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封神记 > 第三百七十八章定论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 !
    后土神色复杂看了姒癸一眼:“你是不是以为有本座护着,就可以行事肆无忌惮,连圣人之间的争端都敢插一手?”
     姒癸小声嘀咕道:“主要是元始师伯祖所言,一切皆由在下造成,一旦师祖接受这个说法,将师叔们陨落归咎于我,那我岂不是没好日子过?”
     他是真没想过,堂堂圣人一点脸都不要,强行将自己谋害截教亲传弟子一事,与他斩杀姬昌关联起来。
     你自个看截教看不顺眼,何必拿我垫背?
     后土瞥了他一眼:“通天道友没你想的那般不堪,一个姬昌连一名准圣的汗毛都抵不过,更遑论拿两名准圣为其抵命。”
     “且安心看着,太上道兄都不会接受元始道友这个说法。”
     姒癸顿时安心不少,看来公道自在人心,如后土太上道人这些圣人,轻易不会听信元始道人胡诌的鬼话。
     果然不出后土所料,都不用被勾动怒火的通天道人反驳,充当中人的太上道人淡然道:“若只是因为此事,师弟作为长辈,对截教晚辈弟子下手,实属不该。”
     “截教弟子再多,核心弟子亦只有少数,虽说身陨道消,一样可以护其真灵转世重修,可这么多年修行一朝丧尽,太过可惜。”
     通天道人见自家大师兄替自己说话,感动之余不由越发愤怒。
     “金灵和龟灵自洪荒时代就跟随在贫道身边,与凡俗之中的亲人一般无二,她们亦对你这位师伯敬重有加,你怎么就下的了毒手?”
     令人意外的是,元始道人没有继续狡辩,反而一脸诚恳道:“师兄所言极是,此事是贫道做差了,请师兄惩戒。”
     元始道人此言一出,通天道人刚觉得痛快一些,仔细一想,转而脸色铁青,一口气憋在胸口,堵得慌。
     他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谁敢惩戒一位圣人?谁又能惩戒一位圣人?
     看似元始道人认错服软,可对他来说,有什么用?
     金灵和龟灵还是没了。
     就像杀人者偿命,可对失去至亲的受害人家属来说,除了受到一点安慰,根本无法弥补心里受到的创伤。
     于是通天道人危险的目光落在南极仙翁身上。
     虽说此事是元始道人授意,可动手之人毕竟是他。
     奈何不了主犯,那就拿从犯来出气,也让某些人感受一下失去亲人的痛苦。
     南极仙翁只觉浑身通透的凉,小心翼翼将身体缩在元始道人身后,方感觉好一点。
     此刻的他满心苦涩,他很清楚,哪怕自家老师将全部责任扛下来,都不会有事,而他,就算撇的再干净,也逃不过惩罚。
     这种事无关对错,只与实力相关。
     依旧是那句话,没人去惩戒一位站在万千生灵最顶端的圣人。
     元始道人同样察觉到通天道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侧身一步,将南极仙翁护在身后。
     “师弟若有怨气,大可冲我来,今日之事且听大师兄怎么说。”
     转而朝太上道人稽首一礼:“请师兄决断。”
     太上道人目光扫过元始和通天两人,暗中叹了口气,两人之间因今日之事产生的裂痕,恐怕再也难以弥补。
     然而他于公于私,都得做个调解,否则同室操戈不说,单单两名圣人肆无忌惮出手,此方天地都会被弄的残破不堪。
     “其一,此次大劫,若无必要,元始师弟就待在昆仑山闭关如何?”
     一句话,就限制了元始道人的自由。
     这种行为就和圣人镇压门下弟子差不多,动不动就镇压几万年。
     往前两年,元始道人就是这般镇压广成子的。
     对于一位想借助这次大劫捞取好处的圣人而言,这种惩戒已经算比较重的了,所以太上道人的语气没那么坚决。
     元始道人略加思索,微微点头:“可,不过贫道有个条件,但凡涉及此事的阐教弟子,皆是受了贫道的指使,情非得已,还请大师兄和师弟能放他们一马。”
     太上道人摇了摇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残害同门,不管有什么理由,此风不可长,若不加以惩戒,难免三教弟子人心惶惶,暗生邪念。”
     这样下去,三教的凝聚力会慢慢消散。
     元始道人没有去和太上道人争论,只是叹道:“还请大师兄从轻发落。”
     太上道人微微颔首:“其二,参与此事的阐教弟子削去万年修为,与师弟一同待在昆仑闭关。”
     元始道人微微皱眉:“削去万年修为,会不会有点重?”
     眼见太上道人脸上没有半点反应,元始道人意识到什么,转而叹道:“贫道没有异议,就按师兄所言去做。”
     他大概明白太上道人的想法,死在圣人至宝之下的截教弟子转世重修,不知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将以往的修为修炼回来。
     作为从犯的阐教弟子,虽然无需转世重修,但被削去万年修为,某种程度上来说,和转世重修相差不大。
     这样也算给截教,给通天道人一个交代。
     太上道人继续说道:“其三,元始师弟准备几套完整的修炼资源,以供转世后几位师侄修行。”
     元始道人爽快应下此事,相比前两桩惩罚或者说条件,些许资源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其四,此事皆因建立天庭,推举天帝一事而起,为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今日给个定论吧。元始师弟所选之人既已身死,天帝就给通天师弟那位徒孙如何?”
     也算是一点补偿。
     姒癸闻言神色微动,他曾以为自己想要成为天帝,没这么容易,没想到一场意外反而成就了他。
     “且慢。”
     开口之人是女娲。
     她往前几步,神色略微恼怒:“太上道兄,当日诸圣会盟,共同定下建立天庭诸多事宜,本座亦认真甄选出一个上好苗子参与此事,如今正在积极参与。”
     “总不能因为阐教的人败了,截教出了点意外,就把名额给到截教,恐怕对本座以及本座选中的人而言有些不公……”
     女娲话还没说完,三道目光齐齐投了过来,蕴含着冰冷、漠然以及丝丝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