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水深
最快更新四重分裂 !

    【什么情况?】

     【他都做了啥?】

     【老子的匕首呢?】

     阿拉密斯眨了眨眼,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浅红色的竖瞳中充满了问号,直到那两声匕首落地时的脆响从身后传来。

     “逗我呢?”

     终于反应过来的阿拉密斯难以置信地侧过身子,先是扭头看了眼自己那对正安静躺在地上的武器,又瞪大眼睛看向那个虽然确实还算能打,但跟自己比起来还有一点差距的小伙子,整个人都懵住了。

     尽管刚才他在出手时并没有太走心,精神状态也相对比较涣散,但阿拉密斯并不认为自己会大意到被面前这哥们儿轻轻松松掀飞两把武器,以近乎于耻辱的方式被杀死比赛。

     但无论阿拉密斯是怎么认为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确实被轻轻松松击落了武器。

     鉴于似乎并没有人来干涉这场并不算神圣的决斗,阿拉密斯也没有松懈到自己不小心把武器弄掉的程度,符合逻辑的可能性似乎就只剩下一个了。

     就在刚才,那个之前还被阿拉密斯妥妥地压着打,虽然反应很快、适应能力很强,但实战经验似乎并不是很多的‘墨’莫名其妙地发出了一次阿拉密斯甚至都没能察觉到的高速斩击,直接磕飞了后者手中的两把匕首,然后重新将那柄长剑收回到自己腰间。

     就……

     ‘呯’的一声,很快啊,战斗就结束了。

     这好吗?

     这很好。

     毕竟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墨如果有心,那一剑完全可以直接把阿拉密斯的脖子给抹了,再不济也能在他身上随便开道口子什么的。

     而前者只是击落了阿拉密斯的匕首,可以说是非常的讲武德了。

     要知道两人最初的那次切磋,阿拉密斯可是直接让墨见血了。

     但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

     【一点儿反应的余地都没给老子,这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强!?】

     自认为已经摸头自己这位NPC小伙伴实力的阿拉密斯混乱了。

     而同时陷入混乱的,其实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你……唔……你别让我啊……”

     本就因为‘宿醉’而有些头晕,有被骗着喝了口生命之水的墨不满地看着阿拉密斯,有些大舌头地说道:“让我的话……就没意思了……”

     “我让你妹。”

     阿拉密斯低声吐了个槽,然后哈哈一笑,拾起了自己的【伪·天启】和【伪·重伤】,重新摆好了架势,并在同一时间开启了【气息屏蔽】与【入微之境】这两个能够让自己的隐匿等级与观察力大幅度提高的技能,咧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啦?”

     “我很认真的……”

     墨有些惆怅地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长剑,很是不服气地嘟囔道:“你放水的话就没意义了啊。”

     【难道刚才真的只是个意外?】

     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阿拉密斯深吸了一口气,对面前这个明显似乎以为自己刚才是故意被‘秒杀’的家伙笑道:“那我这次可是要认真起来了哦~”

     “嗯嗯,认真起来。”

     墨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脚步虚浮地踉跄了半步,努力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那就开始吧。”

     飞快地宣布了切磋开始后,阿拉密斯立刻发动自己在天赋加成下已经抵达了‘6级’,效果无限接近于高阶盗贼的的【隐匿】技能,瞬间融入了周围的环境,而且因为天空中那朵不知何时飘来的,几乎遮住了月亮三分之二的乌云,他的【隐匿】速度甚至还要比前几次还要快上两分。

     【猫步】

     同样是天赋能力,阿拉密斯在自认为气息已经被完全遮蔽起来后立刻高速转移了位置,并未在自己消失的地方多停半秒,而是快速从以墨为中心的六点钟方向移动到了三点钟方向,靠在一棵纤细的矮树旁屏息凝神。

     【还挺香的,这树有开花吗?】

     用主动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式来降低对方感知,阿拉密斯缜密地观察着后者的一举一动。

     结果墨的反应可谓是大大出乎了阿拉密斯的预料,只见他……

     “阿拉密斯?”

     墨很是夸张的抬起左手,搭在额前开始左顾右盼起来,非常不专业地寻觅着已经潜伏起来的盗贼对手,一边走一边喊:“你……嗝儿……你去哪儿啦?”

     【啧,我刚才一定是想稿子的事儿想走神了,才会被这小子给偷袭得手。】

     阿拉密斯扯了扯嘴角,然后迅速把这个猜想抛到脑后,继续耐心地观察着墨的一举一动。

     盗贼也好,刺客也罢,甚至包括游侠系的很多职业在内,它们的定位都是猎手,而从开始涉猎游戏开始就因为觉得拿小刀捅人贼刺激、游走在刀尖上神出鬼没贼帅气的阿拉密斯,玩的几乎都是这一类型的职业。

     而在这一过程中,他身为‘猎手’的职业素养自然也高得离谱。

     耐心、冷静、果断。

     机敏、无情、狡诈。

     胆大、缜密、精细。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阿拉密斯甚至可以在其它比无罪之界费神许多的精神虚拟游戏中维持12小时一动不动,只为了寻觅一个合适的出手时机,要是上线前水喝的少,并不是太想去厕所的话,这个时间可能还要更久。

     之前消磨墨耐心的那半个小时,对阿拉密斯来说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要知道当年在某款游戏中,为了等身负超过300万游戏币悬赏,依然艺高人胆大敢在野外做任务的醒龙上厕所挂机,阿拉密斯可是足足在潜行状态下跟了对方六个小时,愣是在把对方熬进厕所后避开对方俱乐部的一线精英团成功完成贴身,最终顶着超过二十人的绞杀以及在血线下降到40%时终于上完厕所回来的醒龙的反击,成功拿下了那300万的悬赏,引起了大范围的轰动。

     顺便一提,在醒龙那个俱乐部的高层于恼羞成怒下对阿拉密斯进行了反悬赏后,这人立刻找波多斯把自己打死,与后者瓜分了总计100万游戏币的奖金,并在世界频道公然叫嚣‘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总而言之,因为该起事件,阿拉密斯成为了那款游戏中当之无愧的‘猥人’,受到无数同职业玩家以及赏金猎人们的崇拜,风光的不得了。

     不过这次阿拉密斯倒是没打算再来一轮小心翼翼地持久战,倒不是说他急了,而是墨的状态实在有些糟糕,与之前那次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能被察觉到蛛丝马迹的‘松懈’不同,现在后者是真的完全没有设防,光是能被阿拉密斯一眼看出来的致命破绽就有少说七八处。

     【这是真喝大了啊……】

     微微摇了摇头,阿拉密斯慢慢俯下身体,维持了10秒让自己距离地面不到一米五的状态,成功触发了被动技能【伏地魔】,激活了使自己下一次攻击伤害提高20%的效果,然后开启【疾行】笔直地冲向还在四下张望的墨。

     而就在同一时间,后者却仿佛背后长眼一样猛地转过身来,看向依然处于【隐匿】状态下的阿拉密斯,下意识地抬起了手中的长剑。

     “打不到的。”

     早将这种情况算在计划之内的猫人盗贼冷笑了一声,双脚发力,在【翔跃】的加持下猛地凌空跳起,反握两把匕首飞旋着凌空斩下,宛若一枚失控的、上面嵌满了刀片的齿轮。

     “呃?”

     墨有些迟钝地抬起头,刚好被阿拉密斯右手中那柄【伪·天启】刃沿处映出的月光给晃了一下眼睛。

     【还没完——】

     紧接着,原本只要顺势劈下就能取得胜利的阿拉密斯竟然果断放弃了当前这个堪称完美的机会,在墨眯起双眼的瞬间发动了【分身术】,将那个呼啸而下的身影留在半空中,本体直接凭借【暗影步】瞬间出现在墨身后——

     【断绝】

     狡诈学派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拥有盗贼系职业、双刃专精>35级、双持专精>35级

     消耗/限制:450敏锐值、双持匕首、3秒内使用过任意一个消耗>200敏锐值的技能、身处目标背后

     效果:

     一段:强制进入【9级隐匿】状态,持续3.5秒,前0.5秒为绝对隐匿状态。

     二段:在【断绝】一段所带来的隐匿状态下,对目标背后发动一次物理伤害,并有极高概率造成硬直。

     三段:在成功让目标进入硬直状态后,可同时用两把匕首绞杀目标颈侧,造成大量无视防御的物理伤害,且暴击率恒定位100%,若目标的总和基础属性<自己,则有中等概率触发即死效果。

     【备注:好GieGie,人家想你脖子上留点痕迹,姐姐不会生气吧?】

     这是阿拉密斯截止到现在为止拥有的最强伤害技能,如果能被他完美打满三段的话,就算是虽然没犯什么大错只是单纯很富裕的强盗团首领(性别男,实力为中阶巅峰,单身,半个月前不幸遭遇到阿拉密斯与波多斯)也会被瞬间秒杀。

     当然了,阿拉密斯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真的把墨给刨了脖子,早已把这个技能玩到登峰造极的他之前就打算好了,自己只要成功把前两段打出来,然后取消技能将匕首搭在墨脖子旁就好。

     这种操作或许那些只能通过技能指令来战斗的玩家很难完成,但对阿拉密斯这种每得到一个新技能基本都会强迫自己练到‘略懂’的人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

     【那么——】

     凭借【暗影步】顺利出现在墨背后的阿拉密斯不假思索地发动了【断绝】第一段,强行进入了就连史诗阶强者都无法轻易察觉到的9级隐匿状态,并在同一时间凌空跃起,试图直接用膝盖压住墨的肩膀,然后将自己的匕首交叉在后者颈前,狠狠地装个辶。

     但是——

     “?”

     本应该迎着微风飞身而起的身体被一截质地朴素的金属压回原地,依然处于【隐匿】状态的阿拉密斯骇然地瞪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转身面向自己,眼中却没有映出半个人影的墨。

     没有映出人影是应该的,因为此时此刻的阿拉密斯本就难以被同阶实力者察觉到,所以墨什么都看不到这种事实属正常。

     但要是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肩膀上这把剑又该怎么解释啊?】

     刚刚起身就被对方轻柔地挥剑‘按’回原地的阿拉密斯嘴角抽搐了两下,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因为死死压着自己肩膀的是剑身而非剑刃,所以阿拉密斯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至少在物理层面是这样。

     然而毋庸置疑再次惨败于墨手上的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还是非常复杂的。

     “你小子。”

     阿拉密斯叹了口气,无奈地解除了隐匿状态,然后随手推开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剑,干笑着对墨说道:“还真是深藏不……”

     “嗯……你又放水了。”

     对方却是摇摇晃晃地退后的两步,有些不爽地说道:“刚才不是说好了认真起来……的……么……”

     噗通!

     墨甚至没能彻底把这句话说完,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并在阿拉密斯还没来得及担心的时候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睡着了?”

     后者当时就惊了,一个箭步冲到满身酒气的墨身前,震惊道:“真睡着了!?”

     意料之中的,已经开始打鼾的墨毫无反应。

     “这家伙到底什么情况?”

     阿拉密斯纠结地挠了挠头发,然后俯身把倒在草地上的墨架了起来,深深地叹了口气:“总觉得水好深的样子啊……”

     瞥了眼这位临时伙伴睡死过去的侧脸,阿拉密斯很是懊恼地蹙起了眉毛。

     要是按照很多艺术作品中的发展,明天早上醒来之后,墨应该百分之百会忘掉刚才发生的事,那神乎其技的身手恐怕也没办法再复刻出来了。

     那么,是假装不知道比较好呢,还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比较好呢?

     阿拉密斯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结果就在他还没纠结几秒的时候……

     “啧啧。”

     站在他旁边的半龙人少女咂了咂嘴,点头附和了一句:“这水确实挺深啊。”

     阿拉密斯叹气:“是呗,真深啊。”

     渝殇点了点头:“是啊,真深呢。”

     阿拉密斯:“……”

     渝殇:“……”

     阿拉密斯:“!”

     渝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