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二千零七章 意外发现
最快更新神级农场 !
    当听到夏若飞说他主动拿出了元晶来帮助陈南风,并且陈南风最终突破成功,凌清雪忍不住叫道:“若飞,你是不是傻啊?帮他突破元婴,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当时的情况还挺危险的,如果没有及时供应灵气,可能不仅仅是突破失败这么简单,巨大的反噬会对修炼者造成很大伤害的,甚至运气差一点儿的话,就此丧命也是有可能的。”
     凌清雪耸了耸肩说道:“所以呢?”
     “陈玄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坐视不管的。”夏若飞说道,“尽管我和陈掌门没有什么交情,而且我也一直觉得陈掌门对我态度不明,甚至有时候我都有一种危险的感觉,但那种情况下,我还是要帮的。”
     夏若飞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更何况在他们看来,我有一个可能是元神期的隐世师尊,我的修炼资源也一直都非常充足,所以大家是知道我有能力拿出元晶来帮助陈掌门渡过难关的,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和陈玄的交情肯定就不复存在了。”
     “看来你还是挺在意和陈玄的交情的。”宋薇抿嘴笑道,“你这么做也没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薇薇,修炼界是很残酷的。”凌清雪说道,“不信你问若飞,当时除了他,还有谁主动出来帮忙的?我敢肯定,那些事后恭敬祝贺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心里都巴不得陈南风突破失败呢!”
     凌清雪和夏若飞一起在月球上经历过秘境的历练,对修炼界的残酷显然比宋薇有更加直观的认识。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已经发生的事情,咱们就不讨论了,我还是继续往下说吧!”
     “对对对,接着说!”宋薇说道,“你还没说到底为什么那么高兴呢!总该不会是为了陈南风的突破而感到高兴吧!”
     凌清雪有些无奈地看了两人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正如夏若飞所说,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多说无益。
     于是夏若飞接着往下说,这才涉及到七星阁的事情。
     夏若飞把自己研究《玄元经》,进入七星阁,天赋得到提升并且得到七星令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两位红颜知己。
     凌清雪也忘了刚刚那茬,和宋薇一起听得津津有味的。
     七星阁这种法宝的确非常稀少,夏若飞在七星阁内的经历也确实引人入胜,尤其是得到七星令的过程,更是跌宕起伏。
     当然,夏若飞还是有一点点隐瞒,其实就是一个细节没有提,那就是胖娃娃器灵之所以最终决定把七星令交给夏若飞,其实灵图空间中那个七星令碎片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但关于这方面夏若飞是只字未提。
     毕竟这枚七星令碎片的来路实在是有些血腥,尽管并非他的错,但他也并不想让宋薇和凌清雪再一次见识修炼界的残酷。
     凌清雪看了看夏若飞,说道:“这么说,天赋真的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是自然,所以我才会心情这么好啊!”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如果能让你们也用用七星阁就好了,虽然提升天赋的概率不大,但试试看总是好的,万一能提升呢?要不……我去找陈玄说说,他们应该会同意吧……”
     说到这,夏若飞突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着说道:“瞧我这脑子!那七星阁只是放在天一门,其实我想要随时都能收走的!我得了七星令,我才是七星阁的主人啊!不过……暂时来说,我还是不方便真的把七星阁给偷偷弄走,那容易引起轩然大波……”
     本身七星阁在天一门就是镇门之宝,各种防护措施都是十分到位的,夏若飞当然能够直接把七星阁收到丹田内,但前提是他得进入天一门的大殿才行啊!
     他去天一门拜访倒是没有什么阻力,而且人家一定奉若上宾,可他一去天一门拜访,天一门就丢了镇门之宝,这能不怀疑他吗?
     毫无疑问,为了七星阁,天一门绝对是会跟他拼命的。
     更何况,夏若飞觉得自己目前拿了七星阁也没什么用,甚至连器灵都没有完全认可他,所以他在天一门的时候,就压根没想过把七星阁带走,当时就决定让它暂时留在天一门了。
     宋薇和凌清雪吃吃直笑,凌清雪说道:“那你去把七星阁取回来啊!而且那器灵不是认可你吗?那你直接命令它控制七星阁给我们提升天赋不就得了?”
     夏若飞苦笑道:“没那么简单,暂时还是不能这么干……另外估计七星阁有一套运行规则,就算是器灵也得遵循这个规则,不是想给谁提升天赋就给谁提升天赋的……”
     “清雪开玩笑的啦!”宋薇说道,“我们现在就挺好的了,在这么好的环境修炼,跟一般的修士相比,我们可是太幸福了!”
     “将来肯定会让你们进一次七星阁的!”夏若飞笑着说道,“实在不行我就去跟陈玄说说,我现在可是天一门的贵客,破例为你们几个开一次七星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夏若飞真的要用这个人情,那肯定不止宋薇和凌清雪两个人要进去,包括李义夫、唐昊然以及宋启明,甚至是他的几个灵魂奴仆,自然也都要一起送进去,反正都是开启一次,对于陈南风来说,消耗也基本是没什么差别的。
     “说起来,我爸不知道多羡慕我……”宋薇笑着说道,“有时候他会打卫星电话过来,他对这里的修炼环境那是念念不忘啊!”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那你就劝宋叔叔早点儿退休,到时候他想常住这里都可以!”
     宋薇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虽然他也很重视修炼这件事情,但他这么多年的政治抱负和政治理想,又怎么可能轻易舍弃呢?”
     “那正常来说,宋叔叔还有多少年退休啊?”夏若飞随口问道。
     “现在可说不准咯!”宋薇耸了耸肩说道,“马上他可能还要再进一步,那距离退休年龄又要远一些了……”
     夏若飞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毛,问道:“又进步啦?”
     “是啊!”宋薇笑着说道,“他修炼之后,不但身体好了很多,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而且大脑活跃、精力旺盛、思路清晰,所以工作上自然也越来越出色,出了不少成绩,再加上宋爷爷的影响力……所以就顺理成章咯!”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没想到修炼还有这样的副产品……那……宋叔叔下一步是去哪里?京城吗?”
     “应该大概率会留在东南。”宋薇说道。
     “主政一方啊!可以啊!”夏若飞说道,“下次打电话的时候,替我祝贺他!”
     “嗯!”宋薇说道,“没问题!”
     夏若飞说道:“好了,事情就是这样,你们都清楚了,所以我这段时间应该会闭关,准备潜心研究一下《玄元经》,不过在闭关之前,咱们也应该好好庆祝一下!今晚你们两人都不许跑哦!”
     宋薇和凌清雪同时脸上微微一热,凌清雪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们跑哪儿去啊!当然要留在桃源岛啦!不就是跟你一起庆祝一下吗?义夫已经去准备晚餐了,我们肯定陪你多喝几杯!”
     夏若飞嘿嘿一笑,说道:“装糊涂是没有用滴!我修为比你们高那么多,实在不行就把你们都抓起来,然后丢进我的大床……”
     “别说啦!”凌清雪捂着脸,“光天化日的,又说下流话……”
     “这个人真的很讨厌……”宋薇也俏脸微红地说道。
     夏若飞哈哈大笑道:“都老夫老妻的了,你们也太容易害羞了吧!”
     ……
     李义夫很识趣没有过来打扰,就连晚餐准备好了,他也没有上来,还是夏若飞三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主动下楼去的。
     大家把酒言欢之后,就又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夏若飞三人小别胜新婚,自然少不了一番荒唐。
     三人完全没有去合修《太初问心经》,完全就是依着本能在卧室里胡天胡地,等到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天边都已经露出了一丝鱼肚白。
     夏若飞望着分别在自己左右两侧的宋薇和凌清雪,两人的脸上都还带着一丝潮红,嘴角也挂着满足的笑容,已经沉沉地睡了。
     夏若飞享受了这难得的温馨和安宁,良久他才轻手轻脚地起床,又轻轻地给两人盖上了被子,这才走出房间,小心地把门关上。
     他此时毫无睡意,所以决定直接就开始闭关。
     夏若飞在客厅茶几上给两位红颜知己留了个字条,然后就找了个空房间进去,直接反锁房门,开始回来之后的第一次闭关。
     他先是把必要的防护阵法都布置好,然后才盘腿坐在了床上,微微闭上双目,开始默默地运转《玄元经》的功法。
     夏若飞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将这门功法修炼到极致,而是想通过实际的修炼来印证自己在路上思考的几个细节调整。
     在黑曜飞舟上,夏若飞其实就隐隐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只是这种感觉很模糊,好像明明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但却怎么也捅不破。
     所以他就是想要通过实际的修炼,来看看能否完善那几处细节,找到更多的灵感。
     修炼、闭关,时间自然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流逝了。
     接连两三天时间,夏若飞基本上都是在埋头研究《玄元经》,一次次有了新的灵感,又一次次推翻自己的想法,在这样的反复琢磨的过程中,他对《玄元经》的研究不知不觉又深入了一截。
     而且,夏若飞越研究就越觉得这部功法深不可测。
     明明看起来那么简单粗浅,但却似乎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
     夏若飞甚至觉得这样的研究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他都感觉自己可能无法找到那个终极答案,或者就是需要消耗漫长的岁月。
     当然,夏若飞也并没有因此灰心丧气,他只是觉得或许是自己的方法没有找对。
     一开始他意识到自己修炼天赋得到提升之后,重新研究《玄元经》时其实进展是很迅速的,隔一会儿就能有一处新发现,那种感觉自然是成就感满满。
     但这并非常态,随着研究的深入,进展自然也就越来越慢。
     夏若飞停了下来,不是因为灰心想要放弃,而是想要尝试着换换思路。
     一条道走到黑,是很可能钻牛角尖的。
     他没有再修炼,甚至也没有去思考《玄元经》的一些具体细节,反而是在考虑换一条路来走。
     他冥思苦想也没有找到什么更好的路子。
     心情微微有些烦闷的他,干脆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那枚七星令,一边思考问题,一边无意识地在手中把玩着七星令。
     毕竟这七星令是从七星阁中取得的,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七星阁和《玄元经》这部功法,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七星令在夏若飞的指尖来回翻飞,就如同穿花蝴蝶一般。
     就在夏若飞的手摩挲到七星令背面的那些纹路的时候,他心中微微一动。
     既然对《玄元经》的研究似乎已经走进了死胡同,那干脆就先停下来,把它放在一边,看看七星令背面的纹路也好,就当是换换脑子了。
     这枚七星令的正面其实就是北斗七星的图案,而背面的纹路则是相当的复杂。
     实际上每一张金属薄片上面都有不同的纹路,而七张金属薄片组合在一起之后,有一些纹路是重合的,而有一些纹路则会被遮盖住,最终在七星令背面呈现出来的,是复杂程度几何级数上升的纹路图案。
     这样的设计相当巧妙,如果有人偶然得到了一张金属薄片,是完全无法通过金属薄片的纹路来推算出整幅纹路图案的。
     夏若飞的阵道水平很高,他很快就被这复杂而玄妙的纹路图案所吸引,忍不住用精神力开始模拟这些纹路的走向。
     就在这时,夏若飞意外地发现,这个纹路图案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