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弃少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第十境
最快更新豪门弃少 !

    楚风一看,这是一条大约手掌大的圆形之物,上面闪烁着灰、红两色光华。

     “这是什么?”楚风好奇的问道。

     “这是生死盘。”

     凤无双道:“第一次天降时,我误打误撞的得到了此物。”

     “这东西有什么用?”楚风问。

     “生盘转生,死盘判死。不过需要近距离的接近boss,我才能施展出死盘。”

     凤无双解释道。

     “大概还什么距离?”楚风迟疑了一下问道。

     “需要接近五米之内。”

     楚风心里有了底,个人所得的法器,没有办法送人,否则会判定作弊,受到严惩。

     而以凤无双的速度,根本不可能接近boss的五米范围。

     所以,只能自己带她进去,然后,再让她施展死盘的威力。

     “背我。”凤无双目光清澈的看着楚风。

     楚风笑了下,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凤无双很自然的用一双白玉般的雪白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飘散着香气的柔软娇躯,轻轻贴在他的身上。

     楚风心神一荡,急忙压制住内心的冲动,犹豫了一下,他接连将祝福丹和神力丹吃了下去。

     这种关键时刻,身上的所有底牌,都不能再藏了。

     吃下神力丹和祝福丹之后,瞬间,他的力量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与此同时,由于力量附带的效果,让他天外之影的威力,也更上一层楼。

     “开始了。”深吸了一口气,楚风低吼一声,嗖的一下,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果然,有了力量的加持,他整个人犹如人形蛮兽,动作飞快,在提前预判了烂泥怪的一波攻击后,瞬间就从一个缝隙中穿梭了过去。

     眼看,破天荒的接近了烂泥怪身前二十米,就在这时,一股绝强的灰色气息涤荡开来,竟生生的震的楚风退了二十几米。

     “这畜生这么厉害!”楚风大吃了一惊。

     没想到,它还有近身防御的手段,这下可棘手了。

     “你发现了没有,使用了刚才那次‘震荡’之后,它的气息减弱了一些。”

     凤无双开口道:“我想,这种震荡攻击,它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次的。”

     楚风仔细一瞧,还真是这样。

     他不禁有些惊讶凤无双的细致,这个女人不但长得极美,而且还非常聪明细致,她若一心修炼,恐怕是一尊非常可怕的存在。

     定了定神,楚风再一次朝着烂泥怪冲了过去。

     轰!

     下一刻,不出所料,再度被震荡波冲击了出去。

     这种强悍的震荡波,委实厉害,受了两次冲撞,楚风也感觉十分不适,体内气血翻涌,状态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别冲了。”见楚风要继续冲撞,凤无双道:“这样下去,它还没死,我们就先死了。”

     “你有什么办法?”楚风问道。

     凤无双道:“刚才我发现,你在接近它二十米内这个距离,它才会发出震荡波。我们先在二十米的位置,用远程攻击消耗它。你负责闪避它的攻击,我来攻击。”

     楚风当即同意。

     接下来,他背着凤无双在二十一二米这个距离的位置反复横移,果然如凤无双所说的一样,在这个位置,烂泥怪仅仅是发出烂泥袭击,并没有施展出震荡波。

     楚风凭借着速度,穿梭在这些大范围烂泥攻击的空隙中。

     而与此同时,凤无双施展了一门远程攻击——天寒冰刺,疯狂的攻击着这只烂泥怪。

     吼!吼!

     尖锐的惨叫声不断传出。

     这招果然有效,烂泥怪仿佛扎根在了原地,无法行动,也无法闪避,它在疯狂攻击楚风二人的时候,凤无双的攻击,每一道都结结实实的落在它身上。

     一时间,只见这只烂泥怪浑身爆着臭气冲天的烂泥,扭曲嘶嚎着。

     几分钟过去,烂泥怪身上的气息,骤减了不少,发出攻击的频率也是在逐渐降低。

     “差不多了。”凤无双突然道:“冲上去。”

     楚风点点头,双腿一动,咻的一下再次朝烂泥怪冲去。

     蓬的一下!

     一道震荡波发出。

     然而,楚风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次的震荡波,远没有前面那两次强,甚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仅仅只是让他让后面退后了四五步,而且,还没有怎么受伤。

     “它快不行了。”楚风大喜,双脚一拔再度冲上。

     一次一次。

     第六次的时候,对方的震荡波几乎对楚风失去了效果,他仗着强大的力量强行冲入,硬生生的来到了烂泥怪五米范围内。

     “该你了。”楚风喊道。

     凤无双不声不言,默默的掏出了那块生死盘。

     随着太阳之力输入,生死盘骤然发出夺目的灰色气息,将烂泥怪整个覆盖在内。

     无尽的凄惨嘶吼,烂泥怪疯狂的蠕动,浑身的烂泥,仿佛被蒸发一样,飘荡在空中,瓦解消融。

     偌大的烂泥怪,身体似乎在溃烂,一点点的消散在两人眼前。

     嗡!

     两分钟后,烂泥怪彻底消失,与此同时,在那六芒星阵上,蓦然出现了一座传送门。

     “杀死了。”楚风放下了凤无双,下意识的朝她看了过去,但,想从她眼里看到点情绪波动简直太难了,这种大喜的事情,她居然无动于衷。

     她很平静的和楚风对视了一眼,接着转身朝传送门走了过去,“听说传送门只维持一分钟时间,快些进去吧。”

     楚风一听只有一分钟时间,哪里还敢怠慢,跟在她身后,两人先后的消失在传送门之中。

     似乎是过去了一瞬间,又仿佛过去了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

     等到楚风脚步重新回归土地,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他首先检查了一下自身的状况。

     修为已经复原了,重新回到了进入不周天柱之前的实力,这让他稍稍的松了口气。

     随后,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的情况。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他一座山腰上,从山腰的位置,能够看到方圆数十里的景色,四周绿色苍苍,乃是一片森林区域。

     再侧首,凤无双正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边。

     楚风想起了什么,顺手摸出了张愉给的那枚阵戒,探入神识一看,这枚阵戒里的东西不多,也不怎么值钱,他就直接略过了,目光定格在放在最前沿的一封书信上。

     这应该就是张愉千叮万嘱的那封书信了。

     迟疑了一下,他拆开信封,张开信纸仔细的读了起来。

     半晌后,他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将信纸递给了凤无双,“这是你师姐张愉的书信,我想你有必要看一看。”

     后者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信纸,稍一迟疑后,接过去读了起来。

     “怎么样?”片刻之余,见她收好了信纸,楚风出声问道。

     凤无双抿了抿嘴,“我没想到,她居然还在世。”

     楚风在书信中也了解了一些。

     信中提到,有一位叫做周乾蕴女子,此人乃是凤无双师父的师妹。

     当年这位周师妹,曾跟她的师父有过一段姻缘。

     但后来不知为何,因爱生恨,双方大打了一场,正因为这次交手,凤无双的师尊受了重伤,回来后抑郁之下,撒手人寰。

     这个周乾蕴,当年对张愉极为照顾,不过后来得到师父是因她而死,张愉找到对方理论,从此之后,她居然叛离了师门。

     凤无双也是因此与张愉交恶。

     这些年,她们大大小小争斗过无数次,不过双方实力在伯仲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些是起因。

     张愉的这封信,主要是想委托楚风找到周乾蕴,并将阵戒里的一颗米粒大小的蓝色小颗粒交给对方。

     这颗小颗粒,楚风也特意找了一下,果然有,不过他稍微研究了一下,却看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楚风稍微有些诧异,之前看张愉神色郑重,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事找之前,没想到只是让自己帮忙送个东西。

     跟张愉怎么说也做了一段时间的队友,要是这点小忙的话,楚风不介意帮她一把。

     “那颗蓝色小颗粒,在阵戒里吗?”凤无双忽然问道。

     “在的。”

     凤无双沉默了片刻,“那是蓝极星芒。”

     “什么芒?”楚风楞了一下。

     “蓝极星芒。你不要看它小,能够发挥的威力极大,就那样一颗,如果动用的话,九宫神祇修士都要死一片。”

     凤无双看了他一眼,语气很平淡,“不过,它的主要作用却不是为了杀人。而是领悟至高无上的星芒阵。”

     “怎么说?”楚风心中微微一跳。

     “星芒阵,实际上是一阵空间法阵,类似瞬移。”

     凤无双解释道:“如果真的炼成的话,将有瞬间传送的能力,等同于是瞬间开启传送门。”

     听到此言,楚风不禁狠狠的吸了口气。

     这太逆天了。

     试想一下,如果能领悟这门逆天的神通,以后还有什么人能够限制得了他?

     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现在知道,当年那个女人为何要跟我师尊反目了,想必就是为了这颗蓝极星芒。”

     凤无双美目微微眯着,“我曾听我师尊提起过一些蓝极星芒,只是当年我没有太放在心上,没想到,他最终却是因此而死。”

     楚风嘴唇翕张,犹豫了一下道:“你打算怎么做?”

     凤无双看了他一眼,“你放心吧,这既然是张愉委托你做的,我不会让你做了小人。我和你一块去,问一问她为什么要下此狠手。”

     楚风叹了口气,这些争端他不太清楚,也没办法多说什么,点头道:“你跟我去可以,不过不要意气用事,到时候一切都听我的。”

     “嗯。”

     楚风没再多说,这信上指明了周乾蕴所在的位置,一路上问了人,不出半个月,他们便见到了周乾蕴。

     对方独住在荒野,几间用竹子搭建了房屋,一个简单的小院,里面养了一些宠物,四周还种了不少的瓜果蔬菜,宛若一个娴静的乡下人家。

     周乾蕴穿的很朴素,不过依然掩饰不住她的艳丽,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女人。

     “无双,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看到凤无双,周乾蕴没有半点意外,捧着一个盆子朝屋里走去,盆子里还有几件刚刚洗过的衣服,“进来坐吧。”

     进了屋里,周乾蕴给他们倒了茶水,在对面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凤无双几眼,笑着道:“你成长了。想当年,你跟着你师父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变得更加漂亮,更加成熟了。”

     凤无双没有说话。

     楚风见气氛有点不对,赶忙将那封信可那颗蓝极星芒拿了出来,“前辈,晚辈楚风,这是张愉道友委托我给你送来的。”

     周乾蕴只是在蓝极星芒上看了一眼,便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这封信总共有两份,一份是张愉临时写给楚风的,已经被他收了起来,还有一份是写给周乾蕴的,就连楚风都没有看过。

     几分钟后,周乾蕴放下了信纸,看向楚风微笑道:“小兄弟,有劳你了。”

     “无妨。”

     既然信已经送到,楚风有心想走,不过看到凤无双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又怕她单独留下来会受到什么伤害,他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师叔,你就没有想要跟我说的吗?”凤无双直勾勾的看着她。

     周乾蕴迟疑了一下,站起身道:“你们跟我来。”

     她收好书信和那颗蓝极星芒,领着楚风和凤无双出了房间,径直来到了附近的一片竹林中。

     “这是什么地方?”凤无双问。

     “这里叫‘欢乐林’。”

     周乾蕴似乎陷入了无边的回忆中,“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你师尊一手种植出来的。当年,我与他在这里留下了无尽的美好与回忆。”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杀他,就为了一颗蓝极星芒吗?”凤无双的美眸中,终于聚起了一丝罕见的恼怒。

     “你觉得是我杀了他吗?”

     周乾蕴叹了口气,“我如果是如此狠心之人,这么多年,为何要守着这样一片地方。”

     “前辈,我想这其中也有误会,不如大家都说清楚,免得引起芥蒂。”

     楚风开口道:“前辈这么说,想来这其中另有故事了?”

     周乾蕴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我与师兄互相爱慕,岂会为了区区的一颗蓝极星芒,就反目成仇。”

     “这件事我本不愿意多说,免得有损你师尊在你心目中的伟岸形象,但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出来了。”

     凤无双微微一愣,她如此聪明,听这一席话,自然不难猜出她的意思。

     难道,当年的过错方,其实是师尊吗?

     “我和你一样,师兄在我眼里,也是伟光正,我当年曾那样崇拜他,尊敬他,爱慕他。他对我也非常不错,我幻想此生与之厮守,那恐怕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

     周乾蕴轻叹道:“可,这些美好,全部被一颗蓝极星芒破坏了。”

     “当年,我们无意中知道了蓝极星芒的下落,我们两计划了很长时间,终于九死一生的得到了这颗蓝极星芒。”

     “我们两约定,共同去领悟这颗蓝极星芒,最终,到底谁能领悟,一切都看天意。”

     说到这里,周乾蕴整个人陷入了痛苦之中,“我实在不该先他一步领悟蓝极星芒,若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闹到生死相向。”

     “不可能!”凤无双猛地站起身,情绪前所未有的激动,“你是说,就因为你先他一步领悟了蓝极星芒,他就要杀你,结果被你反杀了对吗?”

     “我绝不相信,师父一生正义凛然,对人和善,我从未见他跟人红过脸,更别提杀人了,这根本是不可能是事。”

     楚风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他其实也能理解凤无双的失态。

     一个在她心目中如此正面的师父,此时被人说他为了夺宝杀人,换了谁都难以接受。

     “无双,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周乾蕴轻叹道:“事实上,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等我说完,你们就能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