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弃少 >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四大天王
最快更新豪门弃少 !

    “周前辈,你继续说吧,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楚风问道。

     从面相上来看,这个周乾蕴并不像什么十恶不赦之辈,反而气质纯朴,心灵纯净,与外表一致。

     所以,楚风料想,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

     周乾蕴微微颔首,道:“这其中,说来话就长了。”

     她娓娓道来,楚风和凤无双也听得很认真。

     大体上,当年得到蓝极星芒后,过程并不顺利,后来消息走漏,他们受到了无尽的追杀,最后来到了此地结庐而居。

     这是他们这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

     凤无双的师尊披云老祖,在这段时间结识了一位落难至此的好友赵丰庭,并收留了他。

     此人风度翩翩,实力不俗,尤其是对大道有着很深的感悟,时常能在某些方面指引披云老祖和周乾蕴,久而久之,二人对他也是相当崇敬。

     数十年后,周乾蕴意外的感悟到了蓝极星芒中的无上大道。

     正值突破之时,赵丰庭突然闯入,欲强行与其发生关系,当时周乾蕴只当对方是贪念自己的美色,后来一想,他或许一开始就为了图谋蓝极星芒。

     与自己发生关系,或许能借用什么大神通,直接抽取自己的感悟。

     当然,这只是周乾蕴的猜测。

     关键时刻,披云老祖进来了。

     可谁知,赵丰庭居然倒打一耙,污蔑周乾蕴主动勾引他,并拿出了证据,那是一个记忆水晶球,里面正好有一段影像,赫然是周乾蕴不知廉耻勾引赵丰庭的场景。

     见此情形,披云老祖又气又怒,当场给了周乾蕴一耳光,怒斥让她滚蛋。

     周乾蕴负气离开,等她半年后回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原本丰神俊朗的披云老祖,竟然瘦成了皮包骨,不成了人形。

     一看到她,仿佛见到了生死大仇,披云老祖不顾一切的嘶吼着扑向她,那模样,似乎恨不得将她的肉一块块咬下来。

     周乾蕴又惊又怒,质问几句,披云老祖却一言不发,她只好暂避锋芒,离开了这里。

     直至三年后,周乾蕴遇到一位正阳教的高层,一块外出出任务的时候,才知道当年发生了一切。

     原来,这个赵丰庭乃是正阳教的护法左使,地位还在副教主金弘法尊之上。之前披云老祖和周乾蕴使计得到蓝极星芒,正阳教寻访多年,查到了他们隐居之地。

     于是,这位护法左使施展了苦肉计,打入了披云老祖和周乾蕴内部。

     刚开始,周乾蕴还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屈尊降贵的使用苦肉计,一番询问方知,蓝极星芒局限性很大,必须是女子方能领悟其大道。

     而且,还须得与其配合的根骨,而周乾蕴恰好就是这种罕见的根骨。

     赵丰庭潜入进来,时刻观察周乾蕴,并主动为她讲道,引导她去领悟蓝极星芒中的大道。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周乾蕴最终感悟到了蓝极星芒中的无上大道。

     赵丰庭兴奋之余,当场就要施展秘术,夺取她的感悟,可被及时进来的披云老祖破坏了。

     这个时候,他有两个选择,第一,杀了披云老祖,强行与周乾蕴发生关系,吸收她刚刚领悟的无上大道。

     可周乾蕴是何等的聪明,瞬间就抹去了这段感悟的记忆,彻底断了赵丰庭这种念想。

     而第二个选择,继续潜伏。

     他知道周乾蕴对披云老祖的深厚感情,只要控制住披云老祖,用他来威胁,周乾蕴迟早会就犯,主动感悟蓝极星芒大道让自己吸收。

     可他万万没想到,周乾蕴居然被披云老祖打跑了,这一跑,就是大半年。

     赵丰庭怒火冲天,疯狂折磨披云老祖,但他心眼极坏,强行给披云老祖灌输周乾蕴不守妇道,为人恶毒等等负面记忆。

     这才有了披云老祖再见她时,不顾一切要杀她的缘由。

     周乾蕴又是委屈又是怜惜,看到披云老祖那副行将就木的样子,她费了很大的功夫寻访神医和灵药,可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无药可医。

     不得已,她将披云老祖送回了阴阳教。

     其后,她想尽办法混入了正阳教中,九死一生的将那颗蓝极星芒偷了回来。

     正巧,这个时候张愉来找她理论,她悄无声息的将蓝极星芒塞入了张愉怀里,让她带离了第十境。

     至于张愉当年那个修为,是如何上到第十境的……当初天威之力尚未落下,每一个境域的管辖远没有现在这样严格。

     而且,阴阳教在第十境也有一些小小的人脉,稍微操作一下,并不难上来。

     凤无双来第十境,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后来张愉发现了身上的那颗蓝极星芒,她查阅古典,得知这是师父临终前心心念念的蓝极星芒,大惊之下,一猜就知道是周乾蕴塞给她的。

     这种珍贵的东西,她可不敢胡乱接受,于是便随着这封信,送了回来。

     周乾蕴说完之后,轻叹道:“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当年应该揭穿赵丰庭这个混蛋的真面目,不该负气离开你师父。”

     凤无双轻轻摇头,“那个人的实力远超你们,就算你这样做了,也没用的。”

     周乾蕴看了眼她,“无双,当年你师父临终时,没有跟你说起我的事吗?”

     “没有,师父临终时,只说让我好好打理阴阳教,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周乾蕴抿了抿嘴,神色变得相当复杂,“他可能还在气我,又不想你们这些做弟子的来找我报仇吧,也是难为他了。”

     “师叔,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凤无双叮嘱一句,站起身准备离开了。

     周乾蕴楞了一下,“你要去哪里。”

     “师仇不可不报,我要去找赵丰庭。”

     “你疯了。”凤无双吓了一跳,“这个赵丰庭是第十境屈指可数的高手,抬手就可灭杀九宫神祇修士,你这样过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凤无双,你师叔说的对。”楚风也道:“师仇当然是要报的,但也要讲究方法,你这样意气用事,有什么用?”

     凤无双迟疑了一下,重新坐了下来。

     “无双,你以为我不想报仇吗?”

     周乾蕴道:“这些年,我明察暗访,收集赵丰庭的资料,他的资料越多,我就越害怕,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别说是他,就是他身边的那些近卫,都远远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你有他的资料?”

     楚风道:“能否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凤无双也点头。

     周乾蕴没说什么,从阵戒里拿出了一块玉简,“资料我都封存在这块玉简里,你们看看吧。”

     楚风不客气的接过玉简,神识一扫,里面丰富的资料,顿时一览无余的钻入了他的脑海中。

     看完后,他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将玉简递给了旁边的凤无双。

     这个赵丰庭的资料,的确惊人。

     这个人堪称天赋无双,在第十境,有着小天王之称。

     之所以称之为小天王,是因为,在第十境,有四大天王。

     其中,正阳教教主,那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超级大佬,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讳,甚至他的性别,不过,他在外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炽阳天王。

     另外,玄阴教教主隋云鹤,被人称之为玄月天王。

     除了这两位超级大佬,还有两位,一位是位于东方的东方家族族长大日天王。

     还有一位散修,地尊天王。

     这四个人,被公认为是第十境最强。

     当然,这其中撇除无涯宫的势力,他们超然于世间,不算在其中。

     赵丰庭能够紧随这四大天王之后,可见其实力多么的强悍。

     个人实力强悍,他的地位更是尊崇无比。

     在正阳教,他是无可争辩的二号人物,仅次于炽阳天王。

     他身边的近卫,就有五十人,这五十人,统统都是九宫神祇修士。

     更别说,他麾下大军百万,手里还捏着多件强悍的神器了。

     别说周乾蕴,就算是四大天王,想要轻易杀死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完了赵丰庭的资料,凤无双的神色也变得复杂起来,却听楚风开口说道:“也就如此罢了。”

     此言一出,周乾蕴和凤无双都有些愕然的看着他。

     对方的实力强悍如斯,在他嘴里,居然只是不过如此?

     楚风笑了笑,他对正阳教的强大,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个能够统治第十境的庞然大物,自然不会那样简单。

     不过,对方虽然强大,可他也不弱。

     他有百万大军,五十位九宫神祇近卫,他手里的灵兽大军更多,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要稳压正阳教一头都不算困难。

     单说赵丰庭本身,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九宫神祇,在那之上,是至高无上的万神之主。

     不过,赵丰庭肯定没有达到万神之主的地步,恐怕只是半步万神之主。

     万神之主,是世间之巅,修炼之巅。

     达到万神之巅,已经触碰到了修炼的顶峰,进无可进。

     能够达到这一步,天下生灵皆为蝼蚁,轻轻一个念头,便可让万物生万物死。

     这是真正的天下之主,修炼之主。

     楚风目前的修为,只是七宫神祇,离万神之主还差了一些距离,不过,他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一定能触摸到这一境界。

     现在他需要的,就是时间。

     他有绝对的自信,在不久的将来,全面压制正阳教,甚至压制第十境的所有势力。

     这次不顾一切的来第十境,除了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柳玉,另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寻找到创世剑气。

     只要找到创世剑气,开启混沌剑空间的最后一层,他个人的实力,将再度突飞猛进。

     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周前辈,你住在老地方,莫非这些年就没有正阳教的人来找过你?”

     周乾蕴摇了摇头,“我没那么傻。这里其实并不是我与披云住的地方,我只是按照当时的地方,打造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不是这样吧。”楚风笑着道:“之前来的时候,我可是看到房间里,还有一些男子的用品。”

     周乾蕴吃了一惊,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他的性格如此细微,“那些,都是披云当年留下的东西,我带过来,只是为了留个念想。”

     楚风摇了摇头,“周前辈,事到如今,你就不用瞒我们了。你和赵丰庭,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凤无双看了他一眼,又凝目看向了周乾蕴。

     楚风这样一说,她也察觉到了很多地方不太对劲。

     比如,她只是三宫神祇修为,如何能从强大的赵丰庭手里,偷出蓝极星芒?

     比如,正阳教的势力这么大,要找一个人太简单了,以周乾蕴的能耐,根本不可能躲得过。

     再比如,这四周的许多细节,衣物,明显不是师父生前穿过的那些。

     总总迹象表明,周乾蕴在隐藏着什么。

     “师叔,说吧,为什么要对我们说假话?”凤无双蹙眉道。

     周乾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楚风,叹了口气,“你们为什么要揭穿呢,其实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楚风笑了笑,“周前辈,我们来的时候,你已经报信了吧,恐怕赵丰庭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是吗?”

     “你很聪明。”周乾蕴赞赏的看着他,“难怪无双这种性子,居然会喜欢上你。”

     此言一出,饶是凤无双都微微红了红脸。

     “周前辈,能否跟我们说说,你为何要这样做,这样我们死了也能死的瞑目一些。”楚风说道。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周乾蕴淡淡道:“披云对我确实很好,只是,他太愚蠢了,一心只想打理好阴阳教,一个第一境的破势力,有什么好打理的,与我一块加入正阳教,岂不是一步登天。”

     “我不想他死,可他看到了我和赵丰庭的事,发了疯似的要杀我们。要不是我念在同门师兄妹一场,他不可能有机会逃过一劫,活着逃回去见你们。”

     到了这个时候,周乾蕴也彻底撕破了脸皮,语调越来越冷淡,“无双,我是很喜欢你的,不想你出什么事,可你为什么一定要抓住这件事不放了。你若从此不管不问,好好活着,难道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