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催妆 > 第四十九章 凉州
最快更新催妆 !

    周琛按照宴轻所教,将烤兔子的要领郑重其事地对护卫长说了一遍,护卫长牢牢记下,郑重地带着护卫按照三公子所交待的要领去烤。

     果然,不多时,烤好了一只看起来色泽诱人冒着喷喷烤肉香气的兔子,果然与早先那只黑不溜秋的烤兔子天壤之别。

     这一回,周琛啧啧称奇,连他自己觉得早先看着烤的挺好的那只兔子,此时再看都嫌弃起来,拎了重新烤好的兔子,又回到了宴轻车旁。

     宴轻瞧着,很是满意,对周琛说了一句给面子的话,“不错,辛苦。”

     周琛连连摇头,“下属烤的,我不辛苦。”,他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红了一下脸说,“我不太会。”

     宴轻笑了一下,“自今日后,不就会了?至少你一个人以后出门,不至于饿肚子。”

     凌画已醒来,从宴轻身后探出头,笑着接过话说,“周总兵治军有方,但是对于将士们的野外生存,似乎还差一些训练,这可是行军打仗的必备技能,毕竟,若真有打仗那一日,老天爷可不管你是不是野营在外,该下大雪,还是一样下大雪,该下大雨,也一样不含糊,再恶劣的天气,人也要吃饱肚子不是?”

     周琛心神一凛,“是。”

     宴轻接过兔子,与凌画待在温暖的马车里吃这一顿迟来的午餐。

     周琛走回去后,周莹凑近了压低声音问他,“哥哥,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刚刚跟你说了什么?还嫌弃兔子烤的不好吗?”

     从十几只兔子里挑选出了烤的最好的一只,难道那两个人还真不好伺候继续为难?

     周琛摇头,“没有,宴小侯爷夸了说兔子烤的很好,凌掌舵使说……”

     他将凌画的话压低声音对周莹重复了一遍,之后叹气,“咱们带出来的这些人,都是从军中选拔出来的一等一的好手,行军打仗马上功夫自是没问题,但野外生存,却着实是个问题。”

     周莹也心神一凛,“凌掌舵使说的对。”

     二人对看一眼,都觉得此事回凉州总兵府后,势必要与父亲提一提,军中士兵,也要练一练,说不定哪日打仗,真遇到恶劣的天气,粮草供应不足时,士兵们要就自己解决吃的,总不能抓了东西生吃,那会吃出人命的。

     他们二人觉得,一个烤兔子,宴轻与凌画,饿着肚子给他们上了一课。

     宴轻和凌画慢悠悠分食完一只烤兔子,擦了手,凌画对外面探出头,“周三公子,周四小姐,可以走了。”

     周琛点头,走到马车前,对凌画问,“前方三十里有城镇,敢问……”,他顿了一下,“届时到了城镇,公子和夫人是否落宿?”

     凌画摇头,“不落宿了,两百里地而已,快马行程赶路吧!”

     周琛没意见,他也想赶紧带了二人会凉州城内。

     于是,周琛和周莹带着百名护卫,将宴轻和凌画的马车护在中间,一行人快马加鞭,路过城镇只买了些干粮,不久留,向凉州进发。

     在出发前,周琛择了一名亲信,提前赶回去,秘密给周总兵送信。

     两百里路,走了半日又一夜,在天明十分,顺利地来到了凉州城外。

     周武已在昨夜得到了回来报信之人传递的消息,也吓了一跳,同样不敢置信,跟周琛派回来的人再三确认,“琛儿真这样说?那两人的身份真是……宴轻和凌画?”

     亲信肯定地点头,“三公子是这样交待的,当时四小姐也在身边,特意嘱咐属下,务必要将这个消息送回给将军,其余人一旦问起,死活不能说。”

     “那就真是他们了。”周武肯定地点头,面色凝重,“自然要将消息瞒紧了,不能走漏出去。”

     他立即叫来两名亲信,关起门来商议关于宴轻和凌画来了凉州之事。

     因周武深夜还待在书房,书房外有亲信进进出出,周夫人很是奇怪,打发贴身婢女来问,周武想着凌画虽是江南漕运的掌舵使,但到底是女子,还是要让他夫人来接待,不能瞒着,只能抽出空,回了内院,见周夫人,说了此事。

     周夫人也惊了,“那、该怎么办?她是为了来说动你投靠二殿下吧?”

     周武点头,“十有八九,是这个目的。”

     “那你可想好了?”周夫人问。

     周武不说话。

     周夫人提起了心,“还没想好吗?”

     周武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对周夫人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咱们凉州三十万将士的冬衣,至今还没有着落啊,今年的雪实在是太大了,琛儿和莹儿派回来的人说沿途已有村落里的百姓被大雪封门冻死饿死者,这才刚刚入冬,要过这个漫长的冬天,还且有的熬,总不能让将士们穿着单衣训练,若是没有冬衣,训练不成,整日里猫在屋子里,也不可取,一个冬天过去,士兵们该软脚虾的软废了,训练不能停,还有军饷,半年前凌画闹到了御前,逼着幽州吐出来的二十万石军饷,也撑不到明年开春。军饷也是吃紧。”

     周夫人懂了,“若是投靠二殿下的话,咱们将士们的冬衣之急是不是能解决?军饷也不会太过操心了?”

     “那是自然。”

     周夫人咬牙,“那你就答应他。依我看,太子殿下不是贤良有德之辈,二殿下如今在朝堂上连做了几件让人交口称赞的大事儿,应该不是真的平庸之辈,兴许以前是不得陛下宠爱,才可以藏拙,如今不必藏着了,才站到了人前亮眼,若是二殿下和东宫争夺皇位,东宫有幽州,二殿下有凌画和咱们凉州军,如今又得了陛下看重,未来还真不好说,不如你也拼一把,咱们总不能让三十万的将士饿死。”

     周武握住周夫人的手,“夫人啊,陛下如今春秋鼎盛,东宫和二殿下未来怕是有的斗。”

     “那就斗。”周夫人道,“凌画亲自来了,还带着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爷,太后宠爱宴小侯爷天下皆知,因凌画嫁给宴轻,太后怕是也要站二殿下,不是听说京中传来消息,太后如今对二殿下很好吗?想必有此缘故,未来二殿下的胜算不小。未必会输。”

     周夫人之所以觉得东宫不贤,也是因为当年凌家之事,东宫纵容太子太傅陷害凌家,今年又纵容幽州温家扣押凉州军饷,要知道,身为储君,将士们理当都是一样的,不分贵贱才是,都该爱护,但是太子怎么做的?明显是厚幽州军,轻凉州军,只因为幽州军是太子岳家,如此厚此薄彼,难保将来登上大位,让外戚做大,欺压良臣。

     周武点头,“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我不甚了解二殿下品性,也不敢轻易押注啊。再说,咱们拿什么押?凌画早先来信,说娶莹儿,后来紧接着便改了口风,虽当初将我吓一跳,不知如何回复,但事后想想,除了联姻纽带,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为牢固?”

     “待凌画来了,你问问她就是了,反正她来了咱们凉州的地盘,咱们总不该被动。”周夫人给周武出主意,“先听听她怎么说,再做定论。”

     “只能如此了。”周武颔首,嘱咐周夫人,“凌画和宴轻来到后,住去外面我自然不放心,还是要住进咱们府里,我才放心,就劳烦夫人,趁着他们还没到,将府里上上下下都整顿清理一番,让下人们闭紧嘴巴,规矩些,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不该传的不乱传。他们是秘密前来,瞒过了陛下耳目,也瞒下了东宫耳目,就连重兵把守的幽州城都安然过了,着实有能耐,万万不能在咱们凉州生出事端,将消息透出去。否则,凌画得不了好,咱们也得不了好。”

     周夫人点头,郑重地说,“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对内宅整顿清理敲打一番,确保不会让多嘴的往外说。”

     于是,周夫人当即叫来了管家,以及身边信得过的丫鬟婆子,一番交代下去后,又亲自连夜召集了所有下人训话。同时,又让人腾出一个上好的院子,安置凌画和宴轻。

     所以,待天明时,凌画和宴轻由周琛和周莹陪着进了凉州城后直接悄无声息地一路领着住进了周家,都没闹出什么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