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致命偏宠 > 第972章:没有名字的人类幼崽
最快更新致命偏宠 !

    夜里十一点,所有游船全部靠岸。

     萧叶辉带来的游艇也被左轩等人逼退到河畔。

     除了重伤昏迷的萧叶辉,其余负伤的皇家骑士全部缴械,如丧家犬般蹲在湖边等待审判。

     因为幸存的骑士全都认出了商郁。

     英帝上议院,大主教。

     湖畔边,一辆医疗车已经在原地等候多时。

     贺琛倚着车头,俊脸冷肃地抽着烟,尹沫则坐在副驾驶,透过半降的车窗不停张望。

     不多时,贺琛身形一动,丢下烟头用鞋跟碾了碾,抬脚朝着湖畔走去。

     尹沫面露焦急,想下车又不敢轻举妄动。

     湖边,黎俏身披一件男士西装,被商郁揽在怀里抱下了游船。

     两人身上都泛着潮湿的水汽,尤其男人周身还蔓延着强大而疏离的气场。

     贺琛徐徐站定,眼神略过黎俏,最后落定在商郁的脸上,“出事了?”

     “医疗车?”男人不答反问,语调格外低沉冷冽。

     贺琛抿了下唇,朝着后方昂了昂下巴,“十五米外,你们先用。”

     那辆医疗车,本是用来救治尹沫母亲的。

     商郁带着黎俏走向了医疗车,贺琛回眸,目光缓缓眯起。

     “小四,什么时候来的?”

     宗湛和靳戎披着浴巾走来,两人身上同样湿漉漉的,且略显狼狈。

     贺琛收回目光,看到他们披着浴巾的装扮,眉心微蹙,“跳湖了?”

     “说来话长。”宗湛掀掉肩头的浴巾,又甩了甩寸发,“来根烟。”

     另一边,商郁环着黎俏登上了医疗车的车厢,前排尹沫连忙回头,“俏俏,我妈她……”

     “出去。”男人沉声令下,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毫无温度。

     尹沫目光一闪,看了看黎俏,便识相地点头,“好,我在车外等,有事就叫我。”

     她想,可能是出事了,否则衍爷不会突然变得如此冷漠且拒人千里之外。

     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黎俏。

     尹沫推门下车,从兜里摸出黑色口罩,走到三米外安静地站着。

     车厢内,商郁俊脸紧绷,动作凌厉地拉上所有的窗帘和隐私帘,又打开医疗车上的检查器械,“衣服脱下来,嗯?”

     黎俏低头扯了下嘴角,抬起头和男人四目相对,“尹阿姨受了伤,不如我们……”回别院检查。

     “她受伤,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商郁这番话,冷漠无情又裹挟着凌厉。

     说罢,男人向前俯身,冰凉的手指钳住了黎俏的下颚,一字一顿,“生死有命,看她造化。”

     黎俏被商郁漆黑如墨的视线紧锁,明明很宽敞的医疗车,此刻显得狭小而窒闷。

     男人满身的低气压,瞳深似海,半点不妥协。

     黎俏舔了舔嘴角,起身向前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训练服有点紧,你帮我脱。”

     商郁紧绷的轮廓柔和了几分,掌心扣住她的后脑,含着她的唇用力吮吸,“乖……”

     男人转瞬就卸下了周身凌厉的气场,大概只有黎俏才能让他在顷刻间平复下来。

     医疗车顶灯的光线很明亮,黎俏一眨不眨地观察着商郁,从眉眼,到呼吸,除了他的表情有些冷峻,情绪尚算安稳。

     短短数秒,神游太虚的黎俏蓦地感觉到肩膀一凉,她回过神,才发现训练服的上衣已经被拽到了肩膀下方。

     这时,商郁紧抿的唇边泛起了薄笑,指尖沿着她的肩膀里侧的布料摩挲了一下,“防弹衣?”

     “嗯,以防万一。”黎俏云淡风轻地点头,随即眯了下眸,“你没穿?”

     她边说边伸手,温软的手指顺着男人敞开的领口探了进去。

     当日黎俏特意从重工制造工厂拿了几套最新研发的超薄防弹衣,本意就是让大家穿到现场。

     内阁府的安全检查再严格,也难保不会有疏忽。

     况且,就凭萧家父子的德行,不得不防。

     黎俏很自然地探进了商郁的衣领,触手一片温热,也摸不到防弹衣的痕迹。

     她挑高眉梢瞥着男人,手指一勾一挑,眨眼就将他衬衫的扣子全给解开了。

     眼前,蜜色的胸膛还挂着潮气,匀称的肌理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

     黎俏目光闪烁,还没开口,商郁捏住她的臂弯就将人拽到了怀里。

     两人肌肤相贴,气氛变得燥热不堪。

     男人把黎俏放在腿上,埋首在她颈间,掌心徐徐抚摸着她的小腹,哑声问道:“他有没有事?”

     他,连个名字都没有的人类幼崽。

     黎俏环着商郁的肩膀,淡淡地摇头,“没有,他很好。”

     确实孕妇不适宜剧烈运动,但她和萧叶辉之间,必须有个了断。

     今晚,也算是互相成全。

     商郁的薄唇流连在黎俏的脖颈边,手指也钻进了她的衣角,动作越来越不受控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惊动了车厢内暧昧涌动的气流。

     商郁拾起一旁的西装将黎俏裹住,尔后打开斜后方的车窗,声线低冽,“把车开过来”

     窗外站定的落雨立马颔首回复,“老大,车就在附近。”

     很快,商郁揽着黎俏走下医疗车,两人没做停留,直接换乘了防弹车,先行离开了缅因河。

     ……

     与此同时,左轩等人还在湖畔边进行收尾工作。

     尹母被秘密护送到医疗车进行二次治疗。

     而夏思妤等人,劫后余生般席地而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烟,吞云吐雾,沉淀心情。

     很难想象,要是今晚黎俏真的出了事,他们该怎么办。

     夏思妤心有余悸地朝着沈清野摊开掌心,“给我一根。”

     有时候,烟草味道很难闻,但有些时候,苦涩的尼古丁确实能安抚人心。

     闻声,沈清野想都不想就递给了夏思妤一根,“男士烟,劲儿大,悠着点。”

     夏思妤没有烟瘾,但不妨碍她会抽。

     一根烟被她手法娴熟地送到唇中,拿过打火机低头点烟之际,火苗灭了。

     她又按下打火机,刚凑过去准备点烟,火光又灭了。

     这回,夏思妤看得很清楚,火苗是被吹灭的。

     她叼着烟转头,还没看清对方的脸颊,嘴角的香烟就被人夺走了,“不会抽就别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