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634章 断肠又勾魂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阿木尔对“青梅竹马”有一种特殊的执念。

     她曾经告诉巴图:她与大晏皇帝赵樽便是青梅竹马,后来是夏初七那个贱人挑拨离间,这才会失去赵樽,落得那般下场。

     为了弥补心里的缺失,在阿如娜十三岁那年,阿木尔便派人将她接到了额尔古长住,由她来亲自教导,要将比巴图还要年长的阿如娜,培养成巴图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若陈岚没有来额尔古为阿木古郎问诊,这一切原本十分完美。

     巴图将会成为最勇猛的汗王,得到草原雄鹰北狄的相帮,将来或有一日,他会实现北方大统,马蹄南下,再带着他的母亲回到南晏,看金陵风光,秦淮月色……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阿木尔万万没有想到,从天而降一个陈岚。

     那一年,巴图得闻宫中来了一个南晏的公主,会弹琴作画,会针灸医术,正在帮父汗看病时,他本没有太大的兴趣,却被侍女一句“娇柔婉转,美艳不可方物”挑起了好奇心。

     那天,烈日炎炎。

     巴图刚刚行猎回来,手拿弯弓,赤丨裸着汗湿的胸膛,淌着一身热汗,很是不客气地闯进去,向阿木古郎请安。

     年仅十四岁的他,生得像他那个听说是兀良汗第一勇士的亲生父亲,虎背熊腰,人高马大,身上的肌肉块子都能唬死个人,面容却有几分母亲阿木尔的俊美,算得上是一个英俊少年,只是性子剽悍又任性。

     他是带着不屑和嘲笑进去的,却被一阵香风吹得神魂颠倒。

     陈岚正在净手,准备为阿木古郎施针。刚刚成熟的大姑娘,身上裹得远比草原女子更为严实,可是那身绸衣轻衫里的玲珑曲线,盈盈一握的娇软小腰,尽显于外,还有露在外面的一截白藕似的粉嫩玉腕,修长细白的指节,如上好的瓷器。轻风一吹,衣角翩翩,如同仙女下到凡间,一步一动风情万种,鲜嫩得如同诱人的蜜丨桃,让巴图下意识咽了一下唾沫,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巴图从来没见过生得这么白,这么嫩的女子。

     现在他信了,兀良汗的水土当真养不出这般柔媚多情的女儿。

     初遇那天的事情,巴图已经有些淡忘了。

     他记不住是如何向阿木古郎请安,阿木古郎又是如何向他介绍陈岚的,却能清楚得记得父汗让他唤她一声“岚姐”时,女子轻抿唇角,斜睃他一眼,微微露出一丝浅笑的模样。

     当真是眉目如画,玉肌赛雪,却又冷艳高贵,虽有勾魂摄魄之美,却令他不敢靠近半分。

     那天夜里,巴图做了一宿的美梦。梦里的陈岚,双眼漆黑如墨,眉眼隐隐地望着他笑,仿若就在近前,在他的被窝里。巴图激动得心神俱热,拼命呐喊燃烧,叫着“岚姐”,完成了一个少年向男人的转变。

     次日醒来,他羞耻地发现,南柯一梦后只剩满床的痕迹,还有阿如娜甩在他面门上的手帕。

     许是他喊得太过大声,叫侍女听了去,还将此事告诉了阿如娜。阿如娜撇着嘴冷笑,问他是不是哪个贱人勾引了他,巴图当然打死不认,当场杖毙了多事的侍女。

     阿如娜没有证据,闹了两天,也就消停了。

     自此,巴图往阿木古郎那边去的时间更多了,然而,陈岚并不总是在那里。他偶尔能碰上,大多时候碰不上。即使碰上了,陈岚也只是客气地回礼,将巴图的骄傲踩得粉碎。

     在兀良汗,哪个女子不对他这个唯一的皇子另眼相看?

     就她,偏不。

     少年心事装在心里,如同藏了一盆燃烧的炭火。

     叛逆的年纪,越是想,越是焦躁,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

     巴图要得到陈岚的渴望,来得有些莫名,从心里火苗般的一点点念想,到陈岚返回南晏的日期定下,终于燃烧成了一团冲天的烈焰。

     他开始了周密的计划,并为此亢奋不已。

     如陈岚所说,在做这个事情的过程中,他认为这便是喜欢,喜欢等于霸占,霸占等于得到。为此,他不惜瞒天过海,将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阿木尔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精心培养的儿子,最终还是会栽在一个南晏女子的手上。

     而且,那个女子还是陈景的女儿。

     阿木尔最先发现了巴图的异常行为,为了儿子的前途,她没有声张,更没有将此事告诉阿木古郎,而是帮着巴图把事情隐瞒了下来。接着,她愚蠢地再次使用他掌控儿子的老一套,对巴图威逼利诱,不仅不肯让巴图将乌日苏带回额尔古认亲,还试图除去陈岚,被巴图阻止后,阿木尔疯性大发,当即威胁要将此事告诉阿木古郎,让巴图自食其果……

     一旦阿木古郎知晓,那巴图所做的一切这肮脏事情,都会暴露。他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失去。

     巴图苦求无果,恐慌之下,失手将阿木尔打晕。

     阿木尔伤及后脑,久治不愈,在昏昏噩噩中又活了几年,便一命呜呼了。

     至此,她没有机会再去魂牵梦萦的南晏,看不到金陵春色,秦淮风光,甚至在弥留之际,她连“南晏、金陵、秦淮”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唯一记得的人,也不是她的儿子巴图,更不是她的丈夫,而是大晏皇帝——赵樽。

     ……

     “岚姐,我知道,我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致歉也是多余。”

     巴图深思许久,喉咙鲠动着,双手握牢牢门的圆木,声音低哑得如同喃喃一般。

     “死期将至,我最悔当初年少无知,不懂情为何物。最为遗憾的是……我一生肖想南晏江山,心心念念着想去娘说的故地上走一走,游一游。看看金陵是如何秀丽繁华,秦淮有几分婉约多情。可惜,想来我至死也瞧不见那柳绿桃红的春色,赏不到江南细雨,看不到那三月的桃花,见不到夜秦淮近酒家的旖旎风情了……”

     说到此,巴图闭上眼,仰起脖子,满脸灰败地迎向陈岚锋利的刀锋。

     “岚姐,横竖是死,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上。”

     陈岚没有动,只有一阵幽幽的冷风,透入肌骨。

     巴图打了个寒战,抱着栅栏将头垂下去,不看她的脸。

     “杀了我吧。被囚禁的日子,生不如死,我受够了。来吧!”

     “死多容易?一了百了。”陈岚低低说着,匕首突然朝巴图刺去,整个人失控一般,刀尖刺入他的身子,又狠狠地抽出来,带出了猩红的血线,再毫不犹豫地刺下第二刀。

     一刀接一刀。

     血光四溅。

     她如同发泄一般,凶狠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这样的人,怎配去死?你怎配?”

     有时候,生比死更难,更是不堪。

     陈岚是一个精通人体穴位的医者,她知道自己刺出去的每一刀会不会致命,她发着狠,发着疯,仿佛要把巴图扎成一个筛子,却又不会要了他的命。

     巴图鲜血淋漓,闷哼声声,却没有叫出一个字来。

     “这便是……千,刀,万,剐了吧。”

     听着他忍痛喘气地询问,陈岚越发的狠戾,直到她自己累得瘫倒在地,与他同样的气喘吁吁。

     陈岚激动得颤抖,帷帽腾地落地,露出她满头的白发和憔悴的脸。

     巴图失神般看着她,“岚姐……我宁愿以死换你安好。我想通了,我不要了,我都不要了,乌日苏……想做汗王,便由他去吧。我都想通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杀了我,现在就杀了我……求你,求求你!”

     “啊——!”

     陈岚抱着头,失声痛哭。

     巴图浑身浴血地扑到栅栏上,急切地吼道:

     “岚姐?你别哭。你别哭了。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啊——!!”陈岚坐在地上,昂起脖子嚎叫般哭泣。

     四周默默。

     时间仿若定格在这一刻。

     地牢门口,时雍几次想要冲进去,被宝音轻轻拦住,然后抱在怀里。

     她的肩膀上一片湿痕。

     不知何时,宝音也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