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635章 顾虑重重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宝音没有带时雍进去陪伴陈岚,而是吩咐了何姑姑同陈岚的侍女晴儿进去看顾她。

     “阿拾,走吧。”

     听到宝音淡定的声音,时雍略略有些迟疑。

     她回头看一眼地牢黑漆漆的木门,“姨母,我们不管娘吗?”

     宝音微微侧脸瞄她,脚步加快,好一会儿没有出声。时雍提了提裙子,紧跟她的步伐,待到迈过跨院,宝音的脚步才慢了下来。

     “你娘,不愿我们看到她这副模样。”

     冷风拂在她苍白的面颊上,严肃而凝重,若非眼里掩不住的红血丝,可以看出哭过的痕迹,宝音此刻仿佛与平常没有两样。

     时雍微微眯起眼,思索片刻,低低应一声,“是。”

     宝音怔了怔。

     她以为阿拾小小年纪,铁定想不明白个中道理,已然准备好了应付她询问的话,可是时雍什么都没有问起,只是轻轻扶住她的胳膊,进入厢房。

     “唉。”宝音叹息一声,坐下来,看了看她发红的眼睛,“你也别太悲伤,让你娘瞧到更是难受。等她把心里这道坎儿过去,也就苦尽甘来了。巴图再是混蛋,能有一个这么乖巧可爱的闺女,想必你娘也能得几分欣慰。”

     时雍抿了抿嘴,低下头去,“阿拾明白。”

     宝音看她神情恹恹,脸上有着若有似无的悲伤,叹息着摆了摆手。

     “你早些回去歇了吧,一会儿你娘回来,我会陪她说说话,先别让她看到你好了,免得你们相见,又添伤感。。”

     时雍明白她的想法,默默起身,“有劳姨母了。阿拾告退。”

     她福身退下,还没有出门,又被宝音叫住。

     “阿拾。”

     时雍转头。

     宝音道:“我有一事问你。”

     时雍轻声道:“姨母请说。”

     宝音眉头蹙起,略略停顿片刻,低低道:“在你心中,可愿意认巴图为父?”

     时雍狐疑地望着宝音憔悴的面孔,眼皮颤动一下,“不知姨母此言何意?”

     宝音神情有些焦灼,脸皱了皱,似乎烦躁起来:“我就问问。没事,快回去吧,忘掉你今晚看到的,往后和阿胤好好相处。他是个好男人,想是不会负你。”

     时雍抿唇点头,再三观察着宝音被伤心灼得通红的双眼,“姨母也要保重身子,别太焦心。有些花儿长在烂泥,也能向阳而生。我相信我娘,也一定会跨过这道坎儿,待来年冬去春来,鲜花盛开,便是大好之时。”

     宝音一愣,眼皮轻抬瞄着她,嘴角已噙了几分感慨,“你这孩子,年岁不大,看得透彻。人生路窄,心胸却宽,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

     从小那样一个生长环境,在宝音看来,阿拾的人生便是烂泥,她以为时雍说的“长在烂泥,向阳而生”指的是她自己。时雍看她误会,只是腼腆一笑,也不辩解什么,淡淡地施礼,告退出来。

     她心里想着事儿,走得很快,头却低着,看上去便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娇小的身影掩在夜色,看着无端凄凉。

     回廊处,白马扶舟安静伫立,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一袭月白锦袍,一双凉幽幽的眼睛,盯了她片刻,终是绕过去堵住了她的路。

     “郡主,你走错路了。”

     时雍住在东跨院,与宝音相距不远,去的却是西跨院的方向。

     她是目睹了陈岚的事情,心里躁动不安,想去找赵胤说一会儿话。

     心下本就有些不悦,再听白马扶舟不怀好意的提醒,时雍就觉得这个男人在讽刺她,嘲弄她,纤眉瞬间沉下。

     “本郡主认得清方向,无须厂督多事。”

     白马扶舟抬抬眉梢,“西跨院都是男子,郡主女儿之身,深夜前往,多有不便。”

     时雍斜他一眼,反唇相讥,“东跨院里住的全是女子,厂督却不用避嫌,当真是不男不女无拘无束,想去哪里都没有说三道四。”

     “你——”

     白马扶舟差点气炸。

     他素来雅淡不羁,可这个疯女人就是有本事把他气得失态。

     白马扶舟深吸一口气,将欲要出口的怒骂生生咽了回去,勾唇浅浅一笑,盯住时雍俏丽的脸蛋儿,还有那一双即便在暗夜里也散发着黑珍珠般令人心颤光华的眼睛。

     “本督瞧你心情不佳,这次便饶了你。再有下次……哼!仔细你的皮。”

     时雍猛地将双手扣在身前,一副防备的架势,冷冷地道:“你可别饶过我了。帮帮忙,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别三天两头为我找不自在,冷不丁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戳一下我的脊梁骨。烦不烦人?”

     心烦意乱,时雍嘴上不留情,嘴皮子一动,便把白马扶舟喷了个狗血淋头。

     可是这一次,白马扶舟不仅没有生气,反倒被她骂得笑了起来。

     “不错。这小嘴儿真利索,看来心情好了些。还有什么想说的?一次说完,我也请你帮帮忙,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别三天两头瞧我不顺眼,逮着我就是一阵骂。”

     真是够无赖的。分明是他先堵上来找事!

     时雍没心力陪他在这里闲磕牙,提一口气,昂头直视。

     “让开!”

     白马扶舟不愠不火,轻轻一扬眉,似乎在笑:“气出完了?”

     什么意思?

     时雍眉头微皱,冷冷剜他一眼,懒得再多话,一个利索的转身便从他身边走过去,越走越远。

     哼!

     白马扶舟看着她昂首挺胸的模样,与方才那个怏怏不乐的小可怜截然不同,好笑地扯了扯嘴巴,低头看看端在手里的托盘,继续往宝音居住的厢房而去。

     宝音独坐在一张老檀的雕花木椅上出神,旁边没有一个丫头伺候。

     白马扶舟轻手轻脚地走近,将托盘放在几上,拿过衣挂上的氅子,披到宝音的肩膀上。

     “漏夜风凉,母亲仔细身子。”

     白马扶舟不常称宝音做“母亲”,就像时雍以前不常叫“姨母”一样。每次听他这么唤自己,宝音心下便有几分复杂而酸楚的喜欢。

     她叹息,仰脸看了白马扶舟一眼,轻轻提了提差点滑落的氅子。

     “我没事。你怎么还没有睡?”

     白马扶舟看着她的面容,低低一笑。

     “母亲愁眉不展,儿子怎么睡得着?”

     宝音闻言,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待发现自己确实眉头深锁,面色稍稍一缓,勉强笑了笑。

     “时辰不早了,你快去歇了。我等一会儿你姨母。”

     白马扶舟看她一眼,抿起嘴角,将端来的参汤盖子揭开,盛了一碗递到宝音面前。

     “我不困,特地让人熬了汤端过来,陪母亲解乏。”

     宝音露出一丝宽慰的笑,“你啊,总是为母亲着想,孝顺孩子!”

     白马扶舟浅浅含笑,默默看宝音喝汤,待她饮下半碗,又亲自奉上一张洁白的绢子,接过宝音手上的瓷碗,趁着这个上前的动作,将声音压低几分。

     “姨母心软,阿拾又是晚辈,不方便出口。有些主意,还得姨母来拿。”

     宝音一怔,抬头深深看了他片刻。

     “你与巴图有仇?”

     白马扶舟摇头,“无仇无怨。”

     宝音蹙眉,不解地问:“那为何你……想要他的命?”

     白马扶舟转身将瓷碗放回托盘,用修长的手指摆放得整整齐齐,这才慢慢回头,看着宝音道:“巴图该死还是该活,母亲心里自有掂量。且不说他的存在,对南晏亲近乌日苏进而控制漠北局势不利,便是为了姨母和南晏皇室的尊荣,巴图也不该活下来。”

     宝音沉默不语,仿若陷入沉思。

     白马扶舟道:“只要巴图活着一天,阿拾和乌日苏就是他的子女,姨母的耻辱便洗刷不净,心里的坎儿也就过不去。只有他死,才能一了百了。”

     宝音有些头痛,揉了揉太阳穴。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又何尝不清楚?只是……唉!”

     白马扶舟接过话,轻笑一声,“只是母亲怕姨母难过,又顾及阿拾和乌日苏的感受,便束手束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