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封神记 > 第三百七十九章择良日即位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 !

    太上道人淡然道:“众所周知,贫道向来不善争斗,是否女娲道友就以为纵然三教联合起来,亦敌不过道友以及妖族?”

     女娲闻言脸色微变,不善争斗?

     洪荒时代神魔横行,个个根脚不凡,能从无尽厮杀中生存下来,并第一个登临圣位的人,会不善争斗?

     滑天下之大稽!

     三教联合起来敌不过妖族,那可真是给妖族贴金。

     除非妖族重回妖帝时代,圣人不出,身负天命的妖帝带领全盛时期的妖族,方有可能横扫三教弟子。

     至于现在,三教中最为弱势的阐教,都能让妖族从世间消失。

     所以太上道人这句话不是谦虚,而是威胁。

     元始道人接道:“门下弟子有一段时间没有降妖除魔了,不知这点本事落下没有,回头师弟安排一下,让他们有空多多领教妖族的神通术法,以鞭策自我。”

     通天道人沉声道:“传闻凤血是上佳的炼丹材料,可极大提升修道者的体魄,贫道现在开炉炼丹,正好龟灵和金灵能用上。”

     女娲一口银牙紧咬:“道兄,争夺天帝之位本是诸圣共同商议的结果,怎可随意更改?”

     太上道人漠然道:“难道此刻贫道不是在和诸位商议吗?眼下只有你反对,容贫道问问,可还有反对者?”

     “接引道友、准提道友,两位对贫道的提议可有异议?”

     西方教二圣相视一眼,连忙摇头:“没有异议。”

     他二人向来胆小谨慎,曾因太上道人一句话,窝在西方苦寒之地传教,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眼下又怎么会当众与太上道人作对?

     “后土道友呢?”

     后土闻言笑道:“姒癸本就是我挑选出来的人,我又怎会有异议?”

     太上道人古井无波的目光落在女娲身上:“看来只有女娲道友对此存有异议,女娲道友觉得,是听你的,还是听大家的?”

     女娲呼吸微微急促,她布局多年,还没来得及一一施展,竟因太上道人一句话胎死腹中,这让她如何甘心?

     她不甘的目光扫过诸圣,最终落在姒癸身上。

     “如果姒癸自愿退位让贤,又当如何?”

     后土秀眉一挑:“自愿退位让贤?你想威胁谁?”

     姒癸为了争夺天帝之位有多么努力,她又不是看不见。

     在她看来,除非有人逼迫,否则怎会自愿退位?

     先入为主的后土由此推断女娲不怀好意,故而出言挑破以及随时阻止。

     女娲冷哼一声:“本座可没某些人那般不要脸,说是自愿,绝不强求。”

     “再说,倘若姒癸不肯登临天帝之位,你们还能强迫他不成?”

     姒癸闻言神色古怪,特别想说一句:您是不是高看我了?

     可后土提醒过他,这里没他说话的资格。

     女娲不顾诸圣冷眼旁观,拉了一下身旁的伏羲,朝姒癸说道:“姒癸,你可认识他?”

     姒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女娲见状微微皱眉:“后土,你偷偷使了什么阴谋诡计,让他连话都不敢说?”

     后土冷哼一声:“本座可没你那般无耻。姒癸,你告诉本座,女娲圣人问话,你为何不答?”

     姒癸小声道:“这种场面,哪有在下说话的份,在下不敢回话,怕冲撞圣人。”

     后土有些无奈:“圣人谈论,你不可插嘴,可圣人问话,你还是要答的。”

     姒癸微微点头:“明白。”

     他当然知道,不过是故意为之,看能不能躲过去。

     谁知道女娲打着什么心思?

     女娲耐着性子问道:“本座问你,你可认识他?”

     姒癸摇头:“从未谋面,不曾相识。”

     女娲傲然道:“此乃你人族圣皇伏羲,亦是风氏始祖,你体内有一半血脉源自于他。”

     姒癸闻言躬身一礼:“姒癸拜见圣皇。”

     女娲见状面露满意之色:“很好,算你有点良心和孝心。你可愿将天帝之位让与始祖伏羲圣皇?”

     没错,至始至终她所谋划的天帝之位,都是给伏羲准备的。

     至于凤祖,身怀二心之辈,永远只是她利用的对象。

     姒癸摇了摇头:“不愿。”

     女娲凤目圆睁:“为何?”

     姒癸老实回道:“因为在下真的有天帝之位。”

     如果你有一百亿,你愿意捐出去吗?

     愿意。

     如果你有两千块,你愿意捐出去吗?

     不愿意。

     为什么?

     因为我真的有两千块。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连圣人都费尽心思想夺取的位置和权柄,一定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就凭伏羲是人族始祖,是上古圣皇,就想让他白白交出去,他觉得女娲可能还没睡醒,这会正做梦呢。

     女娲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叫我真的有天帝之位?

     没有的话,谁要你让?

     “你可知本座为何想让你将天帝之位让与伏羲圣皇?”

     姒癸摇头:“不知,也不想知道。”

     不管有没有陷阱,不接招就是了。

     女娲涌到嗓子眼的话,被一句不想知道堵了回去。

     可她毕竟不会寻常人,哪会受这点影响?

     她扫过诸圣,沉声道:“你可知为何人族一直处于弱势吗?”

     姒癸讶然道:“普天之下,皆是人族,肥沃富饶的土地,尽数被人族占有,这也称得上是弱势吗?”

     “那强势是什么样的?”

     女娲嘴角抽搐,直接略过姒癸这段话:“因为人族没有圣人镇压气运,一道遇到大劫,最倒霉的就是人族,比如这次,人族内乱,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伏羲圣皇乃是人族最有可能晋升圣人的人,目前只欠一个契机,你若将天帝之位让与他,或可给他带来一线契机,助他登临圣位,功德无量。”

     说到此处,女娲故意停了一下,观察姒癸此刻的表情。

     然而注定让她失望,姒癸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

     “你不是想当人皇吗?你若肯将天帝之位让与伏羲圣皇,无论结果如何,他会一直支持你当人皇,须知天帝轮流做,下一届未必轮得到你。”

     大义无效,女娲开始选择利诱。

     姒癸两手一摊:“女娲圣人似乎忘了,本皇现在就是人皇,无论伏羲圣皇支持与不支持,似乎没什么两样。”

     “或者女娲圣人的意思是,倘若本皇不答应,伏羲圣皇就会想方设法逼本皇退位?”

     女娲目光微冷:“人皇之位,有德者居之,置人族大义于不顾者,便是无德之人。”

     姒癸呵呵一笑:“按照诸位圣人所言,天帝统率天地人三道,地位恐怕在人皇之上,就凭女娲圣人空口白牙,本皇就要拿更好的去换一个自己本来就有的?”

     “你所谓的德,就是牺牲自己成就他人?那本皇冒昧请伏羲圣皇对本皇展示一下德。”

     一直沉默不语的伏羲突然说道:“说的有理,这本是你的机缘,本皇不该抢你的,强抢才是无德。”

     “妹妹,我们走吧。”

     女娲却不肯服输,高声道:“就算你登上天帝之位,你以为你坐的稳吗?”

     姒癸慢条斯理道:“本皇师长就有三位圣人,还有后土圣人倾力支持,倘若连本皇都坐不稳,那就只能换圣人来坐。”

     女娲还欲再说,却被太上道人打断:“女娲道友,念在你圣人的身份,贫道给了你机会,和其他几位道友听你在此胡言乱语,但你莫要太过分。”

     “姒癸拒绝让位的态度十分坚决,你再说下去也是徒劳,今日到此为止,都散了吧。”

     女娲深深看了姒癸一眼,扭头带着伏羲离去。

     太上道人淡然道:“请二师弟带人建造天宫,择良辰吉日,祭祀天地,代天封姒癸为天帝,统辖三界,调和阴阳,消弭劫难。此间事了,你再去闭关。”

     “两位道友届时别忘了来观礼,慢走不送。”

     后面那句太上道人是对西方教二圣说的。

     看完“热闹”的两人,同时向太上道人回礼,回转西方去了。

     “两位师弟,随贫道去八景宫,你们还得开诚布公聊一聊。后土道友,姒癸就交给你了。”

     三人带着南极仙翁,飘然离去。

     ……

     “感觉如何?”

     后土似笑非笑看着姒癸问道。

     姒癸想了想,试探性问道:“您指的是?”

     后土反问道:“除了突然被指定登临天帝以外,还有别的吗?”

     姒癸肃然道:“当然有,比如第一次看到圣人如市井小民一样,还会和人吵架。”

     后土叹了口气:“你如果不想哪天被圣人拍死,这种话最好别说。”

     姒癸轻咳一声:“开个玩笑,敢问圣人,天帝之位真如女娲圣人说的这般神异,还能助人晋升圣人?”

     “诸圣又怎会任由他人窥视圣位?”

     后土淡然道:“只是一线契机罢了,不是本座看不起伏羲,纵然你将天帝之位让给他,他也很难晋升圣人。”

     “若晋升圣人如他想的这般简单,亘古至今,怎会只有七位圣人?”

     “不过要是你的话,本座反而觉得有可能。”

     姒癸疑惑道:“为何。”

     后土笑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你很特别吗?”

     姒癸想了想,还真没有。

     “恳请圣人解惑。”

     后土摇头:“会有人跟你说的,如果他没说,那代表时机未到,你安心等着吧。”

     “小心太上道人和元始道人,不要问为什么,记住就行。”

     这句话后土是以传音的方式和姒癸说的。

     说完不顾姒癸惊讶的神色,提着他返回西岐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