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致命偏宠 > 第973章:换你保护我
最快更新致命偏宠 !

    是云厉。

     夏思妤偏过头,目光微怔。

     四周的声音很嘈杂,她并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人是他。

     此时,眼看着云厉夺走她的烟并送到了自己的唇中,夏思妤连忙别开脸,耳根有些发热。

     他不知道那根烟她已经含过了?

     夏思妤目光复杂地垂眸,随即站起身,很刻意地和云厉拉开了距离。

     她来到沈清野的另一侧席地而坐,拿起地上的烟盒自顾自地点了一根。

     夏思妤这般举动,让现场的气氛略微凝滞。

     她在有意回避云厉。

     沈清野左右看了看,对于这些小细节并未放在心上,他怅惋地仰头,良久才低喃道;“萧老大会死吗?”

     五个人,陷入了沉默。

     有些狠话就在嘴边,可现在无论如何也说出不口了。

     同生共死许多年,再多的痛恨,也抹不掉曾经的记忆。

     可事到如今,却无能为力。

     ……

     过了零点,夜色愈发浓如墨砚,仿佛蒙上了一层阴霾。

     之前爆炸产生的碎片已经随波飘远,水过无痕。

     左轩和流云带队善后,不到两个小时,缅因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回程的途中,贺琛看着尹沫暗红的双眼,抿着唇,语气很淡漠,“不想知道你母亲怎么受的伤?”

     尹沫侧身坐在担架旁,拉着尹母的手平静地回答,“萧叶辉伤的。”

     贺琛脚腕横在膝盖上,轻嗤道:“看了他发来的视频,有什么感想?”

     尹沫瞥着他,声音很飘渺,“我再笨,也不至于……是非不分。”

     确实,她在赶来缅因河的途中,收到了一封视频邮件。

     那段视频,恰好是萧叶辉和黎俏在甲板上的对话。

     此时,贺琛狭长的眸子里充满了审视的暗芒,他横着腿晃了下脚尖,“你能这么想,最好。”

     尹沫抿唇,视线回落到尹母的脸上,淡淡地解释,“这次我妈会来缅国,就是俏俏安排的,我不会不知好歹。”

     “原来如此。”贺琛沉寂的眉眼恢复了几分轻佻。

     尹沫听出他口吻中的玩味,眼底掠过一丝受伤,“你最近一直跟着我,就是为了监视我吧?”

     她知道自己有前科,但也从没做过任何伤害黎俏的事。

     可一旦横生枝节,他们好像都会习惯性的揣测她,怀疑她。

     尹沫低下头,莫名感觉自己很失败。

     贺琛下意识皱眉,“我?监视?你?”

     尹沫和他四目相对,非常认真地反问:“你承认了?”

     贺琛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舔着后槽牙,转首开始观察车上的医疗器械,“哪个能拍脑部CT?”

     尹沫跟不上他的思路,一脸懵然,“怎么了?”

     难道她妈还伤到了脑袋?

     贺琛往后一靠,阴测测地睨着尹沫,“老子看看你脑子里装的是不是水。”

     还监视她?多大脸。

     ……

     第二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洗礼了整座内比首都。

     别院二楼,黎俏睡得很沉。

     大概是昨晚太疲惫,还没回到别院,她就在男人的怀里睡了过去。

     静谧昏黑的卧室,窗帘紧闭,使得雨点敲打窗户的声音格外清脆悦耳。

     黎俏迷迷糊糊地皱起眉头,某些感官也愈发别扭起来。

     她睁开困倦的双眼,还透着几分半梦半醒的迷糊。

     然后,当她看清楚眼前的一幕,顿时精神了。

     黎俏下意识伸手拽被子,声音带着醒后的沙哑,“你在干嘛……”

     商郁坐在床畔,肩头披着睡袍,黑眸很专注。

     男人没说话,而是拿着药膏轻轻涂抹在她腰后的位置。

     黎俏确实没受什么实质性的损伤,但脊背后面,有三处淤青。

     而且,她之所以会感到别扭,是因为……身上不着寸缕。

     商郁薄唇紧抿,粗粝的手指将药膏均匀地涂抹在她的背后,他一言不发,黎俏心里没底。

     她搂紧怀里的被子,心虚地问道:“几点了?”

     男人回以沉默。

     黎俏:“……”

     直到上完药,商郁将药膏放在床头柜上,紧绷的下颌线条松弛了几分,哑声低语,“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黎俏抱着被子坐起来,表情很无辜,“不是没流血……”

     男人呼吸沉了沉,手指爬上她光洁的后背,轻轻一按,黎俏顿时嘶了一声。

     商郁眉眼阴翳,掌心扣着她的侧脸,“这是枪伤。”

     他怎么都没想到,黎俏竟然中枪了。

     那三块淤青的分布以及形状,明显是枪伤所致。

     若非她穿了防弹衣,那三枪,必定枪枪入肺。

     而昨晚她肩头一直披着他的西装,很巧妙地遮住了训练服后面被洞穿的枪眼。

     这时,黎俏动了动肩膀,确实感觉后背有些不适。

     她偷觑着商郁,抱紧怀里的小被子,软声道:“我穿了防弹衣,肯定……”

     “黎俏。”男人突然开口唤她的名字,低低沉沉的语调,令人心悸不已。

     黎俏仰起头,直视着他的眉眼,可乖可乖的应答,“在。”

     “这是最后一次,我让你单独行动。”商郁气势很强,暗冽的眸噙满不容置疑的坚决和霸道。

     他摸着她的脸,力道有些失控,“最后一次,明白么?”

     “明白。”黎俏从善如流地点头,然后就往他怀里钻,“那接下来看你了。”

     撒娇什么的,屡试不爽。

     何况,昏黑的卧室,安宁的清晨,不着寸缕的她主动妥协并投怀送抱,效果几乎翻倍。

     果不其然,商郁随手就勾住了她的软腰,低眸看着怀里的姑娘,凌厉的眼神很快就柔和了下来,“当真?”

     黎俏贴着他的胸膛蹭了蹭,捂着嘴角打了个哈欠,“嗯,当真。昨晚不让你出手,是因为七子必需有个决断,你出手不合适。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换你保护我。”

     商郁的心骤然缩成了一团。

     因为她的那句:换你保护我。

     男人圈紧她的腰搂在怀里,薄唇一下一下地亲着她的额头,“说话算话。”

     “当然。”黎俏无意识地在商郁胸口画圈圈,“我把萧叶辉带回来是为了刺激萧弘道,他接连失去了两个儿子的掌控权,必然会沉不住气。”