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636章 侯爷有佳人在侧?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宝音瞄他一眼,默然。

     白马扶舟收起表情,凉凉的双眼轻轻一阖,说得极为笃定,“母亲且放宽心吧,阿拾与巴图毫无情分,浑不在意父女之情,而乌日苏比任何人都希望巴图消失人前。只是他身为人子,下不得手。”

     宝音神色微厉,看着他没有说话。

     白马扶舟又是一笑,“母亲信佛修心,不愿枉造杀孽。此事,便由儿子代劳吧。”

     灯火幽幽摆动,白马扶舟轻袍缓带,背着光的一张俊脸轮廓模糊,双眼如藏深泉,五官不如白日那般清晰,却无端阴鸷妖邪,像极了那个坏透了、狠透了,最后却嵌于她心口,一生抹之不去的男人。

     宝音闭眼,仿佛被人抽干了力气一般。

     “去吧,利索点。”

     ……

     天公不作美,徒留伤心泪。

     下了许久的细雨,在地面留下一层湿漉漉的痕迹,时雍提着裙摆去东跨院,尚在门外就看到抱着腰刀静静而立的谢放。

     院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人都睡静了。

     时雍纳闷地道:“谢大哥,你怎会……在此?”

     一般来说,谢放总会出现在赵胤所在的三丈之内,今儿离得这么远,是在闹哪样?

     谢放看她一眼,放松手臂,低头道:“郡主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嘿?时雍扬起眉梢,颇有趣味地观察着谢放的表情。

     “假话如何?”

     谢放道:“属下做错事情,被侯爷罚站在此。”

     时雍抿了抿嘴,淡笑道:“说真话吧,这个一听就假。”

     谢放抬头,盯住她的眼睛,声音极低,“爷在谈事情。”

     谈事情?

     时雍更奇怪了,“这么晚了,和谁谈事?”

     谢放看着她,欲言又止,“不知。”

     呵!

     不是不知,是不敢说吧。

     时雍知道谢放的为人,不再为难他,指了指院中的厢房,“我能去和侯爷说几句话吗?”

     谢放沉思一下,“稍候。”

     也就是说,他需要禀告赵胤知晓。

     这在往常是没有的事。时雍在赵胤的房里来去自如,谢放就像个隐形人一般,压根儿不会阻止她。

     时雍眉梢微微一动,“成。我在这儿等着。”

     谢放没有离开,只是侧过身子,挪开腰刀,对着院子里打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时雍看不懂,但猜出这是他在传递消息。很明显,这个院子里除了谢放这个“明桩”以外,肯定还有别的“暗桩”存在。他们瞧得到她和谢放,她却瞧不到他们。

     时雍内心疑惑更甚。

     今晚赵胤一直不曾出现,哪怕地牢里那么大的动静,他也像选择性耳聋了一般,没有参与半分。

     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赵胤却避开白马扶舟,与人密谈?

     她压着怀疑,等了片刻,谢放突然侧过脸去,又站回了方才那一尊门神的模样。

     “郡主,侯爷有请。”

     “多谢。”时雍朝谢放微微点头,含笑迈入院落。

     雨丝又飘落下来。时雍抬头看去,昏暗的光线里看不到徐徐落下的细雨,只觉得面颊冰冷,潮湿起来。

     时雍进了屋,看到端坐桌旁的赵胤时,差点震惊得合不拢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她为了陈岚的事情伤心挠肺,想找他倾诉却不得其门而入的时候,赵胤却在与人饮酒品茗,佳人相伴。

     时雍惊疑而立。

     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大大的“草”字闪现而过,时雍的呼吸停窒片刻,转瞬露出一抹笑意。

     “不知侯爷正在招待贵客,冒昧打扰,阿拾这便退下了。”

     她正儿八经地福了福身,礼数周全,面容带笑,可是那双凉丝丝的眼,瞧得赵胤脊背一阵生寒。

     “来都来了,走什么?”

     他说罢,朝时雍招了招手,“过来。”

     时雍看一眼桌上摆放的烧鹿肉油煎鸡香菇烹蛋冻姜醋鱼……默默咽了咽唾沫,淡定地望一眼瞪大一双怨恨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成格公主,似笑非笑,迟疑地道:

     “只怕多有不便……”

     只说不便,也不说什么不便,成格听不出她话里的话,赵胤却把她看得透透的,轻哼一声,顺手拉了张椅子放在身侧,恰好落在他与成格的中间。

     “爷让你过来,便过来。”

     声音平静,脸色却凉。

     时雍看成格不说话,双眼满是敌意地瞪着自己,明显不喜的模样,轻轻一笑,假装老实地坐过去。

     “不会影响侯爷办事吧?”

     其实赵胤与成格公主坐得很远,几乎是对坐了,但是时雍想到赵胤是一个从不与旁人同桌而食的男人,此时却为了成格公主破例,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儿,坐下来也没什么好气,连酸他几句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抿嘴不语。

     成格今儿也不知怎么回事,像个锯嘴葫芦似的,一声不吭,仅是拿眼剜她。

     气氛莫名僵持片刻,赵胤左手托袖,为时雍碗里夹了一块鹿肉。

     “尝尝看,哲布亲王带来的。”

     他特地说了哲布亲王,没有说成格公主,时雍却没有饶过他的意思,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唇。

     “是吗?好肉。”

     赵胤皱眉,瞄着她的小脸,“尝尝。”

     时雍淡淡地道:“公主和侯爷不动筷,阿拾怎么敢吃?”

     每次她这么乖巧的说话,赵胤心里便有些犯憷。

     原本有成格公主在场,他不愿多说,可是看时雍这一副小肚鸡肠的模样,他又有些哭笑不得。

     “阿拾,可识数?”

     时雍斜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小女子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识什么数啊?”

     赵胤侧过脸,示意她看桌上摆放的另一副碗筷。

     “哲布亲王出恭,马上便回。”

     出恭这种话,在饭桌上说是极为不雅的,若不是迫于无奈,赵胤断然不会说出来,可是时雍哪里在意这个?她就是不喜欢,进门的第一眼,看到赵胤同一个水灵灵的公主坐在一处吃饭,这个公主还拿一双看杀父仇人般的眼睛瞪她,分明就是把她当成了情敌。

     时雍轻嗯一声,抿了抿嘴,目光扫过还在撅嘴生气的公主。

     “明白了。那我更不敢用了,再等等吧。”

     赵胤看不出她的情绪,停顿一下,“也好。你先喝口汤。”

     说着,他便又亲自拿起碗来为时雍盛汤,仿佛怕她饿着似的,不停地投喂。

     “哼!哪里来的娇气人儿?这一时半会都等不得?”成格公主忽地开口,听声音满是怨气。

     在哲布离去前,特地叮嘱成格不能说话,不能动,就是怕她那张嘴得罪了赵胤,她也听话地闭嘴稳坐等了许久,可是时雍进来了,成格看到赵胤这般待她,心里莫名就有些不高兴。

     这个东定侯怕不是个两面人?

     方才这郡主没来,他坐得像块木头似的,一动不动,连眼风都懒得给她一个,就好像她只是一个摆设。

     郡主来了,他立马换了个人,又是夹菜又是盛汤,还含沙射影地解释,她成格公主不是客人,甚至不是人,他要招待的人只是哲布亲王,完全视她如无物。

     成格公主也是被人如珠如玉宠爱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委屈?

     不料,时雍听她说完,不仅没有生气,还轻轻笑了起来。

     “公主这么说,似乎忘了点什么?”

     成格拉长脸瞪她,“什么?”

     时雍抬抬眉,看着这满脸嚣张的小姑娘,意态闲闲地道:“我对公主有救命之恩。”

     一听这话,成格脸色变了变,咬着下唇想了想,“是你救的我?”

     时雍莞尔一笑,拿起桌面的茶盏,抚在掌心却不喝,仍是那一副笑意浅浅的气人模样,“原来公主竟是不知?难怪了。我就说嘛,哪怕救一条狗,它也能对我摇摇尾巴,为何救了人,反倒龇牙来咬……”

     成格一听这话,腾地站起来,啪地一声拍响了桌子,指着时雍的鼻子。

     “你在侮辱本公主是狗?”

     “不。我家狗从不这样!”

     “咳!”背后突然传来一道轻咳。

     不待时雍说话,哲布已经从里面绕了进来。

     他看了成格一眼,没有训斥,也没有说任何与之相关的话,而是坐到赵胤的身边,轻拂袍角,侧身朝赵胤拱手。

     “侯爷料事如神,本王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