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二千零八章 修为大进
最快更新神级农场 !

    夏若飞自己也不禁微微一愣,他又盯着七星令背面的纹路仔细看了看。

     可是,当他真的认真去看的时候,那种隐隐的熟悉感反而又不见了。

     夏若飞感到,这就好像小时候看那种裸眼3D的图片,一定要盯着图片看到自己昏昏欲睡,画面才会慢慢开始移动,最后形成立体图案,可当自己心中一喜,去定睛观瞧,图片马上就恢复原样了。

     3D图片?

     夏若飞冒出这个念头之后,忍不住心中一动。

     他连忙把七星令拿起来凑到自己的眼前,然后按照小时候看裸眼3D图片的办法,盯着七星令看。

     那种3D效果,实际上是利用两只眼睛的位置差来形成的。

     夏若飞现在是修炼者了,自然不需要像小时候那样不断地去寻找昏昏欲睡的感觉,他能很轻松地一心二用,两只眼睛采集到的图像角度不一样,一心二用的话,很快就能合成所谓3D的立体效果了。

     七星令背面的图案,在夏若飞的视野中也开始渐渐移动。

     当然,它并没有形成立体的效果,只是移动过后,原本没有任何关联的一些线条又连在了一起。

     这自然就是会形成一个新图案的。

     当那个新图案渐渐清晰,夏若飞果然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他立刻把这幅图牢牢地记了下来。

     然后,夏若飞迅速用精神力去勾勒出这幅图案来。

     精神力残留在空气中,形成了一个普通人肉眼无法看到的图案。

     这图案与夏若飞用裸眼3D效果还原出来的图案一模一样。

     夏若飞自然是能看到自己精神力构筑出的图案的。

     他盘坐在床上,认真地开始研究这幅新的图案。

     果然,这回夏若飞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难怪他会有那么熟悉的感觉,原来经过类似3D效果还原过后,这幅图呈现出来的竟然是《玄元经》的经脉运行路线图。

     《玄元经》这部功法一共有三种经脉运行路线,而七星令背面的纹路,在3D效果的基础上,依然是三种运行图重叠在一起,自然就显得更加杂乱无章。

     夏若飞不禁自言自语道:“这加密的规格够高的!难道就是为了刻画那三幅经脉运行图?这有点儿太夸张了吧?那玩意儿根本不需要保密啊!但凡是个天一门弟子,都能申请修炼的!”

     说到这,夏若飞又深深地看了看悬浮在空中的精神力形成的纹路,立刻失声道:“不对,还是有区别的!”

     原来,夏若飞发现七星令背后镌刻的纹路,和《玄元经》功法中记录的经脉运行图相比,乍一看是一模一样的,可是仔细去观察,却会发现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七星令背后镌刻的纹路,是三幅经脉运行图叠加在一起的,所以自然就有交汇的部分和重合的部分,而且叠在一起才发现,交汇、重合的部分还挺多的。

     夏若飞二话不说,直接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纸和笔,然后飞快地在纸上华夏了那份层层叠叠的纹路图。

     虽然用精神力模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但夏若飞想要深入研究一下这幅图案,自然是画在纸上更加方便。

     一会儿工夫,夏若飞就把纹路图按比例画在了纸张上面。

     接着,夏若飞又拿出了彩笔,把交汇的点全都标上了红色,接着又用蓝色彩笔把重合的部分加粗描绘了出来。

     所有重合的部分重新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圆圈!而所有代表交汇处的红点,也全都在这个圆圈上。

     夏若飞还发现,这些交汇处无一例外都是原来的经脉运行图中的小节点,每一个交汇处的红点都能找到对应的穴位。

     而且丹田的位置刚好也是一个交汇点,所以自然也出现在了上面。

     夏若飞已经隐隐抓住了点儿什么。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所有代表交汇处的红点都标上号,先标原功法中第一张经脉运行图所蕴含的穴位接着是第二张图、第三张图……

     全都标注清楚后,夏若飞惊喜地发现,第一号节点自然是丹田所在的那个红点了,因为每一个周天都是从丹田开始,到丹田结束的。

     这些红点就好像设计好的一样,从编号1的代表丹田的结点,在圆圈上按照顺时针数的话,前面的部分都是第一张经脉运行图上的节点,接着是第二张、第三张……

     接着,夏若飞又把并非交汇点,但却在重合部分出现的一些代表穴位的节点也标注了出来。

     一幅全新的经脉周天路线已经呈现出来了。

     夏若飞忍不住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玄元经》缺失的部分?这部功法有四张经脉运行图?”

     夏若飞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因为他对《玄元经》的研究已经十分深入透彻了,但还是走进了死胡同,而且他在研究这部功法的时候,确实也感觉这功法似乎有些不完整,现在出现了新的经脉运行图,那种不完整的感觉就一下子消失了。

     夏若飞这些天一直都在研究《玄元经》功法,关于功法的解读以及一些细节,他自认已经做到极致了,但始终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的效果。

     今天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所以,夏若飞自然忍不住想要试试新的一幅经脉运行图。

     不过,功法不是儿戏。

     哪怕是一部非常普通的功法,那也是经过千锤百炼不断琢磨,并且在实践中不断修正才创造出来的。

     更何况《玄元经》这样的功法。

     随随便便增加或者改变功法的修炼方式,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好在夏若飞如今已经是金丹中期修士,而且精神力更是达到了堪比元婴中期的水准,所以只要小心一点儿,尝试一下倒也不至于出现太大的危险。

     所以,他也只是考虑了片刻,就决定要尝试。

     毕竟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么一个意外的收获,如果因为害怕危险而束之高阁,那实在是太可惜了,也绝不是夏若飞的作风。

     于是,夏若飞就放下那张画了新运行图的纸张——这运行线路图早已刻印在夏若飞脑海中了,根本不再需要参照纸张去修炼。

     然后他就盘坐在床上开始闭目调息,直到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这才深吸一口气,开始修炼《玄元经》功法。

     开始的部分,他自然还是按照之前的一些改良,正常修炼就是了。

     不过,当运行到第三幅经脉图之后,夏若飞并没有马上回到第一幅图,而是引导着灵气从丹田进入,然后按照他新发现的运行图再运转了一个周天。

     夏若飞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同时还分出心神来监测自己体内元气的情况,一旦元气发生暴动,或者处于失控边缘的时候,他还能够及时停下来。

     灵气沿着那条最新的经脉运行路线前进,夏若飞觉得运转得特别顺畅,没有任何的迟滞。

     反倒是前几天修炼《玄元经》的时候,无论夏若飞对细节做了多少完善,他运行完一个大周天之后,总是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仿佛缺少了一点儿东西。

     今天修炼,夏若飞运行完第三幅图,马上转入第四幅图,突然就发现那种缺憾感似乎消失了。

     这个发现让夏若飞又安心了不少,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找到了那条正确的路。

     一会儿工夫,灵气也已经在第四幅图中涉及到的经脉、穴位,按照夏若飞找出来的顺序,运行了一个周天。

     一缕元气在丹田内滋生出来。

     夏若飞也不禁微微一愣——这股元气量是相当的大,甚至和他修炼《大道决》时产生的元气相比,也就不相上下。

     这在前几天,是绝对难以想象的。

     夏若飞这些天修炼《玄元经》,每次增加的元气都少得可怜,不过这毕竟是非常基础的功法,任何天一门弟子都可以随意修炼,所以夏若飞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只不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前后一对照,增加一幅经脉运行图后的功法,那等级简直是坐火箭上升呢!

     夏若飞稳了稳心神,马上又开始第二轮大周天。

     他手中握着的紫元晶中纯粹浓郁的灵气一点点被抽取出来,然后沿着《玄元经》的经脉运行图运转,重新回归丹田后生出了一缕元气。

     一圈、两圈……

     夏若飞坐下修炼之后,就已经完全忘记了时间,他此刻已经没有了担心,因为每一个大周天的运转都非常顺利,而且产生的效果也相当的好,丹田内的元气一点点地增加。

     经过几个小时的修炼,夏若飞完全能够确定,他已经破解了《玄元经》这个谜题。

     这几个小时里,夏若飞几乎一刻不停地运转功法——当然,是改良过的功法——一次次大周天下来,情况都非常稳定,没有要出现任何瑕疵的迹象。

     能和功法融合得这么好,几乎是无缝衔接,并且修炼效果也好了很多,这只有唯一的一个解释,那就是这第四幅经脉运行图原本就是功法的一部分,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把这幅经脉运行图藏了起来。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夏若飞也没有停止运转功法——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畅快地修炼了。

     这《玄元经》功法的效果既然比《大道决》也差不了多少,那夏若飞干脆就先修炼《玄元经》了,毕竟他还想要印证一些细节。

     夏若飞即便只是在卧房里闭关,也依然十分认真。但他已经完全隔绝了外界,各种防护、隔音结界把这里隐藏得非常好。

     夏若飞也已经忘记了时间,就是稳稳地一遍遍运转《玄元经》功法。

     不知不觉中,夏若飞似乎感觉到了瓶颈的存在——这回不是隐隐看到金丹后期的希望,而是真的有可能冲击金丹后期了!

     夏若飞也不禁精神一振。

     没想到《玄元经》这么管用。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玄元经》就比《大道决》珍贵,实际上即便是补全了第四幅经脉运行图,《玄元经》和《大道决》相比,还是稍逊一筹的。

     只不过夏若飞本身也已经隐隐能够感觉到瓶颈的存在,今天的修炼也只不过是助推了一把,实际上还是之前扎实修炼打下的基础。

     夏若飞干脆继续修炼《玄元经》,一缕缕元气源源不断地在丹田内生出来。

     不知不觉中,那种瓶颈感愈发的强烈。

     夏若飞的丹田内也几乎充满了元气。

     难道今天就要突破了?夏若飞心中也不禁冒出了这个念头。

     实际上现在他真的处于突破的临界边缘了,只要他继续坚持修炼一会儿,元气充盈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会开始冲击瓶颈。

     因为只有突破到更高等级,才能容纳更多的元气,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不过夏若飞并没有这么做。

     他反而在感觉到瓶颈被元气自发冲击得震颤了一下的时候,就主动停止了修炼。

     这样一来,冲击瓶颈的动作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了。

     夏若飞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然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并不是最好的。

     而且一开始闭关,他也没想过能突破金丹后期,所以并没有做任何准备,包括心理上的,也包括一些安全方面的防范措施,甚至还包括突破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等等等等。

     这一切他都没有提前准备,而他又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

     所以,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宁可再等一等。

     当然,夏若飞也没有打算就此结束闭关。

     他自然还是想要冲击一下金丹后期的,只是希望自己准备足够充分,到时候一鼓作气冲过去。

     所以,夏若飞起身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盘腿坐下。

     他并没有马上修炼,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同时脑子里也在考虑一旦开始冲击金丹后期,还有什么因素是必须考虑到的,等等。

     夏若飞这一坐,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