荀贞想到就做,却是当即就唤来刘儒,与他说道:“公文,出使长安此事不能再等了,等彭城郡的五色土送到,你自备些贡物,便启程赴长安去罢!”

     刘儒奇怪荀贞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急切,但没有询问原因,恭谨应道:“诺。”迟疑了下,说道,“贡物是献给天子的,若只由鄙郡准备,会不会简陋了些?”

     “此去长安,路远是其一,途中多盗贼是其二,路远也就罢了,唯这道路不宁,即便贡物由州府预备,问题是,你又能、你又敢随行携带多少?方今海内战乱多年,王室日衰,今卿代我进贡朝中,重在向天子表我徐州忠心,而不在礼也。”

     这话说得没错。

     刘儒应道:“是,明公说的是,是儒想得差了。”

     荀贞又唤来何仪,令道:“你从下邳郡兵中,拣选出足够的精锐,从公文一起去长安,路上务必要保护好公文的安危周全。”

     何仪应道:“明公放心!仪今天就动手选拣!”

     刘儒说道:“明公,儒离郡以后,这下邳郡的政务该由何人负责?”

     在下邳为政多年,先是给乐进做副手,任下邳丞,继而接替乐进,升任长吏,刘儒对下邳的百姓还是挺有感情的,生怕他离开以后,无有良臣治境,使百姓受苦。

     荀贞早有人选

     ,说道:“我意以州府部下邳从事陈应,暂代卿,守下邳,何如?”

     州府的诸大吏中,有“部郡国从事”此职,即“部下邳从事”等等之类,这个官儿是监察官,其职在主察非法。陈应是陈登的中兄,本身是徐州的冠姓子弟,又长期负责下邳郡的监察,熟悉下邳郡上下的情况,於刘儒不在下邳的时间里,由他暂时代掌下邳,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刘儒常年受陈应的监察,和陈应很熟,了解其人能力,闻得荀贞此言,没有反对的意见。

     遂於数日后,刘儒在百余郡兵的护卫下,从下邳出发,西去长安。

     ……

     刘儒离境的当天,荀贞也离了下邳郡。

     出下邳向东,入广陵郡界。

     广陵太守王朗、广陵丞李博、驻兵广陵的偏将军徐荣等一干文武大吏在郡界迎候。

     数十的大小官吏之外,还有上千的百姓,於冷风中,拜伏道边。

     荀贞闻讯,急忙早早下车,带着戏志才等文吏,由典韦、许褚、辛瑷等扈从着,步行而前。

     穿过车驾前的开道部队,视线豁然开朗。

     荀贞看到,宽阔笔直的官道上,伏拜者约百数俱着黑色吏服的广陵官吏和儒衣戴冠的本郡士绅;官道两旁黑黄色的田间冻土上,密密麻麻地伏拜着成群的穿着青、灰各色布衣的黔首,十余个年迈的老人位处在这些黔首小民的最前。

     没有先去和王朗等人说话,荀贞快步到百姓的伏拜群前,赶紧将拜在最前的那些老人扶起,口中说道:“这是作甚!这是作甚!莫要折煞我也。”

     目光投落,这些老人,荀贞却都认识。

     正是多年前他在广陵郡任太守,巡视诸县时相识的诸县之父老、长者。

     荀贞越发不安,与其中的两个老者说道:“我记得二翁已年过七旬,当年那鸠杖,还是我亲自代表天子赐给二翁的!二翁岂不知国家规制乎?纵是朝廷三公在此,二翁也不需拜的啊!我如何敢当二翁跪拜大礼?二翁莫不是想让言官、御史弹劾於我么?”

     话语带着亲切,带着埋怨。

     那两个老者中,年纪最长的一个,白发苍苍,颤巍巍站住,说道:“若无明公德政,就无我广陵今日,小民等此一拜,不为自己拜,而是为郡中十万百姓拜明公!”

     荀贞问这两个老者身边从侍的子侄,说道:“二翁的鸠杖呢?”

     两个老者的子侄转到后头的平板车上,取来了两个老者的鸠杖。

     荀贞拿住,亲手分给交给两个老者,正色说道:“为官地方,若不能为民做主,为民谋福,我闻之,何不如回家卖黄豆?昔在广陵,我所行之历政,都是我之本分该行之政,何敢劳翁谬赞至此!……二翁,请拿好此杖,切记之,以后咱们再见,可千万莫要再行大礼了!二翁年高德劭,广陵之民表也,相反,应我向二翁行礼才对!”

     说着,荀贞退后两步,果是端端正正,向两位老者行了一礼。

     道路两边的百姓见之,无不仰慕十分,交口赞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