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催妆 > 第五十章 设宴
最快更新催妆 !
    凌画和宴轻入住周家的当日,整个周家由内到外,都被慎重地重兵把守了起来,以防被人探听到府内的丝毫消息。
     可以说,在这样大雪的日子里,飞鸟难度周府。
     入住后,宴轻就进房里睡大觉了,而凌画与周夫人坐在一起说话。
     周夫人拉着凌画的手说,“当年在京城时,我与凌夫人有过一面之缘,我也未曾想到,随我家将军一来凉州便十几年,再未曾回得京城去。你长的像你娘,那时你娘就是一个才貌双全享誉京城的美人。”
     凌画笑,“我娘曾跟我提过夫人您,说您是将门虎女,巾帼不让须眉,您待字闺中时,陪祖母外出,遇到匪患劫路,您带着府兵以少胜多,既护了祖母,也将匪患打了个落花流水,很是为人津津乐道。”
     周夫人笑起来,“还真有这事儿,没想到你娘竟然知道,还讲给了你听。”
     周夫人明显高兴了几分,感慨道,“那时啊,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年少气盛,整日里舞刀弄剑,许多人都说我不像个大家闺秀,生生受了不少闲言碎语。”
     凌画道,“夫人有将门之女的风采,管她那些闲言碎语作甚。”
     “是是是,你娘当年也是这样跟我说。”周夫人很是怀念地说,“那时我便觉得,知我者少,唯你娘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她拍了拍凌画的手,“当年凌家遭难,我听闻后,实觉难受,凉州距离京城远,消息传过来时,已时过境迁,没能出上什么力,这些年辛苦你了。”
     凌画笑着说,“当年事发突然,太子太傅背靠东宫,只手遮天,有意陷害,从定罪到抄家,一切都太快了,也是没法子。”
     周夫人道,“幸好你敲登闻鼓,闹到御前,让陛下重审,否则,凌家真要受不白之冤了。”
     她敬佩地说,“你做了常人做不到的,你祖父母爹娘也算是含笑九泉了。”
     凌画笑,“多谢夫人夸奖了。”
     周夫人陪着凌画唠了些家常,从怀念凌夫人,说到了京中诸事儿,最后又聊到了宴轻,笑着说,“真没想到,你与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爷成就了一桩姻缘,这阴差阳错的,消息传到凉州时,我还愣了半天。”
     凌画莞尔,“不是阴差阳错,是我设的圈套。”
     周夫人讶异,“这话怎么说?”
     凌画也不隐瞒,故意将她用计算计宴轻等等诸事,与周夫人说了。
     周夫人张大嘴,“还能这样?”
     凌画笑,“能的。”
     周夫人目瞪口呆了半晌,笑起来,“那这可真是……”
     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好半天,才说,“那如今小侯爷可知晓了?还是仍旧被瞒在鼓里?”
     “知晓了。”
     周夫人好奇地问,“那如今你们……”
     她看着凌画面相,“我看你,仍有处子之态,可是因为这个,小侯爷不愿?”
     凌画无奈笑问,“夫人也懂医术吗?”
     “略懂一二。”
     凌画笑着说,“他还没开窍,只能慢慢等了。不过他对我很好,早晚的事儿。”
     周夫人笑起来,“那就好,想想京中传言,据说当年小侯爷一要做纨绔,二说不娶妻,气坏了两位侯爷,宫里的陛下和太后也拿他莫可奈何,如今既然愿意娶你,也乐意对你好,那就慢慢来,虽然你们大婚已有几个月,但也仍旧算是新婚,慢慢相处着,来日方长,有些事情急不来。”
     “是呢。”
     晚上,周府设宴,周武、周夫人并几个子女,宴请凌画和宴轻。
     席间,凌画与宴轻坐在一起,有婢女在一旁伺候,宴轻摆手赶人,婢女见他不喜人伺候,识趣地退远了些。
     凌画含笑看了宴轻一眼,“哥哥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夹?”
     宴轻没太睡饱,懒洋洋地坐在座位上,闻言瞥了她一眼,“管好你自己吧!”
     凌画想说,若是我自己,这样的宴席上,自然要用婢女伺候的。不过她自是不会说出来,笑着与隔座的周夫人说话。
     宴轻坐了一会儿,见凌画眉眼含笑,与周夫人隔着桌子说话,不见半丝疲惫,精神头很好的样子,他侧过头问,“你就这么精神?”
     凌画转头对他笑,“我为正事儿而来,自然不累的,哥哥若是累,吃过饭,你早些回去休息。”
     “又不急一时。”宴轻道,“凉州风光好,可以多住几日,你别把自己弄病了,我可不伺候你。”
     凌画笑着点头,“好,听哥哥的。稍后用过晚饭,我就跟你早些回去歇着。”
     宴轻点头,勉强满意的样子。
     两个人低头私语,凌画面上一直含着笑,宴轻虽然面上没见什么笑,但与凌画说话那眉眼神色很是轻松随意,神态温和,旁人见了只觉得宴轻与凌画看起来十分相配,这样子的宴轻,绝对不是传言中坚决不娶妻,见了女子退避三舍打死都不沾惹的样子。
     两人容貌好,又是尊贵的身份,很是吸引人的视线。
     周寻与周琛坐的近,对周琛小声问,“四弟,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不是因为醉酒后婚约转让书才嫁娶的吗?怎么看起来不太像?从他们的相处看,好像……夫妻感情很好?”
     周琛心想,肯定是感情很好了,否则怎么会一辆马车,没有护卫,只两个人就一路冒着大雪来了凉州呢,是该说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不拿自己尊贵的身份当回事儿呢,还是说他们对大雪天走路很是胆子大,料到天寒地冻的连个山匪都不下山太放心了呢。
     总之,这两人真是让人震惊极了。
     “四弟,你怎么不说话?”周寻见周琛脸上的表情很是一脸敬佩的样子,又好奇地问了一句。
     周琛这才压低声音说,“自然是好的,传言不可信。”
     凌掌舵使本人跟传言一点儿也不一样,一点儿也不盛气凌人,又好看又温婉,若她生活中也是这样的话,这样的女子,无论在外如何厉害,但在家中,就是画本子上说的,能将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人吧?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兴许宴小侯爷就是如此。
     虽然他不是什么英雄,但是能把纨绔做的风生水起,让京城所有的纨绔子弟都听他的,可不是单单有太后的侄孙端敬候府小侯爷的身份能做到服众的。
     另一边,周家三小姐也在与周莹悄声说话,她对周莹小声说,“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长的都好好看啊!四妹,是不是他们的感情也很好?”
     周莹点头,“嗯。”
     周三小姐羡慕地说,“他们两个人看起来真相配。”
     周莹又点头,的确是挺相配的。
     若是从传言来说,一个游手好闲喜欢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端敬候府的纨绔小侯爷,一个受陛下器重执掌江南漕运跺跺脚威震江南两岸三地的掌舵使,实在是相配不到哪里去,但亲眼所见后,谁都不会再找他们哪里不相配,实在是两个人看起来太相配了,尤其是相处的样子,言谈随意,亲近之感谁都能看得出来。是和美的夫妻该有的样子,是装不出来的。
     周武也暗暗观察宴轻与凌画,心里想法很多,但面上自然不表现出来,自然也不会如他的子女一般,交首接耳。
     宴席上,自然不谈正事儿。
     周家待客有道,凌画和宴轻从善如流,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饭后,周武试探地问,“掌舵使一路舟车劳顿,早些休息?”
     凌画笑,“是要早些休息,这一路上,着实辛苦,没怎么吃好,也没怎么睡好,如今到了周总兵家里,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
     周武露出笑意,“掌舵使和小侯爷当在自己家里一般自在就是,若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一声。”
     周夫人在一旁点头,“就是,千万别客套。”
     凌画笑着点头,“自不会与周总兵和夫人客气。”
     周武爽朗地笑,然后喊来人,提着罩灯带路,一路送凌画和宴轻回住的院子。
     送走二人后,周总兵看了周夫人和几个子女一眼,向书房走去,周夫人和几个子女意会,跟着他去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