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十九章:我该隐从不骗人
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该隐用的并非本体,而是江玄的身体。目的在于取回自己曾经在这里丢失的东西。
     “我对你可是无条件信任,当然是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该隐一脸真诚,白雾摇头说道:
     “行了,这里没别人,你是演给第六层的鬼看?”
     白雾走在了前面。江玄跟在身后,默默计算着一些有的没的。很快他无奈的发现,白雾似乎已经在各种意义上超越了他。
     想要在这里夺取白雾为容器,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甚至有些愚蠢的事。
     巨大的石林,很像是前世里那种经常被人炒作为上古遗迹的东西,但白雾很清楚,这玩意儿绝对不是上古遗迹。
     如同第四层的方锥黑塔一样的白色巨石,以一种略显混乱似乎并无规律的方式排列着。
     白雾一走进去,本能的,因为体内的守护灵,以及使徒本身具备的能力,感受到了一个“恶意”。
     怪谈公寓大楼里,一个守护灵能够让白雾更容易取得对自己具备恶意者之人的信任。
     使徒则能够感受并暂时捕捉对自己具备恶意者之人的部分能力。
     两者都是恶意感知,所以该隐进入石林后,并未发觉不对,但白雾却总感觉。
     有一双……甚至很多双眼睛,正从各个角度贪婪的盯着自己。
     “看来你对这种造型的石头很迷惑?”
     “如果你知道一些线索的话,可以现在告诉我。”
     白雾知道该隐指的是石林的巨石为什么用方锥型。
     简直跟第四层第五层的黑塔一样。
     该隐说道:
     “线索谈不上,只是一些猜想,下面的层级你都去过了,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石头,包括底下的建筑,为何都是这个形状。”
     “那就不要卖关子,直接说。”
     “是钥匙,你可真是一个急性子。”
     “钥匙?”
     “我曾经来到第六层的时候,见到过无数锁孔……巨大的凹槽。我怀疑这些石碑啊,建筑啊,就是某种填满凹槽的钥匙。”
     白雾觉得很奇怪,该说该隐很有想象力吗?还是说他在发挥传统艺能,欺骗我?
     忽然间……白雾想起了一件事。
     第一次见到井六的时候,自己从高处坠落,最终落向了高塔底层,在那里见到了井六。
     可在下坠过程里,自己好像确实见到了有着无数孔的天花板。
     他一直觉得黑塔很熟悉,现在想来……黑塔确实很像是孔的填充物。
     该隐没有说谎,或者说该隐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
     石林的巨石石塔上雕刻着很多奇怪的符号。
     这些符号白雾见过。
     以至于看到这些符号的瞬间,白雾瞬间锁定了该隐:
     “你不要以为我忘记了这些东西。该隐,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我会现在就杀了你,你很清楚,我能够轻易办到。”
     “我们才刚开始探索第六层,这就开始陷入信任危机了吗?”
     该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
     下一秒,白雾的手直接按在了该隐脖子上,将该隐整个人钉在了石塔上。
     该隐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白雾的速度。
     他的脖子因为被白雾的手掐着,呼吸艰难,咳嗽起来。
     “咳咳咳……放轻松,放轻松,你的记忆力很好,还记得这种符号,哈哈哈哈……这其实是一种序列语言,一种用来沟通的东西……杀了我的话,咳咳……我并不会死,而你也白白浪费了时间不是吗?”
     该隐的表情显得镇定。
     白雾目光锐利,这些刻在石塔上的符号,在第九精神病院,在丹德莱尔的胃液丛林,在紫罗兰的庄园里,他都见过。
     只要是该隐布局的地方,都能见到这种符号。这些诡异的图案,当初白雾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他却将这些东西给强行记了下来。
     在白雾的推测里,该隐能够通过这些符号,跨越距离的与人交流。
     “我被困在这上面了很长时间,我见过那个怪物,虽然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它不影响我与它交流……在我被囚禁的日子里,我一直在观察它,渐渐的,我掌握了这门语言。”
     “序列语言?”
     “是的”
     “你可以翻译这些石塔上的内容?”
     “也可以这么说。但杀了我的话,我可就做不到了……咳咳咳……咳咳……”
     白雾没有松开,虽然意义不大,但这种控制住对方的手段,能够让自己显得更占据主导地位。
     “序列语言的特征是什么?”
     “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信息传送阵,比如我在以利亚所在的那间医院里,留下了一些序列语言,而我在高塔的另一个地方,构建出对应的序列语言后,我就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在特定地方,与高塔外那间医院对话。”
     白雾懂了。
     某种意义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神通,科技隔绝后,一种符合高塔时代的通讯技术。
     就相当于两个一个信号发送,一个信号接收。
     “这应该是序列之外的力量,但我还是将其称之为序列语言,我在语言方面还算有点天赋,所以你如果继续掐着我的不放,咳咳咳……我可能会忘记怎么解析。”
     “解析?这难道不是一种通讯结构么?”白雾像个好奇宝宝。
     该隐很得意,到底是有你白雾也不知道的。
     白雾当然是知道的。
     当这些东西出现的瞬间,他就知道了含义。
     【虽然第一次你去的小可怜的医院时,我无法识别……啊呸,我假装自己不会识别,但现在我毕竟进阶了,我知道,我的实力不允许我低调下去了。
     这是一种序列符号,能够起到讯息传送的能力,但符号排列本身,也能表达一些含义。
     比如你现在看到的这一方石塔,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高塔无法从内部摧毁。】
     白雾是记得的,最开始去到第九精神病院时,这些符号,眼睛给到的说法是:
     【你瞅啥?我是精神病吗?你是精神病吗?既然你我都不是,那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分析出这鬼画符是什么东西?】
     这么看来,进化之后,覆盖的东西越发广泛。
     当然,他还是表现得十分困惑:
     “那么恭喜你,你找到了你的可利用价值,但你最好不要骗我。”
     该隐看出来了,白雾需要自己,因为这个家伙不懂这种语言,这就提供给了自己广泛的“欺诈空间”。
     在这个世界上,但凡有人对你说:“你不要骗我哦”,在骗子眼里,仿佛就是在说:“我很好骗,快来骗我。”
     这让该隐看到了一点希望。
     “当然,我们现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怎么会骗你呢。”
     白雾的演技很精湛,那种你敢骗我,我就会杀了你的劲头很足。
     而该隐很自信,白雾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掌握这门语言。
     于是乎,二人开始解密第六层的第一个场景——石林。
     他们路过第一座石塔。
     白雾用眼神示意,该隐开始解读——“这座石塔上的符号,是在说这么一个意思,高塔无法从内部被破坏。”
     【老实人的谎言,和骗子的真言,都是有代价的。】
     该隐没有说谎,不过普雷尔之眼很贴心的提醒了白雾,最高明的谎话,是真话说九句,假话说一句。
     但该隐这一次,可等不了那么久,见到白雾确实是相信了自己的所说的话后,他开始发挥传统艺能。
     他们路过第二座石塔。
     该隐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那颗大树下,我埋藏着一个秘密。”
     【噢!这没有耐性的骗子!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说,最为坚硬的事物,也可以变得极为柔软。不过没关系。】
     白雾不觉意外,甚至内心有点想笑,很自然的问道:
     “什么大树?”
     该隐耸耸肩,也很自然的演道:
     “谁知道呢,或许我们得继续探索才行。这个石塔里的线索,想必都是一些碎碎念,价值不大。”
     看来的确是一个和树有关的场景,该隐心心念念,莫非那颗树,和他的本体有关?
     有没有可能截胡?
     白雾内心默默算计着,该隐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白雾也继续保持那种“别骗我,但我很好骗,我完全看不懂这些是什么的”样子。
     “有些重大的线索就藏在琐细里,第六层是一个神秘的空间,我们所研究的,也许是关于末日起源的终极奥秘,我不希望漏过任何信息。”白雾很认真的说道。
     该隐越发真诚:
     “如您所愿。”
     二人来到了第三座石塔,该隐自觉翻译:
     “我无法创造石碑。”
     【我创造了传送石碑……但只能够加深对我的禁锢!】
     该隐在偷工减料,而且减料过多,在白雾看来已然成了谎言。
     第四座石塔。
     “植树,植树,植树,植树……那棵树才是我的关键!”
     【出去,出去,出去!出去……我要出去!】
     第五座石塔。
     “我无法离开这里,什么也做不了。”
     【我无法离开这里,但我一定会找到一种另类的离开方式。】
     白雾不得不说,该隐是一个很好的骗子,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表情上的破绽。
     而白雾也随口附和着,甚至偶尔问起了“树”的话题。
     该隐内心狂喜,稍加引导,白雾果然上钩了。使徒对付不了你,但我可以!
     信息差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一个合格的骗子,便是要在信息的高维上,实施降维打击!
     我会慢慢引导你去那棵树上!拿回我的一切,并夺走你的一切!
     压制着内心的躁动,该隐继续颇有耐心的和白雾一起解读石塔上的“上古语言”。
     白雾猜测这应该是那个第六层怪物独有的语言,很难想象该隐竟然可以将其解读出来。
     白雾算了算,就算是自己,也得用个十天半个月,加上有一定的对比参照物才能解答。
     看来当初该隐……应该是和第六层的怪物交流过。
     也许是被意识入侵,也许是其他方面的,又或者脑洞大一点,该隐的半截灵魂在这里,导致七百年来,该隐慢慢学会了这些“上古语言”。
     下一座石塔。
     该隐继续耐心的翻译:
     “我会往上开拓,找到更高的层级。”
     【可我无法前往下面的层级。该死的封印者!让我只能够往上走!你我本是同源!你我本是同源!】
     白雾假装分析了一会儿,并且装模作样的问了该隐几个问题,比如往上开拓,照到更高层级是不是代表高塔将来还会有更高的层级之类的。
     该隐就越发相信,白雾已经被自己牵着走。
     白雾则在想,你我本是同源,这句话算不算是揭示了高塔和井的关系?
     高塔里关押着井家人想要释放的怪物,一个起源。
     而高塔和井,是同源吗?
     怪物无法前往下面的层级?这是否意味着……去了第七层的它,不会再出现在第六层?
     下一座石塔。
     “七十二个人,变成了八个……太无趣了,我想引诱他们上来。”
     【七十二个人,变成了八个……太无趣了,我想引诱他们上来,我虽然无法下去,但上来的人,可以携带我的东西离开!】
     石林里很多石塔上的文字含义都是一些该隐口中的碎碎念,就是一个囚犯被关押太久,又出不去而心有不甘,
     但也有一些石塔,会带来一些提供推断的信息。
     白雾想到,当初七十二个统治者候选,该隐和莉莉丝都在其中,这二人比较活跃,但会不会也有其他存在?
     该隐是七百年来唯一一个来到这里的,但会否也有人,在七百年间,抵达了第五层,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前往过第六层?
     白雾与该隐继续着石塔的解读。
     很快,白雾找到了一个关键信息,该隐说道:
     “灵魂树是我的杰作,我一定会弄清楚你封印我的逻辑。”
     【灵魂树是我的杰作,我一定会弄清楚你封印我的逻辑。我的六个孩子会找到我!我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世界上,主宰这个世界!】
     六个孩子……白雾很难不想到六个井字级。
     他慢慢记下石塔里的内容。
     现在白雾已然确信,的确有一个人来到了第六层,并且结局和该隐不一样,拿到了来自第六层怪物的道具。
     这个道具,根据第十五座石塔上的描述——【扭曲可以测量,我会给到你们最为精确的帮助,助我摆脱高塔。】来看,白雾确信,这个第六层的怪物,制造了某种仪器。
     这个仪器,或许可以测试扭曲浓度?
     联想到白远所说的,高塔只有在一定浓度下才会出现,白雾猜测,这是第六层的怪物,希望扭曲浓度能够尽早回复到某个数值。
     而通过仪器,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高塔重新出现了。
     最后一座石塔,点明了另一个信息,也就是白雾和该隐的下一站——
     “灵魂树的存在,让我相信高塔对我的控制不是绝对的,我还是有一定的权限。将鲜血浇灌在灵魂树上,便能获得灵魂树的力量。”
     【最大的骗局来了——灵魂树的存在,让我相信高塔对我的控制不是绝对的,我还是有一定的权限。将猎物的鲜血浇灌在灵魂树上,我就能获得他的灵魂!】
     石林的几十座石塔之后,呈现出是一条红色的小径。
     前面的白色石林,骤然间在走出后,变成了让人恐惧的血红色。
     该隐说道:
     “果然是有宝物的,看来那棵树……是对我们的馈赠。”
     “或许是的。”
     红色小径的尽头,那颗比方锥黑塔建筑还大的如同世界树一般的植物,已经出现在了该隐和白雾的视线中。
     白雾猜测,自己和该隐,很快要分出一个胜负了。
     (第六层信息想了想,还是给的隐晦一点吧,现在还不到彻底摊开的时候,主要是一个过渡剧情,让白雾重心回到塔外和雾外的一个剧情。今天依旧是只有一更,明天不出意外也是,后天……后天尽量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