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633章 故事里的人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地牢里幽冷的风,鼓动着陈岚的帷帽。轻纱的一角被风吹起,露出半边苍白的脸,随即又垂落下去,隔着帷帽的面纱,只瞧得见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

     巴图微微昂脸,双眼盯着陈岚手上的刀尖,一眨未眨。

     “能死在你的手上,也是我的福报。”

     他说得淡定,双眼却仿佛发了疯一般灼热通红,脏污发青的脸,篷松打结的头发,让此刻的他落魄而狼狈,与那个少年时豪爽俊朗的皇子巴图俨然两人。

     陈岚手上的匕首在空中僵化般停留了许久,没有落下,也没有收回,就那么僵持了好一会儿,一道低沉而缓慢的声音,仿若从她喉间挤出,沙哑不堪。

     “我问你,乌日苏是谁的孩子?”

     巴图一怔,嘴角徐徐勾起,眼睛半眯着审视她。

     “在你心里,我还没有坏透吗?你竟然对乌日苏的身世还有存疑?岚姐,你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过善良,太过心软,又太容易相信人。你却不知,这个世道向来只欺负善良和心软的人。”

     陈岚身子微晃,拿刀的手有些颤抖。

     巴图盯着她帷帽上垂下的面纱,一字字说得十分清楚。

     “乌日苏是你的儿子。我跟你的儿子。其实你早已猜到了真相,只是不愿承认罢了。是我买通吉尔泰,迷晕南晏医官一行数十人,再劫走你,囚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密室里……”

     “咣当!”匕首突然从陈岚手中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响。

     “是我。那个强丨暴你,让你怀孕生下孩儿的神秘人,是我。那个你以为死掉的孩子,就是乌日苏。他没死,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见不得光,不想让他活得不明不白,将他带到兀良汗,以皇子身份抚养长大,甚至一度想栽培他,成为兀良汗的汗王……”

     陈岚嘴唇发冷,声音也是幽凉透骨,“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巴图道:“你身份骄贵,我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是你生的孩子。此事若为外人所知,永禄帝不会放过我,父汗也不会放过我,我没有别的法子……”

     “我没问你这个!”陈岚突然嘶吼一声,仿佛有一种积压的情绪突然被怒火引爆,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听上去极是狰狞,又或是挣扎。

     “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了劫走我,杀死那么多人,却又隐藏身份,胁迫我,强丨暴我?”

     巴图的眼睛微微眯起,顿时冷冽了几分。

     “岚姐,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可你那时一直与我保持距离,父汗又把你看得紧,我不那样做,一点办法都没。”

     顿了顿,他缓缓低下头,仿佛回到了那一段遥远的岁月,沉默地看了她许久,才道:“你这性子,外柔内刚,我若不用点手段,你岂会心甘情愿的跟我?即使我用强让你屈服,你一旦知道是我,想必也会自我了断。我拿一个死人来做什么?我是想与你长长久久,做正经夫妻的……”

     长长久久,做正经夫妻?

     陈岚听着听着就笑了。

     凄厉,悲伤的笑。

     “先假扮匪徒凌辱我,待我怀上孩儿,生不如死的时候,你再如天神下凡一般突然现身解救我,在我被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黑暗牢狱里数月之后,你来了……”

     在她被关的几近疯癫的时候,巴图从天而降,如同一道正义之光,杀光所有的匪徒,将她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再帮她出谋划策,安置她和那个见不得光的孩子,任谁也会感激涕零的。

     “好计。”陈岚弯腰,慢慢捡起掉落的匕首,“确是好计!是我太傻。”

     巴图盯着她的动作,双眼怔然。

     陈岚动作迟缓,身子骨已是不像从前,蹲身时,帷帽突然一斜,露出鬓角的白发。

     巴图几乎不敢相信,曾经那个秀雅绝俗,柔情绰态,自带一股高雅气度,如珠如玉一般我见犹怜的南晏通宁公主,竟已老成如今模样。

     “岚姐……”

     巴图喉头发硬,忽然隔着栅栏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拥抱她,却只能带起两条粗丨长的铁链哗啦啦作响,最终缠在牢门上,动弹不得。

     陈岚没有回答,匕首已重新握紧。

     “是我错了。”巴图忽然觉得心窝吃痛,比被人砍上一刀还要疼痛。

     “岚姐,若时光再复,我……不会再伤害你。”

     陈岚身子狠狠一僵,低头看着他:“时光再复?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纵是时光再复,你还是那个自私冷酷的巴图,无情无义。从前如何,现在便是如何,永远不会改变。你的喜欢,从来就不是喜欢,而是霸占,是不择手段。”

     “人本自我,喜欢若不占有,谈何喜欢?”

     陈岚斜眼看他,“那不是人,是跟你一样的……畜生!”

     巴图喉头微微一紧,不知能说什么。

     ……

     时光难复,岁月也不会再回头。

     但如今身陷囹圄,再忆当初年少风流时,巴图心里竟是悲喜参半,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他的命运似乎从一出生便注定了。

     将有一日,他会成为兀良汗的王。

     他与阿如娜的婚事也是在他年幼时便已订下了。

     那个女子,是他的亲生母亲阿木尔为他谋划。

     漠北铁骑踏天下,南晏早晚是敌人。

     阿木尔对南晏风土人情和民生民俗极为推崇,常将喜欢挂在嘴边,但却十分厌恶南晏女子。

     为免巴图有朝一日看上南晏女子,或是阿木古郎一时兴起,让他与南晏联姻,阿木尔从小便告诉巴图,南晏女子一个赛一个的狡诈恶毒,她们比那草原上带崽的母狼还要凶狠,男子若是爱上她们,会被她们“吃”得连渣都不剩,她们善于控制男人的脑子和身子,让男人形若木偶,丧失判断,对她们言听计从。

     那时候,南晏皇帝赵樽和皇后夏初七的故事,就是巴图眼中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永禄帝本是人人传颂的大晏战神、威震天下,可是自从有了夏初七,整个人就变了。“妻奴”、“唯皇后马首是瞻”、“六宫无妃”、“只宠一人”,关于赵樽宠妻一事四海皆闻。巴图听来,简直匪夷所思,觉得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堂堂大晏皇帝,竟被一个女子拿捏,失了男人尊严,威风扫地。

     这对年少的巴图而言,是不可思议的愚蠢。

     出于好奇,她曾在阿木尔的安排下,偷偷地瞧过几个在额尔古做马匹生意的南晏女子,巴图在她们身上没有看到母亲说的“俏美多情”,心下觉得南晏女子还不如阿如娜长得秀气。

     他从此信了阿木尔的话,将南晏女子视为洪水猛兽,退避三舍,专心与阿如娜做“青梅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