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神助攻
最快更新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神助攻

     赵刚他们这些人晚上是吃了饭的,这个点跑到食堂来都是因为好奇,想看看江云骥偷娶的老婆长什么样子,饿倒不怎么饿,但是吃也能吃点,索性就让厨师包了点饺子,众所周知,部队的饺子最好吃。

     这边热腾腾的饺子刚端上来,一个男人就笑哈哈的走了过来,喊道:“哪个是弟妹,咱也看看。”

     看到来人大家全都笑了,一战友说道:“张伦你还敢来,不怕云骥揍你一顿啊。”

     “揍我干哈,我又没招惹他。”张伦是东北人,一口东北口音,听着就有喜感。

     “没招惹我,你干的什么好事,闲的是不,谁让你去广播站的。”江云骥黑着脸说道。

     要说整个部队谁敢这么整他,也只有张伦了。

     张伦哈哈大笑:“这不是找不着你人吗,有什么比广播找人更方便的,这不一广播,就找到你了吗。”

     “滚犊子。”江云骥没好气的道。

     张伦才不滚,他笑哈哈的凑到了唐沁跟前,自我介绍道:“弟妹你好,我叫张伦,江云骥的表哥。”

     “表哥你好。”唐沁笑着喊道。

     张伦她知道,是她婆婆娘家张家那边的亲戚,算是江云骥的表哥。他本来是在盛京那边的部队,但为了能和江云骥并肩作战,非闹着来这边,家里人拿他没办法,只能让他过来了。

     上一世为了江云骥,张伦的结局也不太好,被部队开除了。

     “听听,还是弟妹嘴甜。”张伦乐的笑开了花,又摸了把江烈的小脑瓜子:“小子长高了。”

     江烈很喜欢张乱,抱着他的胳膊喊道:“张伯伯,我可想你啦。”

     “想我还是想我带你打枪?”张伦问道。

     “都想。”江烈脆生生的回答。

     张伦大笑:“鬼机灵。”

     大家都被江烈逗笑了,江烈是烈士遗孤,以前韩磊的战友都非常疼爱这个孩子。

     说笑了一阵,张伦也坐下来和大家一起吃饺子,一边吃还一边吐槽没有东北酸菜猪肉馅的饺子好吃。

     “得亏不好吃,好吃还有我们吃的份吗。”江云骥指了指他面前已经空的盘子:“人家是吃一盘子就饱了,你是吃饱了还能吃一盘子,你凭一己之力就能拉高我们部队的伙食费。”

     噗……

     唐沁差点连嘴里的饺子都喷出来了。

     江云骥怼起人来也是够毒的。

     “去你的。”张伦一拳头锤过来。

     江云骥巧妙避开。

     赵刚立刻道:“你们要是打架打碎了盘子,都给我围着操场跑五十圈。”

     正要动手比划比划的表兄弟俩顿时正襟危坐了。

     唐沁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是知道他们俩的,一言不合就开打,别看张伦长的比江云骥高比他壮,但基本上没赢过,每次都被揍的鼻青脸肿。

     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要是江云骥有危险,第一个上的肯定是张伦。张伦有危险的时候,江云骥已然。

     大家吃着聊着,吃完之后就散开了,赵刚和一个下属一起回去。

     下属见他兴致不高,问道:“您是不是对云骥的这个老婆不满意?”

     “哎。”赵刚叹气:“我只是觉得云骥要是能和李家接亲,娶了李飒的话,对他以后的发展会更好。”

     “可惜云骥不喜欢李飒,也没有往上走的想法。”下属说道。

     赵刚道:“云骥为这个国家付出的太多了,希望这场婚姻能让他感到幸福。”

     “婚姻就像饮水,冷暖自知。年轻夫妻之间总要磨合磨合的,我瞧着他媳妇性格还不错,不是那种娇滴滴的。”下属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再看看吧。”赵刚说道。

     下属点点头,送他回了宿舍。

     另一边,江云骥本来打算把唐沁送到招待所的计划也泡汤了,再张伦热情的带路下,一路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单人宿舍,他总不能再把人送出去,那样也不好看。

     唐沁暗暗朝张伦竖起了拇指,真乃神助攻也。

     张伦用口型回了句:“那必须滴。”

     “没事你能滚了吗?”江云骥瞅他就头疼。

     张伦露出一个明白的表情,麻溜的滚了,滚之前还热心的道:“要不我帮你们把小烈拎走?”

     “好啊。”

     “不需要。”

     唐沁和江云骥异口同声。

     江烈懵逼的问道:“那我到底睡哪里?”

     “就睡这里。”江云骥生怕唐沁抢先把江烈送走,说完就把张伦推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要不是张伦眼疾动作快,鼻子就被门板给拍了。

     “这当个神助攻比干任务还危险呐。”张伦摸了摸鼻子,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给江云锦发微信。

     张伦:“妹子,这活有危险,得加钱啊。”

     江云锦爽快的转账:“干得好还有奖金。”

     张伦:“一切包在我身上。”

     收下转账,又攒了一笔老婆本。

     江云骥并不知道张伦和自家妹子之间的‘交易’,此时他正在‘审问’一大一小。

     “怎么突然来了?”江云骥问道。

     江烈按照唐沁路上教的标准答案开始卖惨,抱着江云骥的大腿就是一阵委屈:“爸爸,我今天在幼儿园被欺负了,有一个家长打我,呜呜呜。”

     “打你?”江云骥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忙把江烈拉起来问道:“打你哪儿了?”

     江烈拍拍小肚皮:“踹我肚子了。”

     “严重吗,我看看。”江云骥撩起他的衣服检查。

     “妈妈带我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没有事。”江烈说道。

     江云骥也没有看到外伤,放了心,但是脸色更冷了,问道:“为什么打你?”

     江烈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江云骥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不过爸爸你别生气了,妈妈已经把对方打了一顿给我出气了,还让园长开除了陈老师,还让教育局吊销了陈老师的教师资格证,以后陈老师都当不成老师了。”江烈又补充道。

     “打了一顿?”江云骥看向唐沁。

     “也没打多狠,也就断了几根骨头,在床上躺个几个月吧,小惩大诫,也不好把人打死不是。”唐沁笑眯眯的说道。

     江云骥:……

     骨头都打断了,还叫没打多狠?

     这姑娘武力值这么爆表的吗?

     “妈妈特别厉害。”江烈夸完又开始撒娇:“可是我受了委屈就想找爸爸,我就让妈妈带我来找爸爸了。”

     唐沁则在一旁露出一脸‘我也是心疼孩子才带他来找你’的表情。

     江云骥还能说什么。

     “行了,洗洗睡吧。”江云骥揉了揉眉心。

     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