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 第1220章 天使在哭泣,答案在风中飘扬!
最快更新娱乐之唯一传说 !

    为什么物种会灭绝?

     为什么海洋在渐渐死去?

     为什么森林都被付之一炬?

     为什么我们对需要帮助的人会袖手旁观?

     为什么到处炮火连天?

     为什么世界不是充满爱和笑声......

     歌曲的高潮部分高亢的旋律和天籁之声之外,是一个孩童对世人的一声声的责问,是声嘶力竭的愤怒呼喊!

     而他的责问,却是许多大人们都不敢去直面的,被生活的灰尘所遮盖住的,不敢去触动的。

     他没有出镜,但仅听他那愤怒到有些颤抖的声音,你仿佛真的能看到一个小男孩溢出种种疑问的纯真眼眸,你无法与之对视的纯真眼眸。

     我们该怎么告诉孩子这个世界的样子呢,告诉他真相吗?

     告诉他,这世界不光只有湛蓝的天空,青翠的小草,还会有密布的乌云,狂暴的飓风。

     告诉他,这个世界原本就充斥着冷漠、孤立、灾害、争斗等一系列并不令人愉快的现象,并且他们长大以后可能被这些不美好所伤害,甚至还可能会造成它们的出现。

     我们当然可以让孩子们知道这个世界的现实就是这样,但我们难受在,我们对改变这一切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接受。

     令人心情沉重的是,不用你告诉,他是知道的。

     因为他是这么唱的:“我是不是要站起来抗争?向所有人证明我的价值?而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一生就将耗费在这满是战争的世界?”

     怎么回答你......

     一个小男孩,本应该在快乐的童年里驰骋、徜徉,而却要在这样的生活中去证明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是一个关心人类的人?是一个心系天下的人?

     那么,成长,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成长,意味着丢失了所有,只保存了自己吗?意味着别人的东西,大家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东西吗?意味着人必须冷漠、无情才能活下去吗?

     一个孩子愤怒的哭泣让世界所有的文字都显得越发苍白,或许这纯真的声线不该承载太多的苦难,可是除了用歌声来祭奠世道,他又能怎么办呢?

     没法正面回答他,所以心碎,所以哭泣,所以流泪......

     “呜呜~”

     “这歌听的我心都碎了!”

     “这是天使才有的声音吧?只是,我想听天使唱歌,并不想听天使哭泣啊......”

     “好难过,我们的世界已经沦落到了要孩子来鸣唱挽歌的地步了?”

     “抑制不住的悲伤,要不,还是再唱一次《多么美妙的世界》吧......”

     “心灵震撼,眼泪控制不住了......”

     ......

     一曲过后,全直播间集体泪目。

     上一首歌带来的温暖已经荡然无存,只剩冰冷刺骨的残酷在荡漾,那布满残酷的天籁之声深深的刺进了每个人的心里,疼痛不已。

     当美好的愿望只能用哭泣来遥寄,绝望中的愤怒是最大的反击,听他的声音,没办法不感到心痛,这真的不是天使在唱歌,这是天使在哭泣。

     不是他为少年早慧地饱经人世的暗淡愁苦而伤感,谁都知道,在唱歌的他,其实并不真的是个小孩,也因为这样,观众们就更为成人“成”人而未成“人”感到悲哀。

     最初,我们带着美好的祝愿与梦想来到这个世界,希望周遭的一切能够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变得更加的美好与动人。

     我们希望传递真情、传递爱给到任何一个能真正接受我们的感情的人的心中,成为他们活下去的勇气与信念。

     而当我们把我们自己的爱意传达到每个人的心中的时候,天地、自然、人类、万物都变得如此的美好与感人,充斥在我们身边的是幸福、笑声与热情,我们享受着这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本就不应该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

     然而,事情却不是这样的。

     我们无法停止无情,我们无法停止冷漠,我们无法停止阴险,我们无法停止麻木......

     我们排斥着真诚,我们排斥勇敢,我们排斥善良、充满信念与希望的人......

     我们亲手剥夺了孩子本可以歌唱的柔媚春风、热烈夏日、典雅秋月、如丝冬雾......

     观众们做不到不心疼,也做不到不愧疚。

     而他,也并不是要寻获答案,那一声声愤怒的“tell me why”背后,为的只是唤醒沉睡的世人。

     只能希望,或许有那么一天,森林不再被砍伐,海洋又变得清澈,枪炮也停止了射击,笑声会真的充满全世界......

     ......

     “真......真是一个可怕的声音机器,不,不能说是机器,机器可没有灵魂,但他的声音有,FUK!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即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约克依然为此抓狂,这个神一样的男人,还有他那该死的,诡异、魅惑、而又癫狂的好嗓子!

     他的嗓音似乎在任何苛刻的要求下都能策马奔腾,肆意驰骋,却又能每次都神奇的控制得恰到好处,既有张力,更有引力,令人着魔!

     歌曲以低平起调,呢喃悲鸣,可是情感的强烈让低沉的声音再也无法最大力度地表现,于是曲调逐渐高亢而行,内心愤怒的悲苦喷薄而出。

     孩子的情感跌宕无阻,掷地有声,童声的特质在此时如同一柄小锤子,不断撞击听者心神,令人为孩子的无辜心疼不已。

     这童声与其说是清澈、纯净、高亢、华丽,倒不如说是:残酷!

     每个高音都让人震撼,这种高音融合了男声的力量感和女声的甜美、婉转,带着孩子的纯真与忧伤却又并不柔弱,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就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凡俗间沉闷的夜空!

     最神奇的就是他那凄厉而高亢的颤音,它是如此恰到好处,那种一个小男孩满腔的愤怒虽因躯干的弱小而受压抑,却不受遏制的绝妙感觉,这控制力,何止是逆天?

     在音符起落间,一万座吸血鬼宫殿抵不住天真孩子的一个眼神!

     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因为除了“震撼”之外,约克想不出其他词语可以形容。

     “果然是,奇迹的爹地啊.......”

     约克眼泪都下来了,因为歌曲中那可以超越性别种族地域的情感,更因为他自己的音乐观又一次被这个神一样的男人给刷新了。

     才知道,原来纯美的天籁童声可以那么残酷,原来儿歌也是可以,同时也应该充满愤怒......

     “唉......”

     约克瞄了一眼电视,不禁又发出了一声叹息。

     看了“音乐之神”苏落的天秀,电视机播放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也真没什么看头了,只是约克明白了一个问题,然后对苏落服气到都有点不敢呼吸了......

     为什么苏落会突然唱一首如此震撼人心的反战歌曲,仅仅是因为配合直播现场即兴吗?

     先前约克也是这么认为的,大概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看了下电视后,约克懂了。

     是,但不全是。

     他不是一语双关,是“一语三关”,花式卖萌嚷嚷着“告诉我为什么”似回应山主殿下的“压迫”搞个笑,然后报出歌名满足童声要求带进新节奏,最后的最后,还兼顾了和格莱美拉PK......

     格莱美的颁奖典礼上,最佳年度歌曲颁奖给了一首反战歌曲......

     还不明显吗?

     他完全可以用童声唱一首别的歌曲,偏偏唱出来的歌曲主题就是反战。

     约克也只能说,神就是神,绝了啊!

     可想而知,今晚结束后,当宫羽直播中的歌曲被乐迷们拿来和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的表演歌曲、获奖歌曲进行比较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至少,在约克的心中,其实答案很明确,格莱美已经输了,输得彻彻底底的,不是格莱美群星不优秀,属实是米斯特苏太变态啊,拿出来的歌曲,就没有一首不是震撼心灵的。

     就说这首《Tell Me Why》,如果不捂着良心,它就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螺旋秒杀今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那首年度最佳歌曲的啊,连刚一下的机会都没有,讲真,人愿意和你比都算给足你面子了......

     即便是你能捂着良心,怕你也没那个胆啊。

     你敢说这首歌不好?

     信不信会被那些疯狂的阿姨粉当场给撕成碎片......

     看看直播间,现在都炸成什么样了,观众们都已经完全失控了啊!

     他们之中谁还记得自己最开始就是想过来看宫羽出丑的,看宫羽骂格莱美的,或者干脆就是单纯过来喷宫羽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狂妄无知的小丑的?

     不知不觉中,直播间现在全是“花果山”门下的了,还是最狂热的那种铁杆粉!

     “再来一首!”

     “继续继续,不要停!”

     “不满意,垃圾!”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珍惜!”

     “我爱你,但是这首歌不咋地,再来一首!”

     “我就不信了,你唱歌的天赋能有这么差,一首都唱不好?继续,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的,再来一首!”

     .......

     直播间的弹幕光速滚屏根本停不下来。

     约克都不得不感叹一句,或许,这就是音乐之神的魅力吧,人家都不需要露出真身,只是静静唱歌,全世界的听众都会不知不觉的就为他深深着魔。

     同时,约克自己也急不可耐的等着,这种机会,太难得了,只希望再听一首,再听亿首......

     因为格莱美颁奖典礼已经到了尾声,还有最后一个最佳年度专辑奖,之后就要结束了。

     虽然直播间里大概已经没人记得还有格莱美颁奖典礼这事了,但一旦格莱美颁奖典礼直播结束,想来宫羽的直播也会结束。

     因此,约克都“抄家伙”亲自冲锋了:“山主大人万岁,山主大人给我怼他!”

     能给音乐之神挑刺的,也只有这位无敌的山主大人了,一个眼神,什么神都得怂着......

     “还来?要不算了吧.......”

     宫羽心里暗暗想着。

     格莱美颁奖典礼即将结束,直播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虽然说是挂羊头卖狗肉吧,但想来目的也达到了,这样结束就很好。

     关键是像苏落这么唱歌是很累的,消耗巨大,而且这货本来身体就不好,本宫会心疼的好么,累坏谁给我做饭?

     宫羽正想拒绝粉丝疯狂的要求,打个广告然后关播了,然而,这一次苏落很自觉。

     “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肯定会说,垃圾,只会问为什么,我们回答不上,你的标准答案呢?”

     苏落大声叫道。

     宫羽愣了一下,对上苏落的眼神,旋即甜甜一笑说道:“哟嗬,挺聪明的嘛,那你还不自觉点?赶紧的,不然炒你鱿鱼!”

     “哈哈!”

     “哈哈哈!”

     “算你懂事!”

     “说的没错,只问问题,又没有答案那可不行!”

     “我们回答不上,请告诉我正确的答案,不然我们晚上睡不着!”

     ......

     这么自觉,自己给自己挑刺,这操作可没把观众都乐坏了。

     “好啦,不开玩笑,最后一首,然后我们今晚的直播就结束了。”

     苏落收起搞怪,认真的说道:“很多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因为所有的答案都得我们自己去寻找,而所有的答案都是难以捉摸,难以回答,若即若离,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对,这个就是歌名,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希望你们也喜欢。”

     最后一首?

     当然不好啦!

     怎么舍得这样放你走。

     但这回,他说的那么认真,想来也真是抗议也无效的最后一首了。

     而且,这回报完歌名还没突然袭击,像是在酝酿一样,还说是他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怕是,又一个大招啊。

     观众们无不停下刷屏的大拇指,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等待着今夜里,让他显得最庄重的这首《答案在风中飘荡》!

     “呼......”

     苏落深呼了一口气,又男女又老少的不断切换,是有点累,要小小调整一下,接着轻轻的说道:“那么,我来咯,Blowing in the wind,祝你们好梦,晚安。”

     说罢,

     那把民谣吉他诗意而悠扬的响起,如微风轻柔拂过万籁俱寂的大地般,沁人心脾,一秒便让人迷醉沉溺其中。

     他声音也没有再搞事情,用的是原声,暖暖的,如水般轻柔的流进每个人的心田。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

     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男人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

     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才能被永远禁止

     答案啊?

     我的朋友,在风中飘扬

     这答案飘扬在风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