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催妆 > 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
最快更新催妆 !
    因宴轻不开窍,凌画奈何他不得,只能打消了与他在马车里风月一番的心思。
     人在无聊时,只能睡大觉。
     于是,凌画与宴轻并排躺着,在马车里纯睡觉。
     唯一让凌画欣慰的是,宴轻已经不排斥抱着她了,让她枕他的胳膊,他的手亦搂着她的腰。两个人相拥而眠。
     被宴轻训练了半日的马很是乖觉,哪怕主人不出来驾驶,他也牢牢的稳稳的拉着马车向前行驶,并没有出现凌画驾车时往沟里掉车亦或者一头扎进了雪堆里的情况。
     一连冒着大雪走了十多日,这一日凌画对宴轻抱怨,“哥哥,我的身子都躺僵了,我的嘴都快淡出鸟来了。”
     宴轻何尝不是,他偏头瞅了凌画一眼,“那下一个城镇买一匹马骑?”
     凌画挑开车帘,凌冽的寒风忽地刮进了车厢内,她猛地缩回了头,落下车帘,摇头,“还是不了。”
     僵就僵吧!
     宴轻瞧她的样子,心里好笑,“那我再去猎一只兔子,用火炉烤了吃?”
     这个凌画同意,猛点头,“嗯嗯嗯,哥哥快去。”
     这些天,大雪天寒,宴轻自然也没有去猎兔子野鸡,凌画也舍不得他出去,两个人只能啃干粮,凌画吃的索然无味,没有食欲,宴轻似乎并不觉得,至少没表现出来。
     终于,凌画忍不住了。
     宴轻出了车厢,勒住马缰绳,让马停下来歇息,回头又对凌画说,“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凌画点头。
     宴轻拿着弓箭进了山。
     宴轻走后没多久,前方传来大批的马蹄声,凌画好奇的挑开车帘子一角只露出一双眼睛去看,只见前方来了一队人马,风雪太大,她看不清这一队人马的模样,只隐约看到当前为首之人是一名男子,穿着一件紫貂胡裘,另有一女子落后半步,穿着白狐披风,皆看不清容貌。身后跟着清一色青衣骑装,大约百人,马蹄声整齐一致,凭凌画的推测,应该是军中的战马。只有战马行路,才如此整齐划一。
     凌画暗想,这里距离凉州城两百里,从凉州方向来的战马,怕是凉州军中人。
     她四下看了一眼,荒山野岭的,天地一片雪白中,马车停在这里,很是醒目,她既看到了这批人,这批人自然也看到了她的马车,此时再藏,能藏哪儿去?
     队伍疾驰而行,很快就要到眼前,她现拿出脂粉涂涂画画,怕是也来不及了。
     凌画只能随手拿出了面纱,遮了脸。
     转眼,队伍来到了近前。
     当前一人勒住了马缰绳,身后女子也同时做了一样的动作,身后百人轻骑也齐齐勒马驻足。
     凌画在车厢内听到这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戛然而止的动作,心想着,果然是军中人,怕是凉州总兵周武的家臣。
     “车中何人?”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在风雪中,磨砂了音质,有些好听。
     人家既然不能装作没看到这辆马车,凌画自然躲不过去了,只能伸手挑开了车厢帘幕,顶着风雪,看着外面的人。
     只见她早先看到的紫貂毛领胡裘的男子眉眼很是年轻,容貌虽然不是十分俊俏,当然,这也是因为凌画看过宴轻那样的容貌,才有此评价,男子眉眼间有一股子英气,让他整个人五官立体,很是别有一番味道。
     他身后半步的女子倒是长了一张姣好的容貌,眉眼间亦如年轻男子一般,有几分英气,只不过大约是常年风吹日晒,皮肤看起来不怎么娇嫩,也不白皙,微微偏黑,这样凛冽的寒风天气,她只戴了披风连带的帽子,并没有用东西遮面当着风雪。
     两个人长的有那么点儿些许相似,与凌画见过的周武画像也有那么点儿相似,兴许,她是还没到凉州,就遇到了周武的家人了。猜测这二人应该是兄妹。
     凉州总兵周武,三子四女,一子一女是嫡出,其余两子三女是庶出。不知道她如今遇到的是嫡出还是庶出。
     她打量人,人也打量他。
     从马上往车内看的角度,只看到一个裹着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团的女子,女子披散着头发,并无挽髻,一手紧紧攥着棉被裹着自己挡住因挑开帘幕灌进车内的风雪,一手伸出棉被里,露出一小节纤细的皓腕,肌肤如雪,挑着车厢帘幕,脸上遮着一层厚厚的白色面纱,只看得见她眉如柳叶,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以及一头乌黑如锦缎的长发。
     虽然看不到脸,但也能看出她很年轻,像个小姑娘,芳华年纪。
     周琛愣了一下。
     周莹也愣了一下。
     二人身后坐着的上百轻骑也齐齐愣住。
     在这样的大雪天,荒郊野岭的,四下一片白,若不是天色尚早,正是午时,若不是她裹着棉被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若是她亭亭玉立而站,这副模样,他们还以为哪里来的山中精灵。
     凌画在众人愣神中开口,“我是过路的人。”
     周琛回过神,试探地问,“姑娘一个人吗?”
     一辆马车,一个小姑娘,没有护卫,在这大雪天气的荒郊野岭上,很是让人觉得奇怪。
     凌画弯了一下眼睛,“不是,我与夫君一起。”
     周琛和周莹以及众人再次愣住。
     明明看起来是个小姑娘模样,已经嫁人了吗?
     “那你……”周琛皱眉,“马车里似乎就你一个人。”
     车帘开的缝隙虽然不大,但已足够周琛看清车内,只她一个人。
     “他去打猎了。”凌画给他解惑。
     周琛转头望向四周,果然见到了一排脚印延伸到远处的森林里,他相信地点了点头,问,“你们是何方人士?要去哪里?”
     凌画眉眼含笑,“这里一不是城门,二不是衙门,荒郊野岭的,公子是何方人士,以何身份要盘查过路人?”
     周琛一噎。
     周莹认真地打量凌画,忽然眯了眯眼睛,“我们是凉州军中人,近来军中有人作乱,我们盘查凉州地界的可疑人士。”
     她这个言外之意,一匹马一个女子,没有护卫,出现在这荒郊野岭的,就是可疑了。
     凌画闻言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前方两米处被大雪几乎淹没的石碑,笑着说,“姑娘错了,我还没进入凉州地界。”
     周莹转过头,也看到了那块石碑,一下子也哑口无言了。
     周琛这时笑了,“姑娘好机智。”
     他拱手道,“在下凉州周琛,舍妹周莹,奉父命外出巡查凉州地界的雪灾到底有多严重。若是姑娘……不,夫人若是前往凉州,劳烦告知名姓,家住何处,来凉州何为?毕竟夫人一辆马车,没有护卫,在这偌大的大雪天气里这样行路,着实令人怀疑。”
     凌画想着果然是周武嫡出的一对儿女。三公子周琛,四小姐周莹。
     周夫人入门后,五年无所出,周家老夫人做主,抬了周夫人两个陪嫁丫鬟做了妾室,同一年,二人同时怀孕,生下了庶长子周寻和庶次子周振。
     命运作弄,两年后,周夫人怀上了,生了嫡出的三公子周琛。
     凌画重新地打量了眼前的周琛和周莹一眼,最后目光在周莹的脸上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想着这位周四小姐,就是她想让萧枕娶的二皇子妃,但萧枕那家伙不同意,说不娶。
     盲婚哑嫁的确是让人不喜,所以,她虽然打听到凉州总兵周武的女儿比前太子妃温家的女儿温夕瑶要强上许多,倒也没有强求他。毕竟,将来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枕边人。还是要他自己喜欢的好。
     没想到,她人还没到凉州,这就先遇上了。
     她向远处看了一眼,宴轻的身影已顶着风雪从林子里出来,一手拿着弓箭,一手拎了一只兔子,他说打一只,就打了一只,大概是觉得,这么大雪的天,打多了麻烦,或者是听到了马蹄声,知道就她一个人,打了兔子赶紧就回来了。
     看到了宴轻,凌画有了底气,毕竟,宴轻的武功实在是高,这一百个军中选拔出的护卫队,若是真动起手来,也不见得能奈何得了宴轻。
     她收回视线,没说话,伸手摸出了令牌,在周琛和周莹面前晃了一眼。
     周琛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凌画,周莹也一下子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