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二十一章:忽悠与震慑同时进行的白雾
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人生经典问题,我是谁,来自何处。

     白远教导白雾的宗旨,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白雾也践行的很彻底。

     最终是人是鬼都被他秀过。

     或许双方实力差距很大,但只要有信息差,这中间地带,还不是自己想怎么填,就怎么填?

     白雾冷静下来。

     这个怪物和能够创造逆井的井四相比,谁更强大他不知道。

     但这个怪物已经无形中改变了一些事物的逻辑,这也意味着,对方是规则层面的存在。

     第六层很古怪,还有许多场景没有探索。白雾也相信,一定还有宝贝。

     但这个怪物很警惕,在这颗必经之树的身上,留下了序列语言。

     一旦语言被解读,就能够链接到它。

     虽然怪物的力量已经被彻底削弱,尤其是再经过层级间隔,二度削弱。

     但不管是白远,还是普雷尔之眼,都无法抵挡这种精神入侵。

     一股强大的,莫可名状的压迫感在识海里出现,无法被驱散。

     却也无法更深入。

     “要利用信息差,做大信息差,给到对方虚假信息,骗取对方真实信息,从而更加了解第六层,提高搜索效率。”

     这么一想,白雾忽然跪下。意识里跪下,现实的身体也忽然跪下。

     这个瞬间,白雾回想了一下塔神会的那些子民们,是怎么做的来着。

     算了,先来一个顶礼膜拜。

     “伟大的主!我终于感受到了您的气息!”

     意识与身体虽然被来自第七层的力量分离开,但现在,白雾已经渐渐掌握。

     而这个时候,该隐忽然停住了。

     白雾在干什么?

     这种姿势是白雾这样的画风人会做的?

     他为什么膜拜?是膜拜这棵树?

     不对!

     该隐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原本想要趁着白雾不清醒,对白雾施展三魂转魄。

     但这个瞬间,他不敢动了。

     “难不成这小子……竟然见到了那个怪物吗?”

     对于数百年前,被那个怪物支配的恐惧,该隐其实一刻不曾忘记。

     巨大的恐惧感再次袭来,那种绝对无法反抗,甚至兴不起战斗欲望的超级强大的怪物轮廓,又一次出现在了该隐的记忆里。

     这也是该隐为什么选择带白雾一起的原因,如果真的碰到了那个怪物,或许也可以将白雾给献祭出去。

     但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

     白雾难道早就认识那个怪物?他前面的一切都是装的?他在引我上钩?

     还是说,白雾已经被那个怪物控制住了?

     过于恐惧,会让人产生一些误判,即便是该隐也不例外。他面对塔外的强大生物,大多带着欺骗的欲望,一边体验着恐惧,一边觉得刺激。

     但只有高塔内的这个怪物,他着实是兴奋不起来,因为强如三魂转魄,也无法从其手中逃脱。

     如果说序列是一个“程序”,每个程序都有着自己的功能,那么第六层的怪物,则是一种能够对程序本身进行根本上破坏的人。

     并非旅行者的“众生平等”这样的词条,而是一种更为本质上的,对序列这种程序,底层逻辑上的更改。

     该隐看着顶礼膜拜的白雾,仿佛能够想象出白雾神情虔诚而狂热的样子。

     他对白雾有一定了解,但从来没有在见过白雾是如何在线忽悠的。

     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没有欺诈者序列的家伙,是一个比他还会骗人的存在。

     总之,白雾的一个迷惑举动,把该隐给整不会了。

     这一切也在白雾的想法中。

     他从来没有放松对该隐的警惕,早前回头观察时,就考虑过该隐会否在耍小动作。

     但他也知道,自己在该隐面前说鬼话,立了一个鬼人设,现在这个人设忽然崩塌。该隐必然会联想到第七层的怪物。

     果然,该隐不动了。

     他决定再观察观察。

     白雾呢,上有足以灭世的怪物,后有一个可以拆穿自己的骗子,原本也算是极度危险的状态。

     但这个时候,他很兴奋,这种兴奋也被他巧妙的包装成了那种见到伟大神迹的兴奋。

     就像是塔神会的子民,见到了真正的高塔之神!

     白雾感受着意识里的压迫感,非但没有抗拒,反而膜拜的越发深沉。

     这绝对是他演技生涯里的一次自我突破,因为那种兴奋情绪不需要伪装,而是自然生出。

     这个举动,也让第七层的怪物有了一丝疑惑。它太久不知道外面的变化。

     尽管汲取过几个人类的灵魂,以及某个奇怪人类的半个灵魂,获得了不少讯息,但这些讯息……太久没有更新了。

     【你饮下过井水……你身上,带着我的气息。说出你的来历。】

     “是的,一位大人赐予过我井水。那位大人告诉过我……让我试着来到第六层……接近您!”

     语音中的颤音和惶恐,眼神里的狂热与兴奋,该隐要是正面看到白雾的表情,大概会再次感慨,不愧是是我宿命中的对手!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骗子,该有的技巧和颜艺!

     只是该隐虽然知道白雾在说什么,却不知道白雾听到的声音在说什么。

     他可以逆推,但这么一来,就陷入了白雾的陷阱里。

     因为一旦逆推,就会发现白雾似乎真的和这个怪物认识,所谓的第一次前往第六层,根本是假的,前面认认真真询问第六层的事情,全是为了完成这场欺骗的布局,自己很有可能才是那个小丑。

     【跟我形容他的样子。】

     第七层的怪物并没有完全相信白雾。白雾也很清楚,自己演技到位了,但还需要更多的信息。

     “那位大人带着佛珠,形若人类中的僧侣。他住在离井最近的地方,他有着悲悯的心态,但对于一切能够威胁井的存在,他都能毫不犹豫的毁灭。”

     “七百年来,他一直镇守着井,但也从来没有忘记寻找高塔!您赋予他的伟大使命,他未曾懈怠!这是一位有信仰的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不一样,其他几位大人在塔外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只有他始终记得要寻找您!”

     “佛光让我的内心澄澈,大人的信仰便是我的信仰!他让我知晓了这个世界,还有更伟大的存在!”

     捧一波井二,踩一波某发展势力的井五。

     白雾这番话,其实很有学问。

     井二的仁爱与慈悲,或许只是来自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优越感。

     但白雾必须得说,井二没有井五那么讨厌。

     尤其是井二这样的人有信仰,七百年来,这座高塔始终无法被找到,白雾想了想,假如农场主是井一,那么死亡航班上里,木乃伊守护的就是井三。

     井一的想法无法揣测,但和其他寻找高塔的人不同。

     井二看守井,初代旅行者说过,它来自井,且一直在寻找高塔。

     那这意味着,初代旅行者是井二的手下,也就是说,客观来说,六个人里,真正在寻找高塔的,只有井二。

     井三是个真正意义上的躺爷,躺在航班里七百年不动弹,以至于黄泉岛,黑金岛都在馋他身子,或许是想要夺走井三的力量。

     井四二五仔。

     井六目前也算是二五仔,立场未知。

     所以白雾虽然对六个井家人不了解,但除了井三,他全部见过。

     靠着“见过”所带来的信息,他大胆的做了推断,确信……唯有井二是最适合的。

     果然,一听到扮相若人类中的僧侣,一听到镇守井……白雾感觉到了脑海里的压迫感小了很多。

     他毫不怀疑,即便是饮下了井水的主机,如果面对这个怪物,没有高塔层级的削弱,恐怕真的是被对方看一眼,就得被强大的精神力,挤爆脑袋。

     不过现在得到了正反馈,白雾知道,死神的镰刀已经从自己的脖子上挪开。

     该隐惊了。

     白雾如果不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唱戏骗自己,那么从白雾如此具体的描述里来看,他真的遇到了某个人类僧侣扮相的存在。

     镇守井……

     这都是些什么?

     他怎么能够知道那么多信息的?

     如果我强制施展三魂转魄,会不会激怒第七层的怪物?

     靠着该隐对七层怪物的恐惧,靠着信息差,白雾同时忽悠着两个人。

     对待第七层的怪物,这个很有可能和井息息相关,比六个井字级存在与井的关系更密切的怪物,白雾是纯粹的忽悠。

     但对于该隐,既是忽悠,也是震慑。

     【井二,这么说来,他已经找到了井的位置?倒也不奇怪……七百年的时间里,总归会在扭曲中,有那么一次两次,来到那片空间。】

     【但他不敢饮下井水,却让你一个人类饮下?】

     这个问题,在怪物问出来之前,白雾就想到了答案:

     “您有所不知,有一位大人因为沾染井水,已经疯掉了……而且那位大人……对您这样伟大的存在,极其不敬!”

     【哼!井四……不自量力的家伙,他是一个不该诞生的存在,是我犯下的一个错误。以为自己能够压制住扭曲,却终于被扭曲吞噬。】

     井一到井六,白雾发现这个名字,其实取得很像机械语言。

     就像是某种程序里对某些事物命名,以特质为姓,以数字为名。

     人类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种感性,但这种纯粹有数字为名的名字,就无法体现这种感性。

     或许也意味着,井一到井六,对于这个怪物而言,本身就只是六个解救自己的程序。

     其中,一号程序搞了一个农场,意义不明,目的似乎在于雾外的世界。

     三号程序未响应,四号程序病毒入侵。

     六号和二号里,能指望的只有二号。

     白雾继续说道:

     “井二大人始终没有忘记找寻您,但有前车之鉴,使得他不敢使用井水,七百年来,井二大人又不想错过唯一的一次,接近井的机会。于是他……存储了一些井水。”

     白雾其实不知道,井和人类以为的井,是具备哪一方面概念上的相似。

     所以这里,他也只能够编。

     不过没有关系,就算被拆穿也不碍事,毕竟身为人类,不可能靠近井。

     他可以很好的解释。

     “高塔无法被找到,而只有人类可以进入高塔,井二大人很希望得到您的启示,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人类。于是井水用在了我身上。”

     “原本我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比井二大人更伟大的存在,但饮下井水的同伴们纷纷死去,而我侥幸活下来后,我终于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还有更为伟大的神迹!”

     “伟大的主啊……请降下您的神示吧。”

     只要能够从第七层的怪物身上得到一些只有这个怪物知晓的信息,就能够在下次见到井二乃至其他井字级的存在时,靠着这些信息,反过来再骗取井字级的信息。

     而再利用井字级的信息,就又可以更深一步取得这位第七层怪物的信任。

     塔外,塔内,雾外,只要掌握着足够多的信息,便能够在农场主与井六的博弈里,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想到此,白雾的目光越发虔诚。

     既然取得了初步信任,就得开始下一步计划了。

     俗称,抱大腿。

     第七层的怪物深谙人性,它听出了这个人类话里的崇拜,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自己的机会。冷哼道:

     【你口中的井二,包括井一到井六,都是我创造的。但它们并不完美,它们全部有着人类的外形,本质上却还是恶堕。

     我原以为这就是完美的,但现在看来,恶堕和人类之间有着极大的区别,以至于它们虽然有着驾驭众生的实力,却始终无法进入高塔。】

     【井二的确考虑的很周全,我确实需要一个人类的奴仆。】

     成了。

     接下来就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接任务环节了。

     让我办事,自然得给我好处。

     白雾很期待,这第七层的怪物,会让自己去做什么,反正它七百年也等了,自己只要不靠近第六层,这任务就可以无限期搁浅。

     就像前世里,白雾玩的一些游戏,他会有开局接一个新手村支线任务,等到快要打出大结局的时候,才去交这个任务的恶趣味。

     于是白雾再次顶礼膜拜,声音以为激动而有些破音,眼神因为兴奋而不规则的颤抖着。

     该隐也感受到了白雾此刻的情绪,白雾整个人的人设,已经在他这崩塌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家伙根本没有人设,所谓的崩塌,才刚刚开始。

     “对于我而言,井二大人是世间罕有的神迹,而您更是这个世界最为伟大的存在,但我们人类中也有俗语,任何伟大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能够见证您的降临,便是我的荣幸与使命!我愿被您驱策。请降下您的启示吧!”

     (女装是不可能女装的,你们在想桃子?我必然有第二更,等着,我马上就去写出来!不是那种四千字拆成两更,一章的字数不会低于四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