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致命偏宠 > 第971章:萧叶辉昏迷
最快更新致命偏宠 !

    萧叶辉操控着假肢逐渐收紧,倾身向前,眼神却睨着她背后的某个方向,“你说,今晚是你死还是我死?”

     黎俏目光掀起了淡淡的波澜。

     她屏着呼吸,抬手穿过萧叶辉的手肘内侧,反手捏住了他的左上臂,目光灼热而锋锐,“你还不能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萧叶辉轻声发笑,可笑声还徘徊在嘴边,黎俏倏然一动。

     她速度极快,反身用肩膀一顶,手腕同时施力,眨眼间就从反方向将萧叶辉佩戴多年的假肢给折了下来。

     假肢从他的袖子里脱落,空荡荡的袖管随着夜风轻轻飘荡。

     萧叶辉惯性后退,终是受不住枪伤的剧痛,打着晃单膝跪在了黎俏的面前。

     直到这时,黎俏才看到他黑色的西裤染红了甲板。

     萧叶辉断臂跪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一众皇家骑士因为手腕负伤,握不住枪,也被沈清野等人打的节节败退。

     但,萧叶辉没那么容易被俘,他缓慢地抬起头,眼波闪烁,藏着极浓的情绪。

     他脸色煞白,喉结不停滑动,良久,他闭着眼,陡地抬起右手缓缓打了个手势。

     黎俏侧耳倾听,神色微变。

     她俯身一把拉住了萧叶辉的衣领,力道极大的将他拽起来,并抬脚将他踹下了船舷。

     萧叶辉仰身栽进了湖里,黎俏同时对云厉等人喊道:“跳船。”

     好在,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让他们对黎俏的命令格外敏锐。

     云厉和苏墨时等人踹开身边的障碍,四道身影箭步冲到甲板边缘,展臂跃下。

     三秒后,游艇发生爆炸。

     震撼天地的响声伴随着浓雾烟云卷起层层水雾。

     “俏俏——”

     “七七——”

     两道低吼夹在爆炸声中,远处接连亮起了无数盏探照灯。

     漆黑的湖面彻底被照亮,萧叶辉带来的四艘游艇之外,还有七八艘黑色的游船环绕在后方。

     是包围,也是给黎俏保驾护航。

     游船通体黑色,停泊在湖面远处,肉眼很难辨别。

     爆炸发生的太突然,防不胜防。

     此时,伫立在船头的商郁,第一时间纵身入水,船板上的宗湛和靳戎对视一眼,两人也跳下了湖面。

     夏思妤披着浴巾,呆呆地站在船上,瞳孔倒映着湖面的火光,无助地喃喃,“七崽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而她背后的木板船舱里,尹母正双目紧闭地昏睡,左棠则蹲在她的脚边,为她包扎伤口。

     很快,左轩等人操控着游船驶近,每个人的表情都格外凝重。

     萧叶辉竟然在自己的游艇上装了炸弹,这一招确实令人难以预料。

     他到底是想杀黎俏还是想杀自己?

     缅因河,一片狼藉。

     浓烟滚滚,游艇碎片随波荡漾,多名皇家骑士在水里挣扎求生,死的死,伤的伤。

     很快,游艇外十米的地方,苏墨时率先浮上水面,他抹掉脸上的水珠,环顾四周。

     紧接着,云厉和宋廖也冒出了头,两人第一时间就寻找黎俏的身影。

     他们跳船的时候,黎俏还没有跳下来。

     如果晚了一步……

     “哎哟卧槽,疼疼疼……”这时,沈清野捂着脑袋在水里哀嚎。

     他没被炸伤,是露头的时候,一时不察脑袋撞到了船体碎片。

     “老三,有没有看到七崽?”

     沈清野目光一颤,也顾不得自己的脑袋,双手拍着水,大声喊道:“小崽子——黎俏——崽子——”

     这时,靳戎和宗湛强行从水下拉出商郁,两人一左一右,表情严肃,“少衍,冷静点。”

     男人碎发贴在额前,双眸冷若寒星,“放手。”

     宗湛甩了甩头发,耐心安抚,“弟妹不会有事,你长时间在水下闭气,心肺会受不了,缓口气,我们等会……”

     “我让你放开。”商郁鼻翼翕动,冷峻的眉眼如料峭寒冬。

     他推开宗湛和靳戎,反身再度潜入了水下。

     找不到黎俏,心肺算得了什么。

     时间流逝,不过弹指瞬间。

     可每个人却觉得时间被无限拉长,湖面静水流深,只有还在燃烧的游艇残骸偶尔发出噼啪声。

     “黎俏——”

     沈清野扯着脖子仰天大吼,要是她出事的话……

     咕噜咕噜,几个气泡从十米外的湖面冒了出来。

     不明显,但水面波动的厉害。

     探照灯瞬间挪移到冒出气泡的地方,一颗脑袋探出水面,气息不匀地说道:“没死……过来帮忙。”

     “七崽,七崽……”

     沈清野嗷嗷喊了几句,飞快地踩着水往黎俏的方向游去。

     云厉等人劫后余生般长舒了一口气。

     水里的几人全都朝着黎俏靠近,随着距离缩短,才发现她手里拎着一个人。

     是晕厥的萧叶辉。

     苏墨时适时上前托起萧叶辉的肩膀,以减轻黎俏的负担。

     而沈清野则抿着唇,晦涩地问道:“救他干嘛?”

     黎俏缓了口气,还没回答,苏墨时就先声夺人,“他有用,还不能死。”

     沈清野别开脸,没说话。

     宋廖游到黎俏的跟前,仔细打量她,“崽崽,你没事吧?”

     黎俏隐晦地看了眼昏迷的萧叶辉,摇了摇头,“没。”

     “没事就好,我去告诉衍爷。”

     话落,宋廖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

     黎俏瞳孔一缩,偏头看着云厉,“他下来了?”

     云厉把眼前的发丝搓到头顶,点头道:“一直在水下找你。”

     黎俏仰头深呼吸,下一秒闭气钻进了水里。

     云厉面露担忧,“她的身体……”

     苏墨时看着萧叶辉,抿唇叹息,“不会有事,她身上的紧身衣是特制的,抗压能力强。”

     黎俏敢动手,就证明她心中有数。

     今晚唯一的变数,就是萧叶辉在自己的游艇里埋了炸弹。

     转瞬,黎俏和商郁最先浮出水面,紧随其后的是宋廖、靳戎和宗湛。

     男人被打湿的碎发凌乱地贴在眉骨四周,他双手捧着黎俏的脸,呼吸急促,“有没有事?”

     黎俏伸手擦掉他俊脸上的水珠,笑着摇头,“没有,放心。”

     商郁埋下俊脸,不停地啄着她的唇瓣,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我要检查。”

     黎俏双手轻轻环上男人的肩,回吻着他的唇,细语安抚,“好,让你检查,我们先上去。”

     她没事,有事的是……萧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