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二十二章:七宗罪之嫉妒
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47/100。)

     白雾内心估摸着,会不会用力过猛?

     自己能够想到的关于宗教性质的崇拜,关于各种神话里那些狂热信徒的该有的情绪,他都在认真模拟了。

     不过想了想,反正对于这个人而言……

     【他们由我创造,你效忠于他们,本质上你便是效忠于我,我需要你直接听我的命令。】

     “这无疑是我的荣幸!!”

     【我需要序列12与序列10的拥有者,带着他们来到第六层,将他们的血液,洒在灵魂树的树干上,让他们的灵魂,成为灵魂树的果实。】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

     白雾先是惶恐而兴奋的承诺着,同时也思考着其中的问题。

     “序列12是时回。时回算是一个小轮回,比不上轮回那般强力。而序列10——万相法身,我也不知道他的作用。序列表上并没有这个能力的描述。”

     白雾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有着普雷尔之眼,有着五个守护灵,也有使徒和达到了极限的伴生之力。

     但面对前十序列,也不见得有必胜把握。

     前十序列的人是否存在也不甚清楚。

     那或许是井字级的怪物们也不知晓的领域,因为到目前为止……

     高塔七百年来的记载里,最强大的人们,也都没有进入过这个领域。

     序列是属于人类的,但前十的序列真的有人拥有吗?那仿佛是一个唯有人类可以踏足,却又无人踏足的禁区。

     白雾不知道的是,序列4和序列7的联合羁绊效果,甚至能够将这个怪物封印住。

     序列前十,已然是另外一个领域。

     血色小径里遇到的序列8,心魔寄生,也只是第七层的怪物按照自己的理解,模拟出的一个弱化版本,且放置在了几乎没有什么智慧的场景里。

     但饶是如此,带给白雾的威胁,便已经让白远直言,单靠他自己走不完那条小径。

     就算是面对井五,也不曾有过这么绝对的否定。

     前十序列的强大,白雾已经能够感受到一二。

     以至于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人类也许可以成为这扭曲世界里,强势的一方。

     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些东西,推翻了这个想法:

     “最终还是要看机缘,诚然序列前十很强大,但获取难度难如登天,且井字级的怪物们,也有着强大的词条。尤其是那些最为可怕的传说级畸变词条。”

     传说级畸变词条之间也有高下,而且白雾猜测,某些最为顶尖的词条,是有着强大的使用限制的。

     就好比传说级畸变词条,万物拆解和万物重塑。

     如果井五能够使用这股力量,机械城早已被统治。

     百川市避难所也无从建立。

     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当初在赌场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打败财神。

     但看起来,这两股力量很强大,使用条件却也很苛刻。铁匠和商人掌握着的,也只是一部分。

     也许只有在黑金岛,才能见到最为强大的井五,和这两个词条真正的力量。

     至于轮回,无限增殖,在白雾看来目前也是无解的。

     至于第七层的怪物,需要这些序列到底是要做什么,白雾不清楚。

     “我必将完成我主的使命,但我的力量……过于弱小,这些序列的拥有者……未必是我能够对付的。卑微的奴仆希望得到您的一些指引。”

     毫无尊严的白雾,仿佛完全成了第七层怪物的奴隶。

     该隐难以相信,这么个人,不久前在调查军团的办公室里,跟自己侃侃而谈,针锋相对且占尽上风。

     现在呢?现在的白雾,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我宿命中对手,竟然就这么沉沦了?该隐的心情很复杂,算是难得的真情流露。

     一方面,他希望白雾弱一些,利于自己掌控,一方面,他又希望白雾足够强大,让这场对决会更有趣味。

     关于尊严,白雾看的不重。

     如果是队长的尊严,他是一定要捍卫的。

     因为队长是英雄,英雄是可以为了捍卫尊严而死的。但自己的就无所谓了。

     白远说过,任何事物都可以找到对应的某种单位,换算成明码标价的商品。

     这就是一场交易,我假装你虔诚的信徒,你给我一点做你信徒的好处。

     而白雾很有信心,他能够把这好处薅到极致。所以尊严?不存在的。

     你笑我没尊严,我笑你太好骗。前世里首富都能给网红当舔狗,追逐利欲嘛,不寒碜。

     该隐能够感觉到,白雾似乎即将和第七层的怪物达成某个协议。

     他觉得不妙,但是又不敢做什么……这种感觉很糟,明明现在的白雾,就是待宰的羔羊。

     【穿过螺旋走廊,抵达我建造的宫殿里,你将会找到我做的仿制品,拿走它。它会带给你力量。】

     “关于序列的拥有,在人类历史上未曾记载,他们是否真的存在,伟大的主,能否指引我一二?”

     白雾狂喜,他不知道这个仿制品是什么,但他知道,这场戏演对了。

     井四送的是满月碎片,你一个第七层的怪物,不至于送个太小气才对。

     而且还可以顺势获得其他信息。

     【螺旋走廊的尽头,有着一面石碑,石碑上记载着天赋序列周期表,那些蓝色的序列,代表着已然被人掌握的序列。他们必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他们,带来他们。】

     白雾内心翻译了一遍:

     表面任务——找到他们,带来他们。

     真实任务——找到他们,保护他们,防止他们被带入高塔。

     他答应的很痛快。

     毫无疑问,第七层的存在,以及井四,是目前自己接触到的最强大的存在。

     不需要去计算差距,只需要知道,这是绝对不能在现阶段起冲突的怪物就行。

     只有在信息差之下,小心翼翼的开局,小心翼翼的发展,在信息与信息的缝隙里,谨慎却又疯狂的发展。

     白雾依旧跪伏在地,等待着这位第七层的怪物询问其他的问题。

     任务虽然有了,但这个怪物一定很想获取其他情报。

     尤其是……那几个井字级。他们未尝不能与这个怪物建立感应,但也许高塔,隔断了这种感应。

     很快白雾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井三怎么样了。井五又在做什么。】

     这是一个抹黑井五的好机会,但白雾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它为什么不询问井一和井六?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现,也许这个被高塔封禁的怪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骗。或者说它的确被骗了,但它也有着自己的计划。

     这些疑问,都是白雾不能直接提出来的。

     他如实的回复着,讲述井三处在轮回中,被封印着。也讲述了井五在不断扩大势力。

     当然,白雾夹带了一点私货。

     “井五大人对我抱有莫大的敌意,我也不知道那位大人到底什么意图……也许它有着更高深的计划,只是很多次,井二大人吩咐的事情,都因为井五大人的干预,导致进度缓慢。”

     拱火是白雾的传统艺能。

     【它有着最为强大的武器,但却无法驾驭,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可以转达井五,我重临人间之日,它所做的一切努力,会全部化为乌有。】

     带废品这一波确实有些冤枉。井五事实上也一直在寻找高塔。

     反而井二,虽然有派出旅行者,自己却是真正的坐井观天,闭井不出。

     若非被井六算计,白雾感觉井二可以在里头待一辈子。

     至于最强大的武器,也许就是自己前面想到的,万物拆解和万物重塑。

     这的确是一种无解的能力,但还是那句话,如此恐怖的力量,就算是井五,也未必能够完全驾驭。

     井六会被因果之力反噬,说不定井三当初就是玩轮回玩脱了,把自己给轮回了。

     无限增殖很恐怖,但沈殊月也因此,和栗子等人形同陌路。也许这些传说级词条,都有着极大的弊端。

     “伟大的主,我已经记住了您的启示,并等待着您的其他吩咐。”

     白雾不希望这场对话就此中断。但第七层的怪物却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欲望。显然,白雾虽然是它这么多年等到的第一个来自“井”的人类,但它还对此抱有疑惑。

     所以在白雾完成任务之前,它不打算对白雾透露太多。

     【牢记你的使命,找到拥有序列12和序列10的人,欺诈也好,狩猎也好,将他们带来这里。】

     脑海中的压迫感完全消失。

     白雾有些意犹未尽,毕竟没有试探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他确定对方已经离开。

     “可惜了,碍于我所扮演的角色过于舔狗,我不能询问太多问题。我跪了这么久,也只能换来一件武器。哎,这个高塔第七层的怪物,都不懂的心疼人的。”

     白雾站起身,也不担心被看见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很确信,就算是高塔第七层的怪物,就算它是六井级存在的创造者,在高塔里,能力也很有限。

     只是白雾目光没有再落到那些序列语言上。

     能够成功的忽悠过去,对于白雾来说也是比较幸运,高塔过于强大,以至于七百年来,塔外的六井进不来,塔内的大魔王出不去。

     虽然不知道大魔王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但白雾确信,自己距离真相又近一步。

     现在,该去看看战利品。

     那把大魔王口中的“仿制品”。

     白雾转过身,依旧戏精附体一般说道:

     “我刚才仿佛得到了神示。所以这些树上的果子……藏着人类的灵魂?你能分辨出哪一个是你?”

     “绝对溶解的拥有者他也在这颗树上?所以这是养分吗?但上面的怪物为什么不下来觅食呢?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那个怪物其实……只能上,不能下?”

     该隐的脸色很难看。

     这人话题转动这么生硬?他不打算解释一下刚才的一切?

     “你何必伪装呢?还是说刚才你仿佛被鬼上身的一幕,是演给我看的?其实你已经知道了这棵树的秘密了。没想到我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

     该隐很希望白雾是在装神弄鬼。

     如果白雾服务于第六层的怪物,局面对自己便很不利。

     白雾笑了笑:

     “呀,你真聪明,骗不过你呢。你就当我是演给你看的吧。再说了,你不也在欺骗我吗?想要让我成为树上的果实之一。”

     该隐内心很复杂。

     当初他被困了许久,才学会了这门语言,白雾难道这就掌握了?

     “所以说……你参悟了序列语言?或者你之前就来过这里?不然你怎么可能掌握序列语言。”

     “真话是,我第一次来这里。至于学习语言,这难道不是调查军团的标配?不会真有人学一门语言还费力的吧?哦,你是镇御军团的,怪不得。”

     “……”

     白雾很满意该隐这吃瘪的表情,继续说道:

     “现在这颗灵魂树就在这里,它的秘密我的确都知道,没错,我前面是在配合你演戏,你可真是谎话连篇,我也说一个信息,你可以猜猜看,我有没有骗你。”

     “什么信息?”

     “你如果让这棵树有任何意义上的损失,你都会补回这笔损失,甚至还有额外亏损。灵魂树的果实里藏着灵魂,你拿走你的灵魂,便又会丢失新的灵魂。所以我劝你最好,跟我继续探索后面的路程,不要惦记这棵树,或者当你做好准备的时候再惦记。”

     白雾说完开始探寻下一个场景,螺旋长廊,就像是基因一样的螺旋结构的阶梯,通往六百米高空中的一座宫殿。

     石林,血色小径,灵魂树,螺旋长廊,寂静宫殿,这些场景在七百年前,只有那棵树是存在的。其他场景都是后来出现在第六层的。

     该隐也不知道后面有什么。

     当前意识认为白雾和第六层原本的怪物有一定联系后,该隐现在对白雾满是忌惮。

     他此刻停在灵魂前,看到了那颗藏着自己部分灵魂的巨大果实。

     只要吞下那颗果实,就能够回到巅峰状态!

     可偏偏……他不敢这么做。

     白雾也笃定,该隐最终不会这么做。

     该隐还有用,这个人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就这么被这颗树给坑了的话,白雾觉得很浪费,所以他才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了该隐。

     果然,在沉默了一分钟后,该隐开始追逐白雾的脚步。

     二人再次并肩,前往下一个场景,抵达最终堡垒的必经之路——螺旋长廊。

     蜿蜒的螺旋长廊,仿佛抵达天堂的阶梯,当白雾与该隐即将抵达螺旋长廊顶点的时候,白雾有一种感觉……

     螺旋长廊的确不危险,但攀爬的过程里,他感觉到时间在变化。事实上不仅仅是时间在变化。

     螺旋长廊看似结构简单,实际上很复杂,在白雾的每一步里,都藏着许多变化。

     蜿蜒的轨迹和弧度也不断在改变,仿佛在阻止人抵达那座宫殿。

     攀爬的过程也变得漫长起来,但这种漫长,却又难以察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该隐中途有好几次,都有一种螺旋长廊似乎永远走不出去的感觉。

     但白雾带路没有任何犹豫,靠着普雷尔之眼,白雾正在一点一点接近宫殿。

     不过白雾也是眉头紧锁,仿佛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现在已经分不清楚,你诧异的表情,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

     该隐看着一脸疑惑的白雾,而白雾的目光落在了最终的宫殿上。

     该隐又问道:

     “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似乎有某种秘密?”

     “螺旋长廊,一个没有我你走不出去的地方。”

     该隐想要问些什么,白雾无心解释太多:

     “别问那么多,问就是我全知。”

     白雾不是全知,他很快就有了问题:

     “我们来这里多久了?”

     该隐被这个问题弄得有些奇怪,随后他也反应过来了。这条路像是走了很久。他拿出了怀里的腕表:

     “似乎是两天?嗯……应该是两天。”

     该隐不是很确定,这种难以察觉的漫长,让他对时间的捕捉也变得迟钝,仿佛没有走多久,只是怀里的腕表,显示时间过了两天。

     白雾拿出手机,眉头皱的更深:

     “我知道是两天,但你难道不觉得……时间维度有些怪吗?几百米的长廊,我们不至于走两天。”

     该隐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怀表上的指针走得异常的快。

     不知道是钟表坏了,还是……这个地方本身就有问题。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白雾太久,毕竟宫殿就在眼前,他必然是要探索一番的。

     “继续赶路吧。”

     无尽的螺旋里,两个人类仿佛陷入了沙漏中的蚂蚁,当他们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螺旋让二人回到了原点。

     过程仿佛一个死循环。每一次循环,时间的维度都悄悄改变。

     白雾不得不承认,这个螺旋长廊设计的很巧妙,或者整个第六层,就是一个白远口中“合理扭曲”之地,但这一切,都无法瞒过普雷尔之眼。

     该隐一次次觉得走回到了原点,似乎永远无法抵达宫殿,时间也一直在加速,加速,怀表的指针跑得也越来越快。

     好在白雾终于带着该隐走出了螺旋长廊。

     在经历了几十次看似回到原点,实际上每次都不同的攀爬后,普雷尔之眼终于将白雾带出了这个无比诡异的长廊迷宫。

     巨大的宫殿,终于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关于对序列的秘密,以及最为强大的一件寄灵物品,它藏在了那座宫殿里,你可以阅读那些秘密,但这对你了解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就好像让古代的工匠,看现在的导弹设计图一样。

     不过螺旋长廊与寂静宫殿里,没有任何危险。而你手里那把表面能眩晕对手,实际上对你这个非酋极为不友好的青铜斧头,也终于可以换掉了。

     所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漫长的探索该结束了,这巨大的第六层对时间的消耗很大,如果不是永生者,如果没有我的帮助,走出螺旋长廊后,可能你就老死了,而外面的世界,现在变化很大。也许你该回去看看了。

     好消息是,前往螺旋长廊的尽头,你将得到一把七宗罪的仿制品,放心,跟你在玄回市探险时的仿制品不同——

     这是一把七宗罪·嫉妒的高仿。不逊色真品的仿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