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二十章:高塔里的大魔王
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血红色的小径里,该隐和白雾并排走着。

     【这条走廊很有意思,一条走着走着,就有可能彻底迷失的禁地。世间最好走的路是直路,但你在过这条路的时候,这条路也在穿过你,它会带来最为致命的恐怖。不过你不一样,你有一个慈祥的老父亲。】

     普雷尔之眼很是时候的给到了这段小径的备注信息。

     灵魂树就在噬魂走廊的尽头。

     但这棵树,白雾没办法从现在的位置直接用普雷尔之眼去观察和分析。他得走得再近一些。

     “跟上。”白雾说道。

     该隐没有回应,依旧是停在原地。

     白雾回头一看,猛然间一愣。

     该隐似乎已经被某种幻象困住,整个人的眼神显得很涣散,意识早已经去了远方,只是留下这一具躯壳。

     “即便只是分身……该隐的精神力也很强大才对。为什么会……”

     “你本来也应该被困住,这条血色小径,貌似很邪乎,以你目前的水平,是无法通过这里的,因为这里释放的序列,是一种精神向的……直接攻击里世界的序列。序列8,心魔寄生。但谁叫你的里世界中,有我呢?”

     心魔寄生,序列排名第八。

     能够在自身意识不进入对方里世界的情况下,直接在里世界中创造出足以让对手里世界崩塌的心魔。

     看起来是某种平常的精神攻击手段,事实上却极其致命。

     血色的小径仿佛在这一刻变得明亮了几分,白远忽然出现在了血色小径的前方。

     他知道白雾有很多的疑惑,继续说道:

     “这个小骗子倒是不错,作为黑桃十的弟子,他很优秀,在某些方面来说,他算是一个合格的别人家的孩子,他的里世界会很有趣,想必很快会清醒过来。”

     白雾不解的看着忽然出现的白远。

     忽然想起来,当初九尾和湖神,触及到自己里世界的时候,白远也会出现。

     “你算在守护我的里世界?”

     “真是可怜的孩子,就一定要我有一个正面形象吗?好吧好吧,我在守护你的里世界哦,开心吗?”

     白远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让白雾一阵恶寒。白雾摇了摇头,不再对白远抱期待。

     白远也解释道:

     “我只是不希望喝茶的地方被人破坏,心魔寄生是一个很恐怖的序列,好在……序列的释放者,不是来自上面的怪物,而是来自环境。否则就算你旁边的小骗子,也会死在这里。”

     序列的释放者,来自环境?这个概念让白雾很困惑。这种直观的问题,眼睛不会解释,只有白远知道。

     白远也没有兜圈子,如果喝茶的地方守住了,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却死了,那也一样是白费力气。

     “这个地方很扭曲,但却是一种合理的扭曲。”

     “什么叫合理的扭曲?”

     “顶上的怪物,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那不是现阶段的你能够惦记的,当然,它惦记上你就不一样了。”

     “塔外会有各种不合理的扭曲,这一点你很清楚。而合理的扭曲,来自于序列,来自于寄灵,有的寄灵物体会有一定的生命意识,而序列可以依附在这些寄灵物体上。

     比如那棵树,比如这条小径。它们都有一定意识,序列潜藏在这环境里。

     高塔顶层的那位,我没有见过,但高塔创造者,只能封印他,不能杀死他,说明他很强大。某种程度上,他也是规则的创造者。”

     白远露出玩味的笑容,目光看起来又像戏谑又像赞赏:

     “这么看来,你还是走得比我远,起码你接触到了这个层级。”

     白雾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点:

     “环境也能寄灵?而且不是只有在人类身边……物体才能寄灵吗?”

     “是的,这就是需要你去解答的谜题了,我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帮你走过这条噬魂长廊,假如你有良心的话,记得多找点美味的食物吃。”

     “……”

     白雾能够感觉到,自己每跨出一步,周围的景象就会发生变化。

     这条血红色的小径,仿佛一座独木桥。

     桥的两边,就像是巨大的电影幕布,在构建着无数的场景。

     但这些场景尚未彻底构建完成,就因为一股外力而直接崩塌。

     白雾知道,自己不可能看到这些东西,如果看到了,说明自己的里世界正在出现问题。

     但自己又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清醒……一边处在幻觉中,一边又能够理智的前行。

     他感觉到这个序列8……已然有了传说级畸变词条的威力。

     完全无法察觉到是什么时候中了序列,而且序列的拥有者,是一个不具备智慧的“场景”。

     如果是具备智慧的人类,这个序列或许会更可怕更致命。

     好在自己的里世界中有白远这么一号人。

     仿佛杀毒软件一样,以毒攻毒的捍卫着那方小世界。

     白雾一共走了二十九步,该隐还停在原地。

     二十九步里,无数个世界破碎,无数个世界建立,白雾也思考着,序列8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出现?

     是不是意味着……高塔第六层原本的怪物,已然掌握了这个序列?它应该不是人类才对……

     这些问题白雾都不懂。

     不多时,他走到了血色小径的彼端,那颗巨大的被称之为灵魂树的植物呈现在了白雾的眼前。

     最为危险的第二个场景,靠着白远,白雾反倒是度过的比较轻松。

     看到灵魂树的时候,白雾也很快了解到了灵魂树这个名字的由来。

     “已然死去的植物也会成为寄灵,当然,只有极少数。这颗树木的欲望,是变成人类,变成人类,就得拥有人类的躯体,人类的灵魂。

     于是它的寄灵导致……它长出了仿佛童话里鬼森林的那些人脸树一样的树皮。同时……它的果子里,储藏着人类的灵魂。”

     白远没有出现,只是声音响起。

     想必对于白远来说,要彻底隔绝序列8,也是一件得认真对待的事情。看着周围的景象,白雾也能够知道,自己的里世界现在恐怕乱的一塌糊涂。

     但这种情况,还能够有自主意识,还能够继续做出判断,这该夸白远专业么?

     血色小径通过,该隐还在那条小径上,表情错乱。他的里世界显然乱的一塌糊涂。

     白雾并没有放松对该隐的警惕。他使用普雷尔之眼,开始观察第六层的第三个场景——灵魂树。

     灵魂树的果实虽然有着固定的形状,就像是正常的瓜果,但白雾能够看到里面的蓝色光芒在如同液体一样流动着。

     巨大树干的树皮上刻着无数张人脸,这棵树曾经也以为,只要有着人类的样子,就不会被人类欺负。

     但显然这个想法是错的。

     当然,如今它也的确做到了不被人类欺负,因为这棵树现在,有着强大的能力。

     树的造型很像白雾前世里各种故事里的世界树,大抵是榕树的轮廓。

     但巨大的树冠,粗壮盘虬的树枝,以及无比高耸的树干,显得颇为震撼。

     而树干上的各种人脸一样的纹路,让这种震撼中,又带着几分恐怖的色彩。

     【一颗奇怪的树,因为寄灵后有了一定心智,它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类了。作为一个传话者,它似乎过于‘老实’,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就叫温厚老实带树哥吧。

     你一定在想,带树哥一共结了六颗果子,是不是意味着有六个人进入了第六层。

     答案是对的,的的确确有六个进入了第六层。不过活着的,只有小骗子一个了。啊哈,你是第七个!

     接下来请牢记生存法则——爱护植物,你一定很想摘掉这些果子,但我劝你不要这么做,至少现在不要。因为植物凶猛,序列14,不规则交易。

     来自于带树哥身上的任何馈赠,都是要付出高额代价的。】

     白雾很淡定,只要眼睛还在皮,说明情况没有很危险。只是接下来,想必得在这棵树身上,找到一些线索了。

     不过在这之前,白雾看了一眼该隐,发现该隐依旧被困住。

     白雾眯起眼睛,思考着该隐是被真的困住了,还是已经从心魔寄生中恢复过来,但假装自己还处于某种丢魂状态。

     说起来,该隐的心魔到底是什么?

     白雾想起了曾经在第九精神病院里,该隐的头号迷弟,以利亚曾经在第二栋病房里留下了一些讯息。

     伊利亚想要帮该隐解决一座塔,但那座塔不是高塔。而该隐目前最大的愿望,像是要前往雾外。

     按照目前的情报来看,除却那艘游轮,除却唐景的神降,恐怕唯一能够出黑雾的……只有农场。

     难不成作为黑桃十的弟子,该隐找的地方,其实是农场?

     这一切只能等后面再问,白雾的注意力回到了“带树哥”身上。

     带树哥作为一个寄灵的死去的植物,其序列竟然这么靠前,白雾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确实很古怪。

     序列14,不规则交易,在序列表上没有任何关于序列能力的描述,一句都没有。

     这个序列很有可能就是白远所说的,在第六层原本怪物走了之后,这棵树也变得更强了。

     “我不知道‘不规则交易’到底是怎么个不规则,但从眼睛给到的信息来看……不规则交易,很有可能是谁从这棵树身上拿走什么,就会舍弃给这棵树更多的东西。”

     白雾只是猜测,这是一个“你可能觉得赚到了,但我永远不亏”的序列。

     “不能直接取走果实,否则我拿走一个灵魂,说不定得赔走一个灵魂……但一定有取走果实的办法。”

     白雾可以确信,只要拿到了藏着该隐灵魂的果实,就能够控制住该隐。

     但问题在于怎么拿?这个序列很强大,如果用在战斗中,等于是让对手碰都不敢碰,因为向着对手造成的任何损害,都会让自己承受更大的代价。

     第六层的一切都很奇怪,寄灵的物品竟然能够装栽序列,这是白雾以前不曾见过的情况。

     仿佛那个怪物在试图颠覆什么。如果说高塔的创造者,代表着伴生之力,代表着寄灵,代表着序列。

     而第六层的怪物,代表着恶堕,代表着词条,代表着扭曲规则。

     那么现在是否表明了,这个怪物……正在参透另外一种体系的力量?

     也就是白远口中的,合理的扭曲?它正在试图寻找一个漏洞?

     这是白雾的直觉,他的直觉也历来很准。

     白雾不着急靠近这颗巨大的灵魂树,而是观察起树皮上的序列语言。

     那些刻在石塔上的奇怪文字,在这颗巨大的灵魂树的树干上也有,但很不容易被发现,就藏在各种人脸团的边缘,靠着缝隙拼凑出来。

     如果不是白雾的观察力足够强,几乎会忽略这些序列语言。

     序列语言本身是一种文字,能够通过各种排列,表达各种意思。

     但序列语言也能够传送讯息。

     在白雾的目光即将落到序列语言上的瞬间,白雾大脑猛地一震。

     这一次,没有白远救场,没有普雷尔之眼的提示。

     那股霸道的力量直接破开了白雾的一切精神防御。似乎所有来自于自身的特殊性,全部荡然无存。

     这一刻的白雾,有一种被抽丝剥茧了的感觉。仿佛身体已经被彻底分解。意识正处在某个人的显微镜之下。

     这是真正的生死一瞬。

     来自高塔第七层的怪物,终于注视到了白雾,在白雾看到了那些上古语言的瞬间。

     讯息便传达给了第七层的怪物,第七层的怪物也在这一刻……注意到了新的访客。

     里世界中,白远带着微笑:

     “赌博的高潮来临了。接下来,就是检验你儿子演技的时刻了。”

     白雾的力量断然不可能跟第七层的怪物相比。但高塔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封印,这也让那个怪物……无法真正读取白雾的想法。

     它可以杀死白雾,哪怕它在第七层,哪怕它的力量落在第六层时,只剩下一点点余波。

     但它无法彻底渗透白雾。

     所以白远知道,这场多方势力的大戏,这个最终级的怪物也将入场。

     他站在里世界蓝色屋子的门前说道:

     “要不咱们打个赌,如果你儿子活下来了,你就把门打开,出来见见我?”

     门内没有任何回应。

     白远习以为常,脸上依旧是迷人的笑容。

     里世界外,该隐猛然间睁开眼,心魔寄生的确很可怕,只是该隐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手段。

     他终于摆脱了束缚,那颗藏着自己灵魂的巨大灵魂树,就在小径的尽头。

     此时他看着白雾一动不动,以为白雾已经被灵魂树给夺走了灵魂。

     该隐狂喜不已。

     “双喜临门!简直是双喜临门。”

     该隐并不知道的是,白雾虽然陷入了一种混沌状态,却并非因为世界树。

     而是当白雾发现了序列预言时,被第七层的怪物给注意到了。

     透过高塔层级封印后,依旧有着巨大的精神力的攻击,瞬间瓦解了白雾所有的防御。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在白雾的识海里。

     【你的身上有我的气息……你,来自于谁?】

     拥有井水气息的白雾,终于将要见到这场持续了七百多年的末日里,真正最强的存在。

     恐怖的力量让白雾无法动弹,白雾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听到了这句话的瞬间,他再次看到了生的希望,大脑飞速运转,无数信息开始组合!

     “它是来自高塔第六层的怪物,目前位于第七层。它有着井四也惧怕的力量,现在不好说,但至少七百年前,井四是害怕它的。”

     “但它没有下来,意味着它可能只能上,不能下。”

     “第五层的人们从来没感受到过第六层的威压,意味着它的能力也无法穿过层级。或者穿过了也会被极大幅度的削弱。”

     “它没有攻击过人类,或许是因为它需要人类?它在询问我属于谁!这代表它无法窥探我的记忆!”

     有戏……并非绝对无法存活的局面。

     这种巨大的威压让白雾感觉死亡镰刀就悬在了脖子上,但这个瞬间,他忽然意识到……巨大的机遇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